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11 跑偏的人性,挣扎的海龙
    何启超的公司是在国道边上,而它和县中心还有一段距离,所以,何启超的司机从公司走出来后,就开车捋着国道往家里赶去。燃文小?说   w w?w?.?r?anwen`org

    “我爱你,亲爱的姑娘……看到你,心就慌张……!”司机坐在车里哼着骚.哄.哄歌,双手轮着方向盘,就准备从国道下底道,进入县中心。

    “超过他!”后方汉兰达的后座上有人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发动机爆发出噪音,汉兰达速度极快的往前窜去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何启超司机向后瞄了一眼,随即一皱眉头骂道:“赶死啊!”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汉兰达从左侧超车后,前行不到五米后突然停滞。

    “操!”何启超的司机,立马踩了一脚刹车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后方一台别克商务,直接封死了退路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海龙整理了一下衣衫,随即迈步下车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两台车内顿时跟下来六七个人。

    何启超的司机坐在车内,有些懵的看着众人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海龙直接冲车内勾了勾手指。

    司机依旧一脸懵b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!让你下来!”一个青年踹着车门子,摆手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司机看着外面的众人,停顿一下后,就一边吞咽着唾沫,一边哆哆嗦嗦的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大哥,怎么了?”司机后背靠在车门子上,额头冒汗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何启超和他孩子呢?”海龙站在路边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,我不知道啊……!”司机再次扫了一眼众人,随即快速回道:“我正常上下班,就是早上八点,到晚上六点,没有特殊事儿,我也不……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海龙低头掏出烟盒,随即直接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三人围住司机,两人按着他的脑袋,一人直接拿出仿六四杵在司机的太阳穴上问道:“好好说,重新说!”

    司机蹲在地上,双眼看着仿六四,明显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个青年拿着砖头子,直接砸在司机脑袋上,当场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“……别打了,我说,我说……!”司机破音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海龙吐了口烟,蹲在地上,面无表情的看着司机问道:“他和孩子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今儿一早我就放假了,他领着孩子走了,好像是去了他一个表弟那儿!”司机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走,你知道吗?”海龙又问。

    “他没跟我细说,好像是他大舅哥在长c杀人出事儿了,他怕惹上麻烦,所以带着孩子出去躲躲!哦,而且他表弟也是做我们这种生意的,他过去,可能也是想谈谈事儿。”司机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何启超表弟在哪儿?”海龙又问。

    “h龙江,h岗市,小地方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突兀间,旁边的小伙一脚蹬在司机脸上骂道:“艹你妈!何启超表弟在哪儿,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?”

    “大哥,他没开车去,是我给他订的软卧票!我真没撒谎!”司机浑身颤抖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海龙看着司机,随即从他兜里翻出钱包,然后抽出里面的身份证扫了一眼后,站起身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海龙手掌刚落下,七八个人瞬间围上司机,拿着砖头子和甩棍,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顿狠掏。

    江坤坐在车里,眉头拧了个疙瘩,双眼注视着海龙等人半分钟后,直接降下车窗喊道:“行了!”

    海龙回头扫了一眼江坤,随即再次摆了摆手,然后将装着身份证的钱包,扔在与此事毫无关系的司机身上,声音清冷的骂道:“艹你妈!我知道你家地址,敢多说话,敢通风报信!小心,你全家!”

    司机浑身是血,躺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走!”海龙转身离去,随即回到车上时冲江坤补充道:“人鹤岗,具体地址还得找人套一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融府康年,休息室内。

    林军坐在沙发上,皱眉冲方圆问道:“人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信!”方圆摇了摇头,随即回道:“我觉得,他根本就不能来!话这玩应,有的时候管用,有的时候就起到一个要人情的作用!他在广州那边,说白了就是个跑腿的!这事儿,他不了!”

    “亮子不在,他要真不来,咱手里彻底没人了!”张小乐烦躁的松了松领口。

    “来了,是份情义,不来也正常!”林军直接站起了身,随即说道:“我自己去!”

    “你去?!你怎么去?你身上挂着监管,一旦瞎jb走,让市局误会你要跑,那老刘那边都没法解释!”方圆毫不犹豫的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吧!”张小乐沉默半晌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自己行吗?你现在喝的,上炕都费劲,艹!”方圆摆了摆手,随即回道:“还是我去吧!”

    “咱俩一起吧,你自己去我也不放心!”张小乐站起身,看着林军说道:“我再给他发个短信,能来就来,不能来,咱自己办!”

    林军看着二人,点头应道:“恩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汉兰达车上。

    “他都说了,你还弄他干啥?”江坤坐在后座插着手,眉头紧皱的冲海龙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弄疼他,他瞎说话怎么办?”海龙不以为然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弄疼,也是有分寸的!扎一刀是疼,扎一百刀也是疼!但两种方式一样吗?”江坤看向窗外,继续说道:“子弹和人,是资源!是资源,你就得打在正地方!!于亮是个牲口,你躲着他走就完了!因为弄他没意义,林军到了,他自然也就到了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海龙猛然回头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是不是让肖刚和大鹏去h龙江了!”江坤阴着脸说道:“这事儿干的愚蠢且没意义!你明白吗?!”

    “什么他妈的叫有意义!?北武走了,老九和小东都折了!你怕出事儿,拦着大哥,不让表态,甚至连出殡都他妈不想去!我不替他们办,谁办啊?!”海龙瞪着眼珠子回道:“我啥都没有,媳妇也送走了,跟我讲他妈的江湖道义?!开玩笑呢?!我抓不着他,我就往死整他家人!艹他妈的!我就不信,跟他有关系的人,全进火葬场了!他还能装啥也不知道的躲着!”

    江坤听着海龙的话,目光非常复杂,但却没有再争辩,而内心却得出了一个结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