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93 是否会露面?
    融府对面是一处老式小区,物业安保系统已经瘫痪多年,从过了新世纪之后,门口压根就看不着保安。??? ? 火然?文 ?? w?w?w?.?r?a?n?w?e?n`org而且院里住的人也比较杂,什么来城里打工的,干路边摊的,无业游民等等一系列人士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因为离得近,所以,融府的挺多员工,也在这个小区住,而杜子腾他们没买房子之前,也是在这儿安家,住了挺长时间。

    此刻,在长c拘捕出事儿的吴桐,就在这个小区暂住。他身上虽然起码有十张身份证,但一部分是假的,一部分是别人的,所以,他要租房子肯定是难点。可这人极其有招,他压根不租房子,而是选择了那种环境相当复杂的合租床位住,一个人,一个月一百块钱!老板啥都不懂,有张身份证就能忽悠过去,因为对方根本没有辨别真假的能力。

    在长c出事儿以后,吴桐并没有联系h市的疤脸和小庄等人,而是自己单独跑路了,并且他在仔细分析之后,就把藏匿地点选择了融府对面。

    第一,他觉得警察完全想不到这儿,估计他们会认为自己已经跑到了南方!

    第二,当天抓捕的时候,吴桐认出了当场有融府的人,所以,他心有不甘。

    这个人极其大胆,并且狡猾!按理说,他身上背着这种掉脑袋的事儿,应该处处小心,但他不光在合租床位里,跟室友天天喝酒侃大山,并且他妈的还主动找到了当地派出所,要求对方给他办暂住证。而且人家直接说了,自己是黑户,没有户口,请求派出所给他个证明,他好找个工作!

    没有户口,派出所肯定是不可能给他办暂住证的,所以象征性留个底儿,就让他走了。但这么一弄,即使派出所那天突然对合租床位进行临检,那么吴桐也没事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融府对面盯了很多天之后,吴桐心里想办的事儿,迟迟没有机会,而他手头现金花的差不多了,这时他在看一眼墙上的日历,就准备走了。

    但他也没想到,自己刚决定走,林军其实就已经回到了长c,并且一两天之内,应该就会回到延市!

    所以,有些事儿,它还真就跟命有关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。

    彭国强抽空跟曾经负责监管吴桐的管教,聊了能有半小时,随后突然感觉到不对,就直接在办公室召集了专案组的人,进行临时开会。

    “……有个事儿,我说一下昂!”彭国强站在组员办公桌前面,皱眉说道:“据吴桐的管教说,这人报复性极强,而且具有一定耐心!当初他在监号里,跟坐班发生冲突,足足等了半个月才动手,由此可见……!”

    组员听着彭国强的话,迅速坐着笔录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!

    “让长c警方,帮忙盯一下不行吗?”副组长老尹冲彭国强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己的事儿,别求人家办!”彭国强思考一下说道:“这事儿还得咱自己盯着!”

    “那万一他要不去呢?”老尹似乎不太赞成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要去呢?”彭国强反问。

    老尹听到这话沉默数秒后答道:“那我去吧!”

    “也行!”彭国强点了点头后,突然又问了一句:“郑可还在长c医院呢?她伤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基本已经好了,天天打电话催着回队里呢!”老尹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让她先过去,你们到了在换他岗!”彭国强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急?”老尹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预感!!吴桐人肯定还在那边,并且一定会露面!”彭国强言语坚定的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长c。

    林军处理完融府分店的事儿,就准备连夜赶回延市,但人刚要走,就接到了郑可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伤好了吗?”林军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光用嘴了,我住院的时候,你也没露面呀?”郑可撇了撇小嘴,直奔主题的问道:“上回提供线报的小海,你能联系上吗?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林军一愣。

    “彭队通过线索分析,这个吴桐很可能没走!所以,小海那边还是要嘱咐两句,最好让我和他见个面!”郑可挺认真的继续补充道:“你别不当回事儿,专案组那边既然让我找,肯定是有一定把握!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……我联系不上啊!”林军皱眉想了一下,随即回道:“我给焦玉东打个电话,问问他手机号吧!”

    “你有空吗?!一起见一下吧,你不在场,小海这种人不愿意和我们打交道!”郑可眨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是不是有点想我啊?”林军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是是是,我可想你了……不看见你那张大脸,好像就得死!”郑可无语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还在那个医院呢,是不?我接你去!”林军应了一声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,林军开着路虎,在医院接上了郑可。

    “电话问出来了吗?”郑可穿着宽松的运动衣,上车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性感!”林军指着郑可脖子上贴的纱布,笑着调侃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好好说话!”

    “恩,问出来了!你打我打?”林军推上前进挡,张嘴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打吧!我跟他也不熟!”郑可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熟!不过这小子应该人不在本市啊!之前我告诉过他,让他出去躲躲!”林军嘀咕了一句,随即就拨通了小海的手机。

    打了两遍,电话才接通。

    “喂,你好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,林军!”

    “哎呦,军哥,哈哈,你咋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呢?”小海明显是喝了,舌头梆硬的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呢?”林军挠着鼻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跟几个朋友喝完酒,刚散!”小海答道。

    “有空没,出来坐坐!我在长c呢!”林军邀请道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啊?军哥?!艹,有事儿你说话,好使!”小海满嘴酒话的回道。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c市区某楼栋子内。

    吴桐站在满是灰尘,已经彻底被废弃的楼体内消防箱旁边,伸手拽开了小铁门。

    挂在墙壁上的消防箱内,吴桐伸手从侧面的隐秘小口内,连续掏出了用交代密封的帆布包!

    拿完之后,吴桐叼着烟,顶着满头白发离去。

    ps:下午或晚上还有,八点前结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