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92 退出H市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豪森国际办公室内。火然??? ?文  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林伟推开办公室的门,笑着看老贺问道:“起的挺早啊?!叫我有啥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恩,还真有点事儿。”贺相霖点了点头,坐在办公桌内问道:“你手里那几个地皮谈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林伟接了杯水,摇头回道:“进展有点慢!你放心吧,我在想想办法,俩月左右,我负责的肯定全给你谈下来!”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贺相霖皱眉看向林伟,沉吟许久后说道:“这事儿你先放一放吧,已经谈上的地皮交给子然,没谈上的就让别人联系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林伟一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去趟内蒙,我在那边有个朋友弄养牛厂,里面有咱股份!这俩月他给我的钱有点不对,你过去盯一盯!”贺相霖话语简洁的说道。

    林伟瞬间有点懵。

    “票我给你订好了,今天就走吧!”贺相霖指着林伟说道:“就你自己去,别跟别人说!”

    “哥!撵我走啊?”林伟憋了半天,歪脖问道。

    “撵你走,我还给你安排别的地方啊?”贺相霖皱眉回道:“让你干什么,你就干什么?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家里这边……!”林伟还要说话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贺相霖拿着茶杯摔在桌上,脸色极为冷峻的问道:“不行,咱俩换换吧!你上这儿坐着来吧?伟哥?”

    林伟咬了咬牙,声音低沉的问道:“没缓儿了?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走之前给我打个电话,我告诉你地址!”贺相霖直接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行,行……!”林伟点了点头后,咣当一声摔门离去。

    出门之后,林伟站在楼下给林军打了个电话,但林军那边无人接听!

    极度憋屈的林伟,思绪良久给老贺发了一条短信说道:“这时候你让我走!!我他妈以后还怎么回来?”

    发完之后,贺相霖久久没有回应,宛若根本没收到这条短信一样。

    当天中午。

    林伟启程离去,他对象付瑶要跟着,但他根本没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一点,华融酒店。

    林军带着融府的人,简单收拾了一下,就一块下了楼。

    停车场内。

    林军和子然并肩站在阳光下面,小声交谈了两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走了也好!不沾这些破事儿,就算胜利了。”子然背手把玩着车钥匙说道:“我来之前,伟伟走了!去哪儿了我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走了就行!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,你回去吧,有事儿通电话!”子然拍了拍林军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然哥,你来的意思我明白!”林军沉吟一下,张嘴直接说道:“现在走,那是没办法!但我不会闲着,这事儿不算完!”

    “……恩!”子然认真的回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说完,林军拽开车门坐了上去,随即与融府这帮人直接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市,七处大案队,专案组会议室。

    “……吴桐这边的完整资料出来了!”一个刑警拿着一沓子a4纸,率先发言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。”彭国强烟不离手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吴桐,男,26岁,七t河人!有劣迹,曾因轻伤害入狱两年!三年前,他在七t河煤矿上,因为工资纠纷,打死一矿内主管后在逃!”刑警抬头扫了一眼众人,继续说道:“吴桐是弃婴,后背人领养!但当时在农村,条件有限,领养手续也不全,所以,因为他没有出生证明,再加上养父养母……思维相对落后,户口问题就一直拖着,到现在为止,也没落实!”

    “……吴桐是黑户?”彭国强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刑警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受过教育吗?”旁边又有一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中学!而且之前学习成绩不错,在校内名列前茅,但不知道后来为啥就不念了。”刑警答道。

    “恩,你继续说!”彭国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走访了一下,吴桐曾经服刑的看守所!当时的管教也还在,他跟我说,这个吴桐性格有些偏激,处事儿让人很难琢磨!他因伤害入狱以后,养父曾经给他存过两次钱,总共加起来也就五百块钱!但每次坐班,让他把这五百块钱花了点菜,他都不干,非要存着!后来因为这点破事儿,他和坐班发生一点口角!但被管教及时发现制止了!这事儿过去半个月以后,管教和坐班都以为结束了,但他值夜班的时候,突然拿磨平的牙刷头,差点没给坐班脖子捅漏了!”刑警点了根烟,眉头紧皱的继续说道:“后来因为这事儿,吴桐差点没加刑!但坐班伤的不严重,也表示不想追究,而且看守所也觉得这事儿不好看,因为犯人在看守所内部闹出事儿,主管领导要摊一定责任,所以,就不了了之了!但看守所管教依旧按照惯例对他进行了思想教育,但吴桐的反应很特别!”

    “特别在哪儿?”彭国强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说了!他犯伤害案,是因为同村的养.鸡户,老往他家门口倒粪,但他父母年纪大了,清理不了,所以,他就找这个养.鸡户理论!然后对方打了他一个嘴巴子,所以,他才犯的伤害案!”刑警停顿一下,直接说道:“他认为法律对他的判罚不公平,而且还说了!他拿完这个判决,如果出去找不到工作,生存不了,那他就杀人!!杀一个算一个!”

    “吴桐这种性格,看守所知道以后,没对他进行再次教育?出狱以后当地派出所,没给他解决心理障碍?和基本工作问题?”彭国强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!他说这话,管教当时根本就没当回事儿!口头上对付两句,就算尽职了!吴桐也不是他们孩子,谁管这事儿啊?”刑警无语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彭国强憋了半天,一句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彭队,我觉得这个吴桐,不会去南方……!”刑警读完基本资料,皱眉继续分析着。

    “你让当时监管吴桐的管教给我打个电话,我要在了解一下他和坐班的矛盾!”彭国强直接打断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林军回长c处理了融府分店的事儿,而其他人回到了延市融府。

    “吱嘎,吱嘎!”

    数台汽车停在延市融府门口,杜子腾,李英姬,庆杰,小崔,小卓,阿哲等人一块下车,就往融府大厅内走。

    他们刚进融府大厅,一辆出租车停在融府门口对面,一个一脑袋白毛的青年,就大咧咧的走进了融府对面的楼栋子。

    ps:11点左右,还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