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82 长椅夜话
    林军的话说完,包房内的气氛再次僵住。r?anw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“军!”一直没吭声的子然,突然站起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贺相霖坐在沙发上,歪脖看着林军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林军挠着头皮,皱眉沉默数秒后,张嘴冲着老贺说道:“不光伟伟,叫你哥!我也叫你哥!但为什么?”

    贺相霖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融府最难最难的时候,一个朋友都没有,缺钱,你借我,缺人,你让子然和伟伟去了延市两趟!”林军点着胸口,继续说道:“谁也不是狼崽子!我林军到哪儿都说过,h市的贺相霖,帮过我,我记着他一辈子!”

    众人都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霖哥,如果大年和他的朋友,就整我林军了!那我只要没死,有你在豪森,我他妈要多说一句话,让你为难的,那我都是狗篮子!”林军铿锵有力的指着地面说道:“但他整小伟和然哥,肯定不好使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贺相霖低头抽了口烟。

    “人你不给我,那我自己找!话说前头,我找到了,那他就是死,没有一点缓儿!”林军扔下一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门口拿枪的人,看着赵福站在原地没动。

    “……有用吗?!!在这儿你敢开吗?”林军挠头头皮,指着一个小伙的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小伙看向了赵福。

    “呵呵,艹!”林军伸手扒拉开他,随即和**直接出了豪森。

    “老贺,你就这么让林军走了啊?”赵福拧着眉头,指着林军的背影喊道:“你吱个声!!我保证枪能响在豪森!”

    贺相霖抽着烟,看着赵福问道:“你是恨我不死啊?”

    赵福顿时无言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贺相霖直接打飞桌面上的一个酒瓶子,极其愤怒的指着赵福胸口吼道:“他妈了个b的!我吱什么声啊?啊? 我问你,我吱什么声?”

    赵福咬着牙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要么,就别干!要他妈干了,有能耐就别让林军从云南回来!!两三次事儿摆在这儿,矛头直指大年!你让我说啥?你告诉我,我他妈该怎么反驳林军?!你说出去一条,咱现在就办他!!”贺相霖咆哮着质问道。

    赵福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啊!!”贺相霖指着屋内的众人,浑身颤抖,话说一半,直接离开了包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,路虎车内。

    “回去啊?!”南征冲林军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回去,去他家小区!”林军搓了搓脸蛋子,强让自己打起精神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谁家小区?”南征一脸懵b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林军无语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说你整这些事儿,老带着我干啥?!”南征略显崩溃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你继续撒尿!”林军摆手催促道:“快点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!”南征咬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某高层住宅小区楼下。

    林军吃着超市内买来的烤肠,坐在长椅上,自己一个人喝着啤酒。

    等了足足将近四十分钟,一台晃着大灯的轿车停在远处,贺相霖独自一人下车,迈步走过来,坐在了林军旁边。

    “来见我,司机都没带,看来你这内部问题,已经很难整了!”林军扔了一罐啤酒给贺相霖,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都一年多,没住这儿了。”贺相霖感叹一声,启开啤酒时说道:“也他妈一年多都没喝啤酒了!”

    “矛盾发生在项目上?”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但愿吧!”贺相霖沉默半晌,叹息一声回道:“因为的钱,都不算事儿!就怕不是因为钱!”

    林军无言。

    “大年……还在吗?!”贺相霖扭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他跑了,我不知道他在哪儿。”林军毫不犹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!”贺相霖扫了林军一眼,直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长时间没见,我送你个礼吧!”林军扔掉签字,看着贺相霖擦了擦嘴上的油渍。

    贺相霖再次喝着啤酒。

    “三天,三天之内!你会知道,豪森内部矛盾,究竟是不是钱的事儿!”林军一罐啤酒喝完,直接站起身回道:“在云南,没有我那个朋友,拿着准备给自己用的手雷救我,你现在是应该出现在我的墓地上,沉重默哀三分钟!”

    贺相霖听到这话,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多大仇啊?!都他妈追到云南整我去了?!你觉得,这是钱的事儿吗?贺哥?”林军语气加重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是什么事儿呢?”贺相霖喝了口啤酒,脸色红润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知道咱古代皇太子,最他妈烦什么事儿吗?”林军指着天说道:“20岁,在等爹有病,30岁,在等爹瘫痪,但四十岁的时候,一抬头发现,自己爹比他妈自己活的都硬实!你说,遇到这种情况,可怎么整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贺相霖顿时大笑,但你仔细看,却发现他小的有点别扭,甚至有痛苦。

    “试试?”林军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行,试试!”贺相霖干脆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俩人离去,地上留下两个捏扁的啤酒易拉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华融酒店。

    林军与**,还有南征归来,直接进了套房,而众人看见林军安然无恙,也瞬间都体态放松了。

    “子腾过来侍寝,其他人该睡觉睡觉!”林军穿行过套房的客厅,冲杜子腾勾了勾手后,直奔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艹,回来了就行!困死爹了,睡觉去了。”李英姬推着扑克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吧!小树不修它就不直溜!艹!”庆杰靠在椅子上插了一句,随即冲李英姬喊道:“你先别走啊?!岩岩在长c领着两车人等信呢?我告诉他别来了?”

    “人让他先扔身边,明天说不定咋回事儿呢!”李英姬想了一下回道。

    “艹,天叔,圆哥,乐哥都没睡呢!北哥和二斌哥也去融府了,一直等电话呢!”小崔站在窗口笑着调侃道:“刚才北哥给我打电话,说要往这边撒兵放马了,呵呵!”

    南征听着屋内众人的话,站在门口,略显无语而且尴尬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的了?征哥?!是不是蛋太长,老抽大腿根子啊?!”李英姬贱b嗖嗖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能不能注意一下我的感受?我他妈虽然是跟着然哥的!但毕竟在豪森呆过,咱能不当我面聊这些破事儿吗?”南征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众人顿时一愣,李英姬点头补充道:“恩,我尽量背着你点!”

    “算了,你们继续唠吧,我……继续撒尿!”南征无力的摆了摆手,随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帮人,大脑好像灌屎了!说话一点不注意,艹!”庆杰看着南征离去,烦躁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就他妈你起的话题,你说谁呢?!”

    屋内瞬间乱套,大半夜的精力非常旺盛的继续深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卧室内。

    “你,英姬,庆杰,小崔,走明面!”林军说到这里,沉思半晌继续补充道:“小卓和阿哲摆在暗!剩下的事儿,这样做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市,凌晨。

    某私人医生诊所内依旧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“昨天刚整完!歇一歇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有点没精神,来吧!我躺一会!”庄庆躺在沙发躺椅上,撸上右胳膊的袖子,眼睛微闭,脸颊挂着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泚泚!”

    私人医生推着注射器,针头不停往外喷着白色液体。

    门外,宏利静静等待着,五分钟后,赵福抵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