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25 一个个传奇乍现
    夜晚,九点钟整。火然??? ?文  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南苏丹,朱巴境内边缘。

    “嗡嗡……!”

    一排军绿色皮卡,带着滚滚灰尘从远处开来,皮卡车斗里面的小伙,穿着军装,脸上裹着三角巾,相当沉默与安静。

    车队急速前行,速度极快的入境,大概五六分后,他们路过朱巴驻军防区,古老且陈旧的铁栅栏摆在土路中央,对方士兵持枪示意停车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车队中第一辆皮卡停滞,随即林军推开车门走下去,摆手示意己方不动,最后直接联系翟耀。

    “就jb这么两个人,军,干进去得了!”对讲系统内有人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别扯淡!艹,这是苏丹驻防的,正规军!”林军无语的回了一句,随即冲电话另外一头的翟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铁栅栏掀开,皮卡车队迅速通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,阿卜杜拉贸易公司总部两公里处。

    皮卡车队,直接停在路边上,宽厚的轮胎碾压着地面,留下一条条印记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林军和车内的方圆,还有太和青年下车,随即静静等待了不到两分钟,就看见了周天和张小乐,快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艹,什么情况?”张小乐看了一眼皮卡车队,顿时有点懵的冲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介绍一下!”林军简单明了的指着青年说道:“太和,向辉!!”

    “你好!”向辉伸手冲着周天和张小乐说道。

    “军跟我说,你开的是安保公司啊?!这……是安保吗?”张小乐看着皮卡上面的人,无语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还在发展。”向辉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人在里面呢!”周天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唰!”林军扫了一眼手表,随即冲着向辉说道:“开整吧,向司令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操,今天我还真不是司令!”向辉一笑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最后一辆皮卡车门被推开,一个两鬓有些花白的中年,背手走下来,冲着林军骂道:“小崽子!混好了是不是?回这边了,不联系我?”

    林军看着那个中年浑身巨震,他沉默半晌后,一个立正站在原地,直接敬着军礼喊道:“明叔!”

    “事儿干完,我他妈在收拾你!”光明指着林军,随即从车内拿出对讲机喊道:“来吧!一组二组,品字形开进第一点!持续火力十五秒,露头的全部干倒!后门两点包抄,一分钟进场,五分钟打完!开火!”

    话音落!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三台皮卡排气管子冒着浓浓黑烟,速度极快的直接扑向阿卜杜拉贸易公司总部!

    “咣当!咣当!”

    皮卡车斗内,坐着的小伙们直接起身,三挺机枪直接架在接近一厘米后的钢板后面,那乌黑锃亮的枪管子,在黑夜中闪着硕硕光芒!

    “上车啊!”向辉拉着呆愣的林军,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这点b事儿,把他都折腾出来了。”林军头皮发麻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别人他也不能来,走吧。”向辉拽着林军上车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路上,马达声音澎湃,车队眨眼间来到阿卜杜拉贸易公司正门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第一辆皮卡驾驶室上方,两根方形实心铁板被支开,车身根本不停顿,直奔铁门撞去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身闷响,铁门震颤,后方两台车紧随其后,呈字形撞击铁门数下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两扇铁门变形,镶嵌在墙上的大螺丝扣直接崩飞,三天皮卡碾压着铁门直接冲进院内。

    “刷刷唰!”

    院内楼房的灯光接连亮起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吴总躺在床上猛然起身,随即在黑暗中喊道:“外面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北武匆忙之间穿上鞋,大声喊道:“告诉楼下的人,拿枪,快点!”

    不到三十秒,大楼一层,北武领着将近三十人的本地自由武装,呆在走廊的门口,冲着外面喊道:“中文能听懂吗?!那个单位的?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!谁是吴总自己出来,三秒不露头,破搂给你推平了!”光明叼着烟,拿着车内扩音器直接喊道。

    “准备!”北武一听对方喊中文,心里瞬间凉了,他冲着后面各籍人士都有的私人武装摆了一个动手的手势,随即冲外面回应道:“你等一下,我去叫吴总!”

    “等你妈了个b!开火!”光明一听这话,直接摆手喊道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报仇了!”

    大勋,小博,世权等人拎着枪,直接从车上走了下来!

    “平行线,扫射!人全在一楼呢!”光明再次喊道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话音落,机枪瞬间咆哮,子弹平行线扫着,一楼瞬间玻璃碎片与石块横飞 !

    三个小伙,肩膀胳膊肌肉抖动,双手死死抓着机枪,不让枪口跑偏,大量弹壳飞溅,带着高温掉在地上,宛若下黄豆一般!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高点处,大汉架上svd,冲着对讲内喊道:“几杆狙啊?来,报个号!”

    “1!”

    “2!”

    **和南征的声音泛起,随即二人停顿一下,**说道:“就他妈咱们三个会,你有啥可问的!”

    “也是哈!我就锁老吴了。”大汉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就三把狙?明明是四把!”突然间对讲系统内有人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谁啊?”**顿时有点懵b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说话这人,移动炮狙枪口,随即调整呼吸,直接扣动扳机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极为刺耳的闷响泛起,楼房正门口顿时炸开一个直径半米的窟窿,随即开枪这人回道:“我叫童匪!!”

    “……艹!四把了,有点意思了昂!”大汉龇牙说道:“军的朋友,有点含金量哈!”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,是四把了?”就在这时,对讲系统内再次有人出声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艹?!还有人?”童匪一阵惊愕。

    “叫班长!”对讲系统内的人,直接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谁啊?我就管你叫班长?”童匪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老子左卫!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,班长,你咋也来了呢?”童匪沉吟半晌,弱弱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艹,有事儿不是小军吗?!我能不来吗?!”左卫招呼了一声,随即说道:“神仙说了,事儿要办不明白,咱集体上湄公河跳钢管舞去!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吴总拿着电话冲另外一头的老何秘书喊道:“支援,支援在哪儿呢?!”

    “我不清楚,对不起吴总,我目前联系不上何长官!!”秘书扔下一句,直接挂断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