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800 私人业务
    一夜无话,第二日一早。?燃文小说???? ?? ?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融府酒店,林军一脸懵b的看着一位身穿蕾.丝三点式内衣的姑娘,正撅着腚收拾着衣服。

    “刷刷!”林军皱眉搓了搓脸蛋子,无语的问道:“什么路子啊?姐们?”

    姑娘打着哈欠回头,披头散发的问道:“醒了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咱俩这是怎么了?!”林军看着乱糟糟的穿上,十分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昨晚,你和张总都喝多了,我送你回来的。”姑娘含蓄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点事儿我知道!我想问的是……咱俩究竟走到了哪一步?”

    “你想问你用不用给钱对吧?嘿嘿!”姑娘捂嘴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跟你唠嗑不累!”林军干脆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看你体格子挺壮的,但你也不行啊?!到门口就睡着了。”姑娘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“啊,你这么说,我就明白了!”林军伸手拿过裤子,一边掏钱一边说道:“这两年是他妈有点虚!”

    “张总给过了。”姑娘套上了裙子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张净整些没用的!”林军礼貌的点头说道:“麻烦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!不麻烦,你轻松,我也轻松!”姑娘捋了一下头发,拿着包,摆着小手说道:“再见!”

    “恩,告辞吧!”

    “拜拜!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你等等!”林军眨眼叫了一声,沉吟半晌嘱咐了一句:“你可以说……我花钱了!”

    姑娘一愣过后,捂嘴笑着说道:“明白!大哥都要脸,是不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这个服务态度,可以点个赞!”林军快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拜拜!”姑娘推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林军看见姑娘离开之后,躺在床上拿起了电话,看见有子然的未接之后,立马打电话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到这边了!”子然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,我知道了,我联系那边!”林军快速回了一句:“艹,睡过头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昨晚有安排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安排啥啊?!现在都喝废了,抹101都他妈硬不起来了!这事儿完了以后,说啥找个中医调理调理!”林军粗略的回了一句,随即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t河油坊村村部,附近。

    郑可脖子上挂着相机,头上戴着鸭舌帽,走在乡间平整的小路上,来到一处食杂店门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给我拿个冰激凌!”郑可眨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村里这是有啥活动啊?我看昨晚村部去了不少人!”食杂店的老板一边拿着冰激凌,一边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水质勘测,顺便过来拍点照片!”郑可停顿一下,张嘴又问:“哎,这边有一户姓吴的人家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吴立秋家,是吗?”食杂店老板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认识啊!早上还在我这儿买菜了呢!”食杂店老板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家办喜事儿啊?”郑可顺着话茬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,老太太今天过生日!你打听他家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事儿,早上听书记说的!”郑可一句带过,随即撕开冰激凌,一边往外面走,一边冲着耳麦说道:“来过食杂店了,老板说吴桐父亲早晨过来买菜!”

    “我和村部商量完了,在晚一会,全村拉了电闸,咱们这边的同事伪装成电工,就在吴桐家门口进行修理!”彭国强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!”郑可应了一声,吃着冰激凌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t河市里。

    一个青年开车送完货之后,腰间挂着钱袋子,从半截皮卡上跳了下来,随即拨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桐!啥时候到家啊?我接你去啊?”青年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!我让你去我家里,你去了吗?”吴桐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了啊!昨天就去了,早上刚从村里出来!”

    “有啥情况啊?”吴桐又问。

    “没啥事儿啊?!就市里水质考察的那帮人来了!”

    “来多少人?”吴桐立马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呀,你别紧张兮兮的!市里水质考察的那帮人,一个月来他妈五六次,都持续一年多了!”青年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吴桐沉默半晌,重复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在外面出啥事儿了?这么小心?”

    “毛儿,你别问了!!我到了会给你打电话!”吴桐根本没有过多解释。

    “行,我今天请假了,你回来找我吧!”叫毛儿的青年,冲着电话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七t河,一家黑游戏厅内,吴桐玩着奔驰宝马赌博机,舔着嘴唇自语了一句:“考察团?是他妈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毛儿是吴桐的发小,从就在一个村里长大,所以俩人很熟,但最近几年没多少联系,为数不多通的几次电话,都是小毛管吴桐借钱,而且每次吴桐都给小毛拿了!

    但吴桐借他这个钱,除了有一定谈不上多深的感情以外,他更多的是想让小毛,在自己不在家的时候,多照顾照顾父母。

    小毛近两年已经搬到七t河市里住了,并且已经结婚,他得知吴桐今天回来后,就请了假,所以,早晨送完货,直接开车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某小区楼下。

    子然坐在车里,看着毛儿上楼后,就冲着小袁问道:“你们挺厉害啊?!好几年不回家的人,你们都能找到信儿?”

    “术业有专攻!你让我去混社会,可能我一天就被砍死了,但要论找个人,抓个奸,你们肯定不行!”小袁一笑,摇头说道:“目标人物是中心,线索就像枝蔓!他只要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那就一定能摸到他的信儿!!轮效率,我们不比警察差?你知道为啥吗?”

    “为啥啊?”子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抓不住人,市里照样给开支!我们要抓不住人,明天就得饿死!!饥饿感,永远是第一生产力!”小袁冲子然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有道理!”子然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,随即说道:“没事儿能给我干活不?”

    “……肯定能啊!”小袁顺兜里掏出了名片。

    “刷!”子然向上一扫,只见名片上写着。

    大中华区袁氏私人事务办理公司,总经理袁弘。

    主要业务,专治各种搞破鞋,婚外情调查,搜索离婚证据,私人恩怨调查等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!”子然看着名片,认真的点头说道:“……啥玩应就怕认真!!这话一点错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你媳妇要搞破鞋了,一个电话,我就给你办了!”小袁认真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滚一边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天色擦黑。

    阿哲,小卓,小崔等人开车两台车进入了七t河市区,直奔子然等人的方向。

    今晚,数伙人马,在彼此不知道对方的情况下,汇聚在了七台河,注定无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