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13 我只为你归来!
    离开江边,车内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“我不方便露面,你帮我查查海龙在哪儿!”于亮坐在车内,直接说道:“我亲自回去做了他!”

    “人去了?”林军沉默一下过后,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来了俩!”

    “……已经在圈了,你先走,有信,我给你电话。”林军思考一下,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岗,菌类基地内。

    海龙与肖刚通完电话之后,带人继续往前面的二楼赶去。

    二楼楼体边角,方圆,张小乐,李英姬,小岩,总共四人在墙体后方看向院内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,他们来了两台车!”李英姬皱眉骂了一句,随后嘀咕道:“咱的朋友,到现在电话都没开机!去个jb的吧,自己干了!”

    “唰!”张小乐扫了一眼手表,随即冲方圆说道:“我去吧!”

    “一块去!”方圆停顿一下,伸手直接抓起地上的帆布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菌类养殖场旁边的土路上,一台破旧的铃木摩托,马达发出刺耳的噪音,排气管子冒着浓烟,直奔菌类厂房院内赶去。

    “好像那边停了两台车!”骑着摩托车的小伙,用带着广州口音的普通话,冲着后面的同伴说道。

    “明远,你要总看对伙有多少人,那永远办不成事儿!”坐在后座的青年,拧着眉毛回道:“你要不托底,门口等着,我自己进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他妈要等着,我还跟你来干啥!”骑摩托的明远,干脆利索的回道:“艹你妈的!没战绩,永远是烂仔!”

    “走着!”后方的青年,瞪着眼珠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明远猛拧油门,摩托车身叮当直响的行驶在凹凸不平的土路上,十秒之后,顿时窜进了厂房院内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院内胡同里,方圆和张小乐拿起帆布包,带上口罩,就准备出去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铃木冲进院内,随即速度极快的从海龙等人身边行驶过去,直接停在了二楼门口位置。

    海龙等人顿时一愣,但看见摩托上就俩人,也没有过激反应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啥的啊?”坐在摩托后座的青年,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的啊?”海龙这边的一个中年,双手背后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厂子里的啊!你们找谁啊?”摩托后座的青年,继续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找个朋友!跟你没关系。”中年摆手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海龙扫了一眼二人,随即皱眉加快脚步,就奔着二楼正门走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胡同内的方圆和张小乐看见摩托之后,先是愣了一下,而等他们看清楚后座青年的面容,并且得知他们就来了俩人之时,心头一股暖流瞬间激荡!

    “哎,哥们!我问一下昂!谁是海龙?”后座青年见众人朝自己这边走过来,顿时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海龙本能扭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就你啊?!”后座青年再次一笑,随即突然抽出摩托旁边的单管猎,直接端起,张嘴喊了一句:“艹你妈,人到,枪就到!朋友,你走到头了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海龙本能想后腰摸去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青年的扳机扣动的极为突然,从张嘴话说到开枪,不超过三秒,在海龙一行人毫无反应的情况下,直接搂火!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海龙侧身一躲,肩膀爆出一团血雾!

    “艹你妈!龙哥!”

    “抓他!”

    人群骚乱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明远驾驶着没熄火的摩托突然起步,灵巧的掉头之后,直奔人群冲去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后座青年再次撸动枪栓,枪口对着海龙的脑袋,干脆利索的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一声枪响,海龙趔趄着后退,直接倒在地上!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明远双脚支住摩托,左手右手各掏出一把仿六四,随即指着人群,撇嘴喊道:“艹你妈的!知道什么烂仔吗?!一枪换一枪,我要哆嗦,我是你们儿子!”

    众人再次一愣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后座青年根本不看其他人,第三次撸动枪栓,枪口对准地上的海龙,再次扣动扳机!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海龙倒在地上,脸上,脖子上憋的血管宛若爆裂,他看着摩托后座上的青年,费力抬起手掌,足足停顿四五秒后喊道:“我……我见过……你,你是郑家……!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声再次掀在海龙脑袋上,他口鼻喷出大量鲜血,随即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其余五六个人,站在院内看着四枪被干死的海龙,完全缓不过神儿来,他们手里都有枪,但海龙一死,他们就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你行不行?”后座青年指着刚才与其搭话的那个人,随即棱着眼珠子吼道。

    中年看着他,没敢动弹!

    “你妈了个b的!”

    反应过来的张小乐,方圆,还有李英姬和小岩,带着口罩冲了出来!

    “蹲下!艹你妈的!”

    “说你呢!”

    四人冲进人群,枪把子上下挥舞,直接将院内五六个人逼着蹲在地上!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不来了呢?!”方圆扫了一眼摩托车上的后座青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天叔一个亲人!他有难,就是扒我九层皮,我也得过来!”后座青年看着方圆,舔着嘴唇,直接冲同伴说道:“去外面!”

    “小祖,我跟你一块去,外面还有人!”张小乐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俩就干了他了!”后座青年张嘴回了一句,随即催促着同伴喊道:“走着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摩托车排气管子喷出黑烟,直奔墙外赶去!

    那个坐在后座上,拎着单管猎的青年,正是远走他乡的冯继祖!

    没人知道,他四年间经历了什么,也没人知道,他在颠沛流离的生活中,学到了什么技能!

    但有一点可以肯定!

    当天叔所在的融府遭遇磨难!当郑牟财告诉他,你就是个跑腿的,在郑家没有任何话语权,你回去,弄出事儿,没人保得了你之时!

    冯继祖用摩托配单管猎,叙述了那几年,那几个寒冷冬天,天叔对他孕养的恩情!

    林军说,你不欠我们什么!

    冯继祖却说:“我就一个亲人,扒我九层皮,我也回来!”

    没有队伍,没有画面!

    有的只是,一台破摩托,一个知心朋友!

    三把枪!

    不服,干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