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49 谁还没点故事?
    火车过小站停留的时间很短,林军一根烟抽完,也就差不多该上车了。?  ?火然文 ?? w w?w?. 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路过站内小摊,林军买了几根烤肠,随后一边吃着,一边回到了车厢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是不是跟我玩鬼儿呢?”李英姬坐在下铺上,斜眼冲着小卓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小卓浑身就穿着一个红裤衩,坐在李英姬对面回道:“大哥!我是陪你打扑克,不提供脱.衣.舞表演!我全身衣服都脱了,那你还想咋?!在翻?在翻我只能撅着腚,让你看看十二指肠里藏没藏牌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都给衣服打脱了呢?”林军咬着烤肠进包厢,也挺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赢了几把,姬哥非得说我使活儿了!换牌了。”小卓无语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有点赌品昂!点子骚就说点子骚的。”林军江剩下的几根烤肠仍在桌上,随即直接趴上上铺。

    “别墨迹,给我拿点钱。”李英姬冲着林军嚷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你自己拿吧!”林军一笑,直接把钱包就从上铺扔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英姬从林军钱包里拿出不到五千块钱现金,随后继续跟小卓和杜子腾开干。三人从新开始以后,李英姬和杜子腾就一直连要地主,而小卓也挺耐心的陪着打,大概过了六七把之后,杜子腾和李英姬的牌都不太好,所以小卓抢了一把地主,并且开始洗牌。

    牌洗完之后,小卓连续打成四把,但赢的数额都不算大,因为他的牌并没有多好,翻倍的炸弹几乎没有,但人家牌就是很顺!

    林军看到这里,感觉挺好奇,所以他闲着没事儿,就从上铺位置,低头看着小卓,而且由于他身处高位,所以视野极好,小卓拿啥牌他都能看见。

    但林军连续看了三四把,也没发现小卓弄啥鬼,哪怕是林军盯着他双手看,也瞧不出任何毛病!但唯独让林军觉得疑惑的是,小卓左侧大腿根部一直放着一条毛巾,他每次碰牌之前,总是习惯性的用左手抓一下毛巾,像是在擦手指上的汗。

    “哎,小卓,你把毛巾拿来,我擦擦汗!”林军笑着从上铺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!”小卓只愣了一下,但连头都没回,顺手就把毛巾递了上去。

    林军接过来以后,用毛巾擦了擦脸,而且还用手指捏了两下,但没发现啥毛病,最后他低头看了一眼毛巾放的位置,也没发现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哪一行都有玩的精的哈!”林军挺佩服的说了一句,就把毛巾还给了小卓,随即翻身就睡觉了。

    下铺,三人继续干着扑克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裤衩子绝对有问题!裤裆里面肯定有事儿!”李英姬宛若抓住了真理,额头冒汗,斜眼盯着小卓的下半身,嘴角泛着白沫子,不停的叨咕着。

    “别他妈bb了!艹,心脏病都快让你墨迹犯了!从现在立个规矩,谁他妈在说话,罚二百!”杜子腾有点输红眼的骂道,开始拉不出来屎怪地球没有吸引力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节硬卧车厢内。

    脸上有疤的壮汉,坐在下铺喝着罐啤,脸颊冲着漆黑的窗外,缓缓冲对面的同伴说道:“在软卧呢!”

    “恩!”同伴咬着鸡爪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上午。

    林军睡醒以后,坐在上铺,看着一脸憔悴,眼圈敖青的杜子腾和李英姬问道:“兜里那点b钱,嘚瑟没了?”

    “大哥,后半夜我都给他裤衩子扒了,这孙子的还能赢钱!你说科学吗?”李英姬含恨的咬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林军一笑,摇头拿着洗漱用品就去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而小卓精神头挺好的坐在床上,一边查钱,一边说道:“哎呀,我都跟你们说了,我不会玩这玩应!你俩非得拽着我玩!你说,你们都是当哥的,这钱赢完了,我咋整?不尴尬吗?拿了多不好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杜子腾瘫在下铺,皮笑肉不笑的哼唧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行吧,这个人情,我以后还,暂时确实手头有点紧!”小卓自己点头赢了一句后,直接把钱划拉划拉揣兜里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如果晚上再玩,你信我的,你拿个啤酒瓶子,给他腚眼堵上,他肯定赢不了!直觉告诉我,衣服全扒了,他还能赢!说明问题出现在死角!”李英姬回头冲着杜子腾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我口型!”杜子腾收拾了一下下铺,哄着李英姬骂道:“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洗漱完毕后,林军买了点吃的回到了车厢,而小卓也没睡觉,正低头玩着手机。

    “吃点吧!”林军扔下食品袋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买吃的,我去啊!”小卓看见林军还是有点拘谨。

    “谁都一样!”林军笑着摆了摆手,随即一边吃着,一边指着扑克问道:“跟谁学的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小卓楞了一下后,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还不能说啊?”

    “这玩应没人教!输的越多,会的越多。”小卓挺实在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赌啊?”林军一愣。

    “恩,以前啥都玩!我爸在市区留给我的房子,我都输没了,后来就搬回老家去了。”小卓也没隐瞒,干脆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玩吗?”

    “刷!”小卓直接伸出左手。

    林军一愣,来回扫了三遍,才发现小卓左手小拇指有些变形,根本伸不直,完全张开以后,还特别抖!

    “玩活的时候,让人抓住了?!”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小卓摇了摇头回道:“市里的房子输没了,我妈气的喝药,差点没死了!手指头,我自己砸的,完事儿,在就没玩过!”

    “有脸就行!”林军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没脸,还叫男的?”小卓刚硬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,你咋整的啊?给我使一把呗?”林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教不会,这就跟火车站玩二指禅的小偷,还有变魔术是一个道理!它没有固定路数,胆大,随机应变,手快!”小卓拿起桌上扑克,当着林军面洗了三把,随即问道:“你看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林军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切牌吧!”小卓说道。

    林军伸手就切了一下牌。

    小卓习惯性的擦了擦左手,而林军本能往他左手上一撇,随即小卓以扎金花的规则,在桌上给自己和林军一共发了六张牌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林军掀开一开!

    自己243顺子。

    小卓一掀!

    789同花顺!

    “你啥时候码上的?”林军惊愕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!”小卓憨憨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十个小时后,暴雨倾盆,火车缓缓进了昆明站,但林军还是没学会弄那个扑克。

    下车之后,林军站在雨大下面,刚点了根烟,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