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37 小卓
    两天后,融府康年。?火然文???  w?w?w?.?ranwen`org

    杜子腾和小岩在办公室里商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葛万龙还没信?”杜子腾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b养的就是躲着呢。”小岩抽着烟,直接回道:“我打听了一下,他在长c市有点小门子,姐夫是法院的,老丈人是个乡长!人脉可以,他以前在亚龙也不是老吴一脉的,但在高层里腰杆挺硬!”

    杜子腾拧着眉毛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郑家投的项目,有很多帐是不在亚龙明面上的!老吴折了以后,亚龙一堆烂事儿没处理完呢,公司内部争权很严重,太多事儿都流产了!而这个葛万龙就是想发点灾难财,卡着郑家的项目和投资款,就是想讹点钱花花!”小岩分析了一下,直接说道:“他肯定知道郑家的人就在长c,但还不想跟咱撕破脸,所以,就是拖时间,等着郑家给他点好处费而已!”

    “我就烦这个事儿呢!军哥和天叔最近都在忙融府二号店事儿,根本没时间搭理他,而郑家也不能老在这边等信儿!”杜子腾挠了挠鼻子,随即舔着嘴唇说道:“快点把这事儿整利索了吧,你托人,再给葛万龙带个话!他在要在眯着,咱也别惯着了!”

    “恩!”小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c周边,五家子镇,一处小二楼的黑网吧里,小卓光着膀子躺在休息室,胸口露出劣质的过肩龙纹身,此刻正枕着胳膊,双眼望向天花板发呆。

    狭窄的空间内,还有四五个青年,正在一边打扑克,一边喝着啤酒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房门被推开,一个青年贼眉鼠眼的走进来叫道:“小卓!”

    “艹,我还等你电话呢,怎么样啊?大树?”小卓普冷一下坐起,随即冲着走进来的青年问道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叫大树的青年拿起桌上不知道水喝的半瓶啤酒,闷了两口后才冲小卓说道:“你说你捅谁不好!非得捅融府的人!妈了个b的,老吴都让他们弄没影了,你惹他们干啥?”

    “真是融府的?”小卓烦躁的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光是融府的!还是融府一个重要客人的孩子,具体关系我也不清楚,但好像那天李英姬他们在酒店,就是招待这帮人!”大树直接坐在桌上,继续说道:“我有一个朋友,以前在青年湖工地上跟车队,他跟融府庆杰,还有两个内保经理都见过面!他跟我说,李英姬正可哪儿掏你呢!”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玩牌的一个小伙直接扔掉扑克,随即脸色通红的骂道:“融府怎么的?李英姬是奥特曼啊?扎他他不倒啊?!他掏咱们,咱们不会也掏他啊?!妈了个b的,他要没完,那就干呗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小卓晃动了一下脖子,随即心烦的沉默数秒后问道:“上次那三十克走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恩,卖了啊!”一个同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把门关上!”小卓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坐在门边上的一个青年,顺手推上了门,并且反锁。

    小卓随即拉上窗帘,直接从床底下拿出三个小孩拳头大的密封袋,仍在桌上面后说道:“还是老规矩,一次走三十克,分小袋装,价格低五十,全出手吧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啊?”大树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人吧,啥时候说啥话!惹事儿了以后,第一反应是怎么平事儿,而不是越整越大!”小卓点了根烟,继续说道:“这些清了,给赔偿吧!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啊?!大哥,这些东西是大风刮来的吗?!咱也是拿钱买来的,好不好?”一个小伙十分不乐意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,你去融府把事儿平了,我把这些东西全给你,你看,行不行!”小卓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同伴顿时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泛起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小卓,你干什么呢?大白天还锁门!”一个女人的声音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妈来了,你们别墨迹了,赶紧走,今晚就脱手,赔点赔点吧!”小卓赶紧掐灭烟头,随即冲众人嘱咐了一句,穿着拖鞋下地拽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门外,一个面色蜡黄,穿着打扮极其朴素的农村妇女,冷眼扫了一眼屋内后冲小卓说道:“大白天就喝啊?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就唠会磕妈!”小卓笑着挠了挠头,随即回头说道:“你们先走吧!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屋内众人走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你姥爷在家好几天没洗澡了,我给他弄,他还不干,你一会有事儿吗?”小卓母亲面色缓和了几分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,我去!”小卓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长c某酒局上,葛万龙姗姗来迟后,与桌上的众人开始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一个熟人朋友走到葛万龙身边,坐下后说道:“你和融府有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啊!”葛万龙打了个酒嗝回道。

    “杜子腾找你,也找不着啊!呵呵。”朋友一笑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公司事儿多,在从新分配位置呢!我是真没时间……!”葛万龙打了个哈欠,随即晃晃悠悠的站起,佯装酒醉的冲朋友说了一句:“哎,你说,我和人家广州人的事儿,他杜子腾跟着掺和啥?!缺钱啊?呵呵,他要缺钱,回头我分他点不就完了吗!哈哈!”

    朋友听到这话,稍微停顿后点了点头,但在就没说别的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候,杜子腾接到了信儿。

    “葛万龙的意思是,郑家的事儿你别管,回头他安排你!”电话另外一头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说的?”杜子腾摸着下巴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杜子腾眨了眨眼睛,直接回道:“不用他安排我了,你告诉他,我安排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c,五家子镇,一处破旧的砖瓦房外面,小卓用自制的板车,将高位截瘫的姥爷推到室外临时搭建的草棚子里,非常认真的帮他洗着全身。

    老头常年卧病再床,身上的味道已经不能用难闻来形容,而且农村的环境和配套设施相对较次,那裤子上沾染的尿渍和屎渍,已经邦邦硬了,只能拿硬毛刷子很刷才能弄下去。

    小卓足足折腾了将近三个小时,才把姥爷的澡洗完,随即光着膀子,站在院内准备抽根烟,凉快凉快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一台破旧摩托,速度极快的扎进了院内。

    “你咋来了?”小卓一愣过后,冲着大树说道:“我不说,你们别来我家找我吗!我妈烦你们,你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“急事儿!”大树骑在摩托上说道:“我本来想找朋友,给融府的杜子腾带个话,谈谈这事儿,但他最近很忙,根本搭不上话茬……!”

    “找咱们吗?”小卓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我听说他找葛万龙呢……!”大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找葛万龙?那个葛万龙?”小卓一愣过后,突然问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