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14 争分夺秒的组合拳
    半分钟之前,墙外,汉兰达车内。火?然 ?文? ?  w?w?w?.?r a n?wen`org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汉兰达司机在听到院内枪声和对话之后,直接推上前进挡,踩着油门猛然起步,而后方那台别克gl8,车身迅速向后倒去,随即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两台车起步之后,明远骑着摩托车冲出来,随即直奔汉兰达追去。

    “快点!”继祖坐在摩托后座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摩托车顺着泥泞的小路再次加速,只追汉兰达。

    马达噪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刺耳,灵活轻巧的摩托车,在泥泞的土路上,很快接近汉兰达车尾。

    冯继祖的单管猎架在明远身上,直接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,亢!”

    两声沉闷的枪响泛起,汉兰达的后风挡玻璃碎裂着崩飞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汉兰达冲上土路路基,车身直接扎进国道口,上了油柏路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紧跟着摩托车冲出来,从内道强行超车!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五米远后,明远轮动车把,摩托车车尾直接横移着甩出去,车身横着停在路中央!

    冯继祖端着单管猎,枪口直接对准了正驾驶位置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急促的刹车声泛起,汉兰达车身推了不到半米远后,停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江坤没在,他走了,别崩,别崩!”司机在车内冲外面喊道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冯继祖冲着车内勾了勾手。

    五秒以后,司机和车内一个同伴走下来,抱头蹲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明远驾驶摩托车,停在了汉兰达旁边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冯继祖往车内扫了两眼,随即冲司机问道:“什么时候走的?”

    “枪响,他就下车了,让我往前开!”司机低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冯继祖扫了一眼二人,没在吭声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明远一拧摩托车油门,随即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还回去吗?”明远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咱俩走咱俩的,回去是添麻烦。”继祖趴在摩托车上,张嘴说道:“到前面找个地方,把手里东西扔了!”

    “哎!”明远快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后,菌类厂报案,半小时后警察赶到,这不是出警慢,而是地方太偏,路太远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“你本身就是受害者,该怎么说,怎么说!”方圆冲何启超交代道。

    “我媳妇已经出事儿了,我再进去,孩子真没人管了。”何启超咬牙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要绑架你,你怕什么啊?”张小乐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呢?”何启超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提前知道他们要找你,我就是你朋友,你找来帮忙的!”方圆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院内,海龙的尸体已经不见,而和他来的那些人,全部跑了。

    “开枪了?”派出所的人冲何启超还有厂长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开枪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,简单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太清楚,在二楼看电视,就听见外面有枪响,等我出来的时候,人就都跑了,地上全是血。”厂长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帮人为什么来你厂子,是不是得罪人了?”派出所的人张嘴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唰!”厂长看向了何启超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一个大舅哥犯事儿进去了,他们应该是找我。”何启超张嘴回道。

    “院内有监控吗?”

    “大门外有,院内没有,坏了。”厂长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负责人,还有你,跟我回去吧。”派出所的人张嘴喊了一句:“来,都别围着了!先散开,有看见院内情况的,来这边跟我们的民警做简单笔录!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,何启超和他亲戚被派出所民警带走询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方圆拨通了林军电话,简单明了的说道:“完事儿了,海龙没了,江坤跑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恩!”林军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临时做了点改变!”方圆停顿一下,继续补充道:“我和小乐没躲,因为海龙的兄弟,身上全他妈有事儿!他们处理了海龙,肯定是要尥蹶子跑路的!而且我们也没动手,要跑了反而说不清楚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没动手??”林军一愣。

    “继祖回来了!”方圆一句点题。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沉默半晌后回道:“……不能让人家白帮咱……行,你就在鹤岗吧!”

    “好叻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融府康年内。

    周天不停抽着烟,眉头紧皱的沉默半天,冲林军说了一句:“小祖,那边你怎么打算的?”

    “叔,他回来,是帮融府办的事儿,只要我不倒,他就没事儿。”林军坐在周天旁边,言语认真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心里有数就行!”周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外面还跑一个江坤!两次事儿,他已经彻底惊了,在想抓他,不容易了!”林军思考一下,直接说道:“不等了!现在就锁局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周天直接掐灭了烟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反扑,就一定别给老吴有反应的时间!短时间内,没有结果,再给他运作的机会,咱就完了”林军站起身,直接说道:“找刘润泽!我要单独和他谈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周天起身应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一点。

    延市,某公寓内。

    刘润泽接完电话以后,目光呆愣的坐在床上缓了数秒,随即掀开被子,起身就穿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去啊?”p友撅着屁股问道。

    “前半夜表现不好,后半夜我换个人。”刘润泽一边穿着裤衩子,一边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敢,腿儿给你打折!”p友噘嘴骂道。

    “睡你的吧。”刘润泽拿着外套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,刘润泽出了电梯,随即拨通他爹秘书手机,简洁明了的说道:“还睡呢?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啥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起来撒个尿精神精神,一会我可能得给你打电话!”

    “……艹!”秘书骂了一句,躺在床上回道:“尿就不撒了,我等你信儿!”

    “哎,好叻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通话,刘润泽迈步上了林军的车。

    “几个意思?”刘润泽坐在后座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经过深思熟虑后!最后决定还是要站在正义一方,我要检举!”林军斜眼回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他妈说人话,行吗?”刘润泽拿起手扣内的矿泉水,言语烦躁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我见他背后的人!”林军直不愣登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刘润泽听到这话瞬间呆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