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43 散伙
    服务员进屋跟杜子腾说话的时候,林军就已经叫上庆杰奔楼下走去,因为他最近的工作就是给天叔那边张罗钱,所以,白天基本没时间呆在融府。ranw?en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从电梯下到一楼以后,庆杰出去提车,林军则是去了一趟卫生间。而等到他出来的时候,在走廊内碰见了一个青年。原本林军没注意到他,但此人却笑着跟林军打了声招呼:“哎,军哥!”

    “刷!”林军回头扫了一眼这个青年,顿时感觉他挺脸生,但还是礼貌性的笑了一下,冲着青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擦肩而过,青年望着林军背影,笑着看了半晌后点头说道:“艹,外面的话就不能听,这他妈哪有四十多岁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,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杜子腾歪脖看着青年,皱眉转着笔问道:“你是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叫小卓。”

    杜子腾一愣,还是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前几天在长c跟李英姬干仗的那个!”小卓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,是你啊!”杜子腾这才明白过来。他往前探了探身子,挺不懂的打量了一下小卓后问道:“那你这是……什么路子啊?”

    “腾哥,李英姬找我呢,我知道!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找你啊,扎完,不能白扎啊!”杜子腾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……原本想赔钱,但手里又没有!”小卓停顿一下,皱眉说道:“腾哥,换个别的招呗!”

    “啊,那你说吧。”杜子腾顺手起开电脑,言语平淡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葛万龙!”小卓沉默半晌,直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杜子腾猛然抬头看了过去,随即拧着眉毛问道:“你办的?”

    “手里没钱,如果再不办点事儿,那我能来吗?”小卓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杜子腾这时看向小卓的目光,已经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“腾哥,酒店门口干仗的事儿,那就是个误会!那个小姐在我这儿赊了三回货,一毛钱都没给!所以,我是去扑她的!”小卓解释了一句,坐在椅子上继续说道:“我手里是真没多少钱,赔偿肯定有点困难!所以,如果你要觉得葛万龙的事儿份量不够!那我一刀还一刀,当时怎么扎的李英姬朋友,我就怎么扎自己!”

    杜子腾搓了搓手掌,皱眉看着小卓问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我和葛万龙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俩有啥事儿,但我知道你找他,他还不露面,所以就在中间运作了一下!”小卓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挺上心啊!”杜子腾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不是拿不出来钱赔吗!”小卓直接回道。

    杜子腾点了根烟,再次扫了一眼小卓说道:“行,你走吧!剩下的事儿,我跟英姬说,他不会再找你!”

    “谢了,腾哥!”小卓直接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杜子腾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小卓从怀里拿出个内存卡,顺着桌面推过去说道:“照片是葛万龙的,你不给他,他不托底!咱还是邮回去好!”

    杜子腾看着内存卡眨巴眨巴眼睛,瞬间想起昨晚葛万龙莫名其妙的管自己要的那个东西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杜子腾把玩着内存卡一笑,第三次打量了一下小卓后只点了点头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小卓没再说话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杜子腾手里把玩着内存卡,略微停顿一下,直接拨通了李英姬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小刀的案子我破了,恩,嫌犯找着了,你赶紧回来吧!”杜子腾笑着冲电话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长c五家子镇。

    小卓掏钱请客,招待了身边几个关系相当近的朋友和发小,众人围着自制的铁皮槽子,烤着生蚝和羊腿,喝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两三个小时过去,经常混在一块的年轻人,喝的基本个个都有点懵。他们吹着牛b,聊着荤.段子,气氛相当澎湃。

    小卓面色红润的看向众人,抿着嘴唇,犹豫再三后,从自己随身背着的单肩包里,拿出了将近十万块钱。

    “干啥啊?提前分红啊?”大树笑呵呵的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小卓沉吟一下,摆手说道:“来,都坐下,聊两句!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随即围在一堆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哥几个,咱们也一块玩挺长时间了!钱虽然没挣多少,但也没缺过吃喝!”小卓低头喘息一声,随后一边往外拿着钱分摞,一边说道:“当初干这个,是因为我妈没工作,姥爷还有病,我寻思冒险整两年,改善改善家里情况!但事儿干了,家里也还就那样,没啥变化!”

    “卓,啥意思啊?”一个朋友抻着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干这玩应,你要没有自己生产的胆儿,光凭在中间扣缝子,那没多大意思!”小卓停顿一下,皱眉说道:“这一行,整大了,那是早早晚晚得折;整小了,最多对付个吃喝,比正常人活的好一点!哥几个,咱岁数都不小了,混到啥时候算一站啊?”

    众人感觉气氛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“最后两次货的钱,我都不要了,哥几个拿着一分!”小卓点了根烟,看着这帮朋友说道:“我不想干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!咱一块整的挺好,也不缺小钱花,你这说不干了就不干了,以后吃啥啊?!你姥爷和你妈,你一个月至少得给两三千块钱!这钱以后,你从哪而出啊!”对面的朋友,面色红润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事儿。”小卓没再解释。

    “哥们,你这又抽啥jb疯啊?!受啥刺激了?!大家一块玩的挺好,你作啥啊?”另外一个小伙,光着膀子喝着啤酒说道:“你要觉得这行不托底,那咱换个别的事儿弄呗?!艹,我有一个朋友,在农村倒腾牛粪鸡粪,一年至少能整十来个!不行,咱整那玩应呗!”

    大树坐在小马扎上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,你们没听懂!我自己已经有别的出路了,说白了,我不想这么玩下去了!”小卓搓了搓脸蛋子,咬牙抬头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话,面色都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!有好出路了,不认识我们了呗!”坐在对面那个青年,嘴角泛着笑意,言语尖锐的问道。

    小卓听到这话后沉默半晌,随即拿起酒瓶子给这个青年一边倒酒,一边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海飞,人不可能永远抱在一块,想怎么来就怎么来!今天换成是你,我会打心眼里替你高兴,而不是挤兑,因为咱们是朋友!”

    海飞咬了咬牙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钱都拿着吧!”小卓推了推桌上的钱,脸色认真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