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81 王者鬼道
    h市,某会所游泳馆内。?燃文小说???? ?? ?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白涛从池子内走上来,一边用浴巾擦着身体,一边冲茂名问道:“有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豪森响了,林军到场了,大年……没影了!”茂名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白涛拿起烟盒,低头点了根烟后,冲着茂名问道:“响的有点快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点快,是小庄办的太直接,奔林伟去的!”茂名挠了挠鼻子,继续说道:“他的人晚到了一步,林伟提前走了!而且最要命的是,事儿没捂住!牵林伟的人,把大年咬了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白涛坐在椅子上,翘着二郎腿,皱眉问道:“那大年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知道!”茂名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恩!”白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哥,贺家还没完全捅咕起来,林军就进来了,这有点早啊!”茂名舔了舔嘴唇说道:“我给他们浇点油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白涛摇了摇头,直接回道:“让他们闹腾呗,咱跟着掺和啥!”

    茂名盯着白涛,没在吭声。

    “游一圈?”白涛笑着冲茂名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啊!”茂名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游没劲儿,俩人游有意思!什么事儿都一样!”白涛弹了弹烟灰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茂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豪森国际包房内,烟雾缭绕,贺相霖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,皱眉冲子然问道:“你说,林伟今天还能不能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打个电话!”子然沉默一下,直接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林军推门而入,身后只跟着波.波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屋内的人望向门口,随即全部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说啥来着!军回来,绝对是冲着解决问题来的!”满北伐反应很快,看见林军进来,顿时站起身说道:“军,过来坐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都在呢!我没找错地方哈!”林军扫了一圈众人,迈步直接走到贺相霖对面,随即坐在了一个圆凳上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打电话了!”贺相霖看向林军,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贺哥,咱俩是朋友吗?”林军伸手抓起一块西瓜,一边吃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得问你啊!”贺相霖直接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是朋友!”林军毫不犹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啊!”贺相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贺哥,今天我领着家里人过来,事出有因!”林军说到这里,直接冲波.波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部手机,直接摆在了大理石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伟伟今天在果园出事儿,是让你们豪森内部的人给牵过去的!人叫老肥,刚才我在豪森门口,跟他通过电话,在场的都听见了!”林军吐了一口西瓜子,张嘴继续说道:“电话就放在这儿,我可以随时给他打一个!让老肥把刚才在电话里说的话,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贺相霖沉吟半晌,直接说道:“林军!老话讲水米之恩,你弟弟现在跟我吃饭,他就是我家人!是死是活,他吃的是江湖这碗饭,你不该掺和!”

    “……前段时间,我去云南!准备过境看几个朋友,扫扫墓!”林军扔掉西瓜皮,用纸擦着手掌,抬头继续说道:“走到勐龙附近,来了十多个人,打死一个我多年的朋友,骨灰前几天刚埋地里!”

    贺相霖顿时呆愣。

    “谁的人?”林军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贺相霖瞬间无言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整我?!”林军手指敲着桌面,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军,讲故事呢?”赵福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是弟儿,你就当好你的弟儿!你再多说一句,我马上揍你!”林军阴着脸指着赵福扔下一句,随即歪脖看向贺相霖说道:“你要觉得我撒谎,你可以打听一下!勐龙曼村,案子发生不到两个月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的意思是,跟我豪森有关系?”贺相霖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来以后,我让下面的人查整我的是谁!办事儿的是我一个小兄弟,他跟上了这帮人,而我刚要抓,这帮人今天就整的伟伟!”林军眯着眼睛看向贺相霖,张嘴直接说道:“老贺,伟伟跟你吃饭,他的事儿我不管!但我去云南的事儿,你给我个解释!?”

    “你要什么解释?”贺相霖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肥说,他大年指示的!那我要求不高,我就找他,就找大年!”林军突然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屋内众人,听到这话全部愣住。

    “军!”满北伐咳嗽了一声,皱眉叫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喝酒,北哥,呵呵!”林军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军!大年在哪呢?”贺相霖阴着脸,声音蕴含着怒气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他在楼下跑了!所以,我管你要人!”林军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宏利瞬间站起身,身体直哆嗦的指着林军喊道:“你他妈的是真敢说话啊?!大年在哪儿,你他妈比谁都清楚!我们还没管你要人呢?你他妈反到上我们这儿倒打一耙?”

    “军!!还是朋友吗?”贺相霖咬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把大年给我,就还是朋友!”林军面无表情,一点不让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贺相霖直接扒拉开桌面上的酒杯,双眼圆瞪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去趟厕所!”

    满北伐直接站起身,随即拎着包,跟着同伴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数十秒之后,门外走廊内。

    “北哥,林军啥意思啊?!大年肯定让他抓走了,他怎么还管老贺要人呢?”司机十分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艹!来之前,我还以为大年没事儿,但现在他肯定是完犊子了。”满北伐摇头说道:“林军不来要人,那贺相霖就会管他要人!那到那时候多jb被动啊?好像林军不占理似的!艹!”

    “……服了!”司机憋了半天问道:“咱走啊?”

    “艹,这jb事儿乱糟糟的,委员长来了都整不了,我还在这儿干啥啊?”满北伐摆手回道:“回家眯觉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包房内。

    “林军,我看你他妈的是铁了心,要扒拉事儿,对吗?”赵福站起来,双手插兜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包房门被踹开,赵福没通过贺相霖,私下叫来的人里,有四个人是拎着五连发的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林军晃动了一下脖子,根本没管赵福,而是歪脖看着老贺,笑着说道:“四年前拼白涛,圆圆瘸了,于亮当街持枪伤人,天叔进了看守所!两年前拼谭华,葛壮壮死在云南山间里!一年前干长c老吴,我折了三保,送出去七八个身上背着命案的朋友!!老贺,我不跟你吹牛b,但你合计合计!我融府这些年的战绩摆在这儿,我还用扒拉事儿吗?我怕事儿吗?!!!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