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41 点到为止
    黑网吧门口。??? ? 火然?文 ?? w?w?w?.?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小卓耗着志哥的衣领子,双眼盯着他说道:“拿钱办事儿的,我不难为你!回去你给葛万龙带个话,告诉他,招呼我跟他打完了,但他自己不当回事儿,那我也不jb惯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行!”大志擦了擦嘴角上的血,咬牙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!”小卓松开志哥的衣领子,根本没在难为他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大志扫了一眼小卓后,随即带人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小卓安排街边帮忙的人散去,随后在黑网吧后门冲大树说道:“这地方不能呆了,咱躲两天!”

    “你怕他回来?”大树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不废话吗,肯定回来啊!”小卓抽着烟说道:“我早就听过他,这个大志手里有响儿,办事儿也虎bb的,净瞎jb干,都进去好几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李英姬的事儿还没完,咱又得罪大志了!小卓,你心里真有数吗?”大树有点上火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事儿办明白了,得罪一百个大志也没事儿!他jb三十多岁了,手里一点实事儿没有,天天还整一帮孩子可哪儿给人平事儿呢!真狠?真狠他还干这个?去他妈的吧!”小卓摆了摆手,继续说道:“明天你把东西送出去!”

    “恩,好!”

    “晚上咱们几个上浴池住去!”小卓低头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东西不给他媳妇?”大树试探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给他媳妇,事儿就办大了!那葛万龙杀你的心都得有!点到为止,最jb正确。”小卓毫不犹豫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中午。

    长c周边九台乡,政府。

    一个年近六十的老人,穿着灰色西装,迈步走进乡政府。

    这时,收发室门岗有人喊道:“哎,乡长,有个快件,你的!”

    乡长伸手接过快件,指着门岗大爷说道:“一会没事儿咱俩杀两盘!”

    “哎,好!”

    说完,乡长拎着快件,就奔着楼上走去,大概一小时后,他撕开快件袋子,随意扫了两眼后愣住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,老乡长粗略扫了一眼上面的照片后,拿起诺基亚老人机皱眉拨了一个电话说道:“要没啥事儿,来我这儿一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,五点半。

    一台奔驰停在乡政府,而葛万龙吩咐司机在楼下等待以后,就自己一人上了楼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过多少次了,来我这儿,别开这车,让人看着不好!”老乡长皱眉冲葛万龙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!”葛万龙也没犟嘴,笑着点了点头后,把手里领着的两瓶酒放在桌上说道:“公司一个同事给我的,好酒,没事儿你尝尝!”

    “坐吧!”老乡长只粗略的扫了一下酒瓶子后,就轻声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啊?爸!”葛万龙坐下后,笑着冲老丈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听晓红说,你手里卡着别人几个项目不松手?有这事儿吗?”老乡长翘着二郎腿,轻皱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葛万龙一愣。

    “融府的?”老乡长又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!”葛万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老吴都混没影了,你还嘚瑟啥啊?”老乡长拿着茶缸子,低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爸,这事儿就是捡钱!正因为老吴没了,所以融府在长c做事儿,绝对不会太毒!我也不贪,要的数,绝对是点到为止的!”葛万龙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明年二线,后年我就退了!”老乡长放下茶杯,看着葛万龙说道:“这年头,你在谁碗里抢钱,他不恨你啊?!咱这个家庭,扑腾到现在就可以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恩!”葛万龙停顿几秒,没犟嘴。

    “行,你回去吧!”老乡长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哎!”葛万龙心情不太美丽的站起了身,又跟老乡长扯了几句家常后,就准备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小龙,你等等!”老乡长也突然站起身,随即伸手拉开办公桌抽屉,拿出那个快递文件夹儿说道:“你看看这玩应是不是邮错了,邮我这儿来了?”

    葛万龙一愣,伸手接过快件,迅速往里扫了两眼后,面色顿时铁青。

    “晓红或者你妈看见了,很麻烦!”老乡长阴着脸,点到为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爸,这是有人扯事儿!”葛万龙辩解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没得罪人,就不会有这个快件!为啥发给我?没直接发给晓红?!人家给你留着面子呢!”老乡长摆手说道:“回去吧!”

    葛万龙脸色铁青的点了点头,随后跟老乡长打了个招呼,转身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楼下,车内。

    葛万龙看着自己和女秘书吃饭,还有进酒店包房的照片,甩着分头破口大骂:“妈了个b的,玩的太脏!”

    司机狐疑的回头扫了一眼,但没敢吭声。

    “刷刷!”

    葛万龙松了松领口,掏出手机后略显犹豫的看着杜子腾电话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手里攥着的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葛万龙语气不善的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葛总!公司出了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葛万龙语气很冲。

    “一台破捷达停仓库门口,库管老李上去跟他理论,对面喝多了死活都不走,而且张嘴就骂人!老李儿子一急眼打了对方两撬棍,人家直接报案了,我过去和解,对面一个小崽子根本不谈,他咬死打人的有六七个,带着挨揍的那个直接去公安医院验伤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调监控啊!这点破事儿,你找我干啥?”葛万龙心烦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调监控了,但没画面,监控好像让人拿棍子捅歪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葛万龙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葛万龙挂断电话,脑袋靠在车座子上,皱眉不语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手机铃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哪位?”葛万龙问道。

    “龙哥!咱谈赔偿还是咋地?”小卓停顿一下,笑着问道:“你是老板,你有买卖,但我啥也没有啊?!一条挂车轮胎,得两千多吧?!我找人扎十条,就没钱赔,最多蹲十五天,但你得掏真金白银买新的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葛万龙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真没得罪您的意思,您抬抬手,大家都好过!”小卓轻声说完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