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65 面见焦玉东
    走廊内。燃文小说?   w w?w?.?r?a?n?w?e?n `org

    “哎呀我艹,这一股鸡屎味儿!”李英姬走到林军跟前,顿时皱眉说道:“这他妈谁干的啊?!破案,必须破案!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是不是你得罪厨房的人了!他们认错了,泼我身上了?”林军烦躁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赖不着主儿昂!我什么人缘?谁会泼我?”李英姬指着林军的脑袋说道:“肠子!鸡肠子还在脑袋上呢!哎呀,我艹,太恶心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别吵吵……!”林军低声喝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,林军在衣服外面披着浴巾,和李英姬一块下楼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新宇斜眼看着林军,贼贱的掐了掐指说道:“……老衲,算了一下,你今天有水灾!”

    “谁他妈干的?没深没浅的闹?”林军烦躁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谁干的我肯定不能说,但凌喊和晓彤刚走……!”新宇龇牙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听到后一愣,随即瞬间无语。

    “砍她!摇人砍她!”李英姬一脸坏笑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算了。”林军憋了半天,摆手说道:“你们几个去,都不一定能干过她!算了,算了……咱不走程序了!”

    “经过前几次血的教训,我总结出一个道理,人呐,就不能太骚,要不真出事儿!”新宇沉稳的劝了林军一句。

    “新宇,这一个男人的嘴吧,不能同时吃东西,也往外拉东西!我很明白的告诉你,你要在在中间瞎jb传话!别说,我给你嘴缝下水道上!”林军磨牙说了一句,随即转身奔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是骂我嘴,是屁.眼吗?!”新宇反应了半天,冲李英姬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他说你嘴能往外拉.屎!”李英姬粗鄙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艹,那不还是屁.眼吗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郑可给出的消息,那个从h市跑出来的嫌疑犯,到长c是找一个叫小海的人,而林军当天晚上托人打听了一下,得知这个叫小海的人,是跟着一个叫焦玉东的人玩。

    这个焦玉东在长c成名多年,他跟之前亚龙的老吴还不一样,因为此人是个地地道道的老牌混子,作风,经营项目,办事儿方法,都颇有老江湖的风骨,而这种性格也注定,他达不到老吴的段位,但他在长c挺有威望,名儿也挺响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老牌混子,林军肯定是不熟,但已经混成“仙”的魏彬,肯定跟他认识,所以,林军就给魏彬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上午,十点多,林军带着新宇,李英姬,就和郑可还有彭国强,一块往长c赶。

    在车上的时候,专案组的副组长,还挺不乐意的冲林军问道:“你这托人见焦玉东,是打算和他明说啊?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林军毫不隐瞒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能行吗?!你跟他明说了,他万一要给犯罪嫌疑人递信,那犯罪嫌疑人不就惊了吗?他万一跑了,你负责啊?!”专案组副组长,皱眉冲林军喝问道。

    林军听到他的话,顿时话语梆硬的回道:“呵呵,我凭啥给你负责啊?!你们能不能抓着人,跟我有一毛钱关系吗?”

    专案组组长顿时被噎的一句话没有。

    “……傻b!”李英姬声音不大不小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,老尹,既然找林军,就按照人家的办事儿风格弄!他答应帮忙,肯定会尽力!”彭国强在中间拦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怎么的?融府康年干的这么大?你还怕他一个焦玉东报复你啊?”老尹语气略带点嘲讽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跟怕不怕,没有一毛钱关系!什么事儿都有个规矩,这生意上场上的事儿,你公务员干久了,可能不了解!”林军托着下巴回了一句,随即毫不隐晦的冲彭国强说道:“这事儿,我就看你和大可可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彭国强一笑。

    老尹听到这话,扫了一眼郑可,脸色挺不好看的没在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,长c四海酒楼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儿等着就行!”林军冲彭国强等人扔下一句,随即带着李英姬和新宇就上了楼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酒楼v001包房内。

    “你好,东哥!”林军笑着的跟焦玉东握了一下手,而李英姬顺手就把带来的礼物,摆在了饭桌上。

    “没进长春,我就听过延市融府!老魏给我打个电话,我就过来张罗饭了!坐,坐吧……!”焦玉东年过四十,身材已经发福,但穿着打扮依旧充斥着江湖气息,卡尺头,简单的纯色t恤,休闲裤,说话时很豪爽。

    “融府这刚进长c开槽子,事儿有点多!要不早都应该过来看看!”林军笑着说了一句,随即坐在了焦玉东的旁边。

    简单的寒暄,走流程的废话暂且不提,只说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后的正题。

    “东哥,有个事儿……呵呵,挺不好意思的!”林军挠了挠头,犹豫了一下,笑着说道:“在h市的时候,我有个市局的关系!一直处的很不错,昨天他过来找我,让我给他办个事儿!”

    “哎,你说!”焦玉东点了根烟,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您下面,有个叫小海的吧?”

    “有,有!”焦玉东再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h市跑出来一个嫌疑犯,我关系听到信儿,知道他就在小海这儿!”林军非常不好意思的一笑,有些难以启齿的说道:“这人,您能不能给他露出来?”

    焦玉东听见这话后,沉默许久。

    “……实在没办法了,呵呵。”林军垫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特别好的关系,你肯定也不能跟我说这个事儿!咱们这个圈子,最不好交的就是穿制服的关系,最不能丢的也是穿制服的关系!难处,我能理解!”焦玉东点了点头后,扭头看向林军笑着问道:“但你提前跟我打了声招呼,你不怕,我偷着让这小子跑了啊?”

    林军沉吟一下,干脆的答道:“这事儿吧!我跟你张嘴,本身就是个错误!如果要不打招呼,我就在背后摸人,那这事儿挺损篮子,我也做不出来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焦玉东点头笑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跟你说吧,东哥!你答应了,这事儿我记你一辈子,但你要不答应呢,我同样非常理解,而且我宁可拒绝关系,也不会背后再找这个人!”林军非常诚恳的说了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“……磕唠的实在!做事儿有分寸,不怪你能起来!”焦玉东点了点头,非常正色的说道:“你要不打招呼,就整这小子!我肯定跟你没完,哪怕我跟这个小子都没见过,也不认识!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,军?”

    “那是肯定的!”林军非常赞同。

    “他叫什么?”焦玉东拿起电话冲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叫吴桐!”林军说出了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这人我不认识,但他是奔着小海来的,所以,我得问问小海!小海要同意,怎么都行,他要不同意!那我也没招,你明白吧?”焦玉东直言回道。

    “您就跟小海说,这小子是身上背着命案跑出来的。”林军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焦玉东听到这话,顿时一愣的问道:“真背着命案啊?”

    “那能骗你吗?!”

    “这个小海啊,净他妈瞎整!”焦玉东皱眉骂了一句,随即直接拨通小海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