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34 坎坷的宇哥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两天商务车停在了皇家永利门口,随即开车的青年,探出头来比划一下电话问道:“哥几个,你们叫的吧?”

    “群里的?”正在抽烟的李英姬,往前迈一步,喊出了“暗号”。r?a?  ? nw?en? w?w?w?.?r?a?n?w?e?n `o?r?g?

    “恩,人来了,上车看看吧。”青年嚼着口香糖,冲李英姬招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还上车干啥啊?你就整下来站一排就完了呗。”李英姬回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咱不是搞选秀好吗?!低调点行不?”青年狂汗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,语言挺硬啊!”李英姬一愣,随即直接拽开车门,摆手冲新宇,小刀等人招呼道:“来吧,都扫一眼,喜欢的就带走!”

    “你们先选吧!”新宇“客气”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众人听到他的话,就往前迈步,但还没等走上一米,新宇再次说道:“啊,都不好意思先选啊?那我先选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艹!”小岩无语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刷刷!”

    新宇抢先一步走到车门旁边,随即探着脖子在里面扫了一圈,最后目光盯在了后座上那个体态稍显丰润的露露身上。

    “来,你抬头,我看看!”新宇指着姑娘说道。

    “哥,我用给你整份体检报告不?!找媳妇啊?”露露眨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嘴挺好使啊!”新宇看见露露的长相以后,眼神略微一亮。

    “好不好使,不得试试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妥了,就喜欢你这个开朗的性格!”新宇一看露露挺愿意说话,不装紧,随即摆手说道:“行,你下来吧!”

    “去吧,去吧,选完滚犊子!”李英姬摆手冲新宇说道。

    “钱给我交了昂!”新宇跟李英姬嘱咐了一句,随即搂着露露直接奔着包房走去。

    新宇离开之后,众人也分别上前面进行挑选,最后李英姬和小刀俩人领了四个姑娘,进了一个包房。

    进屋之后,李英姬瘫坐在沙发上,贱嗖嗖的拿着手机拍了四个姑娘坐在沙发上时的大长腿,并且发了朋友圈,还配了一行这样的文字。

    “老子终于出血了,这不是腿啊,全是钱啊,一万多,就这么没了……新宇明天赶紧还钱,大傻军报销,报销,报销!!”

    一堆省略号后面,配了n个哭泣的表情。

    朋友圈发完二十秒后,某宾馆内,正在准备放下行李睡觉的凌涵,目光呆愣的盯着手机,随即冲一旁梳理的头发的黄晓彤问道:“今天新宇给你打电话了吗?”

    “打了!”

    “他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他说他来长c批什么避震啊,都是车上用的东西,我也不太懂!”

    “批他奶奶个腿儿!”凌涵直接扔掉手机,阴着脸说道:“你看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家永利客房部,某包房内。

    新宇脱掉衣服躺在床上,心情略显忐忑的抽了根烟,随即目光忧郁的嘀咕道:“你说我是干呢,还是干呢,还是干呢?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在哪儿运气呢?”露露放下包问道。

    “运毛啊!快点的吧!”新宇略微思考了一下后,决定快到斩乱麻的把事儿办了。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新宇翻身把露露压上,随即就准备提枪上马,但人刚爬上去,随即脑袋一低,顿时皱眉问道:“……咋整的,胳肢窝长毛了??”

    “你滚,车里没空调……不通风!”

    “洗洗吧!这味儿,我他妈这感冒都让你治好了。”新宇皱眉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那你等会吧!”露露赢了一声,随即光着脚丫就走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廊内。

    小崔是2点30分和姑娘进的包房,而出来的时间是2点40分,这其中还包括了脱衣服,简单的冲澡,和基本的**等项目。

    “刷刷!”

    小崔拿着一条印着碎花的酒店手帕,一边擦着汗水,一边摇头说道:“哎,好时候过去了,这两年是有点虚……!”

    小崔落寞且力不从心的站在走廊内点根烟,随即准备抽两口,然后进屋看球赛。

    寂静的走廊,幽长且灯光昏暗,小崔抽着烟,低头看着某足球app软件上面的赔率图,准备一会投两注,把基本等于白花的钱赢回来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走廊内的房门泛起一声脆响,随即膀大腰圆的新宇和一个跟他体格不相上下的娘们,撕扯着一块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妈b!你嫖.娼不给钱!”娘们咬牙切齿的耗着新宇裤衩子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松开,你听见没有!你别以为,你体格子壮实,我就整不了你!”新宇喘着粗气,脖子上面挂着血道子,已经接近于破音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别墨迹,给钱,赶紧的!”娘们相当泼辣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他妈不说我给借去吗?!”新宇烦躁的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咋地了?”小崔不解的走过来,随即看了一眼披头散发的娘们,冲着新宇问道:“咋地?!一个不够干,你给她妈也叫来了?”

    “滚jb犊子!”新宇烦躁的回了一句,随即冲着娘们说道:“我朋友来了,你别嘚瑟,我在他这儿拿点钱给你!你回去!”

    娘们扫了一眼新宇,随即社会范儿十足的说道:“敢干这行,就不怕你扯别的!不给钱,我打个电话,让你第三条腿,粉碎性骨折,你信不!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吧!”新宇摆了摆手,随即把小崔拽到一边说道:“给我三千块钱,快点的!”

    “咋回事儿啊?!”小崔懵b的问道:“这娘们谁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瞎啊?!这不就是我刚才找的那个吗?”新宇烦躁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我瞎是你瞎啊?!这娘们能打我三个,你跟我说,她是刚才你叫的那个?”小崔不可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jb地方套路太深了!”新宇含泪骂道:“上次嫖.娼,讹我十来万!这次嫖,我本以为自己找了个有点风韵的张曼玉……!”

    “对啊!刚才在楼下,我看她长的确实有点张曼玉的味道啊!”

    “你快拉jb倒吧!化妆之前是张曼玉,艹你妈,脱了衣服,直接变成腾格尔了!我一点不撒谎!她穿了六层塑身衣!大哥,三伏天,穿六层啊!一脱衣服,苍蝇都他妈闻着味儿直撞外面玻璃!”新宇咬牙切齿的骂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,两天面包车,停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小卓哥,那个骚b就在这儿干活呢!”一个青年冲副驾驶的人喊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