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812 秤
    套房内。r?anw  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 g?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林军烦躁的把电话扔在了桌面上,极度不满的皱眉骂道:“艹!!给你个破凳子,还真他妈当龙椅了!”

    “翟耀什么意思?”冯继祖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江坤是他的人,我啥想法都不能有!”林军阴着脸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你什么意思呢?”冯继祖又问。

    “刷!”林军搓着脸蛋子,陷入沉思,脑中在迅速的权衡着利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市,周边新四屯。

    “……七t河的案子听说了吗?!死了多少人知道吗?”小卓按着青年的脑袋,枪口戳着的他的脸蛋子问道:“公安部特别刑侦局直接督办,你几个意思,还坚持一下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大哥,你要问啥啊?!”青年低着脑袋回道。

    “还他妈装傻,马钢认识吗?”解小哲开着车骂道。

    “认识!”青年低了低头。

    “说说你们的事儿,没用的少扯,就说最近这一段时间的!”小卓催促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警察吗?”

    “枪是不是真的?”小卓将枪口插进青年嘴里,瞪着眼珠子喝问道:“我还用给你看一下公安部的证件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和马钢确实是挺好的哥们!但我不是跟他混的,我就在农村送点货,没事儿打点麻将啥的!”青年停顿一下回道:“大概不到十天以前吧!他说他接了个活儿,钱挺多的,就问我干不干!我知道,他干的事儿肯定不小,你说我这上有老下有小的,能和他掺和吗?!”

    “说他妈重点,我们知道你没掺和,但他在家的时候,天天和你在一块,全村的人都知道!”解小哲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h市,我和他去了一趟h市福岛酒店!就开我那台半截子去的,回来以后,他就借我两万块钱,我就知道这么多!”青年沉默半晌,低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刷!”小卓抬头看了阿哲一眼,随后又问:“见什么人,你看见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大哥啊!我既然都不想干,我能主动去看他见谁吗?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?!”青年咽了口唾沫,张嘴回道:“我是开车在楼下等着的,他上去了不到一小时,人就出来了!”

    十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“嘭!”小卓一脚将青年踹下了车,随即冲阿哲说道:“马钢去市里,肯定是跟指使他的人谈价钱去了!咱们这条线摸准了!”

    “马钢是外雇的,不是背后指使这人的身边人?!”阿哲挠了挠头皮说道:“我越来越觉得,背后指使的这个人,肯定跟融府很熟悉!他好像在特意躲避,特意找生面孔!”

    “去福岛酒店,搞到监控录像!背后是谁,咱就能知道的差不多了!”小卓想了一下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“靠谱!”阿哲点头,开车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11层高的福岛酒店出现在阿哲和小卓的面前,二人一脸懵b的看着酒店门口规范值岗的保安随即对视。

    “哎,你说因为一个监控录像,咱俩持枪进去犯个抢劫案,这事儿是不是有点虎b?!”小卓冲阿哲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个路子,估计也就他妈英姬能干出来!”阿哲无语的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海口。

    “你俩来继祖房间,咱们商量点事儿!”林军拿着电话冲方圆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说完二人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通话刚刚挂断,林军的手机就再次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哥,我,小卓!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急事儿,咱家有没有人,认识干扒活的?”小卓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找这样人干啥啊?”林军一愣过后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……!”小卓想了一下,随后组织语言把事情经过简单的解释了清楚。

    林军听完之后,沉吟一下问道:“没别的招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四星酒店!安保设施非常完善,咱也不是警察,你去跟人家要录像,人家根本不可能扯你!”小卓挠着鼻子回道:“硬整也能整!找个酒店保安主管,估计就能把录像弄出来,但这么干有点恶心,而且容易出事儿,挺犯不上的!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呼呼!”林军长出一口气回道:“你等电话吧,我帮你问问!”

    “哎,好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北,晚上五六点钟左右,一家街边小店,张记麻辣面馆。

    “军哥找谁介绍的这人?”阿哲一边大口吃着麻辣面,一边冲小卓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以前,一个什么酒厂认识的朋友介绍的,我也没细问!”小卓喝着一块钱一瓶的饮料回道。

    二人说话间,小面馆门外,一个胡子拉碴,二十七八岁左右的青年,穿着一件满是褶皱的皮夹克,涤纶休闲裤,看着挺邋遢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谁叫小卓!?”青年扫了一眼室内,随即走到阿哲旁边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小卓抬头看了他一眼,点头说道:“坐,哥们!”

    “来碗麻辣面,加肉!”青年自来熟的拿起小卓面前的烟盒,点了一根后,就大咧咧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解小哲心里其实挺烦这种自来熟的人,而且他对外表邋里邋遢的社会混子,一直有厌恶的情绪。因为他总觉得这种人,一天天总是病怏怏的,说话满嘴仗义,但实际是,今天东骗一点,明天西坑一点,就他妈瞎混日子。

    而这时小卓也打量了一下这个青年,他注意到,这个青年的右手有点怪。皮肤上全是烫伤的痕迹,抽抽巴巴的,并且手骨有明显变形,已经到了无法完全展开手掌的程度。总是蜷缩的攥着,看着能比十来岁孩子的手大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“饿了,艹!你俩吃啊!”青年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叫你来吃饭的啊?”解小哲放下筷子问道。

    青年看着解小哲一愣,笑着说道:“啊!我知道是来办事儿,那边跟我说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你能办啥啊?”小卓再次打量了一下青年,也觉得十分不靠谱,随即点头回道:“不是火车站摸个包的活儿!哥们,一会你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行!吃完的。”青年咧嘴一笑,直接伸左手扒拉过来新端上的麻辣面,然后直接大口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解小哲点了根烟,话少的感叹一句:“咋整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如果没有合适的,我找酒店里的人谈谈!尽量不硬整,哪怕花点钱!”小卓想了半天,只能按照老的思路走。

    二人简单交谈几句,随后抽了根烟,也就没再搭理那个吃面的青年,而是叫来老板买单。

    “65!”老板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这时,青年不到五分钟吃完了一碗大碗牛肉面,随即将筷子规整的摆在桌上,看着阿哲和小卓说道:“谢了昂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你走吧!”小卓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青年粗鄙的用袖口擦了擦嘴,站起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小饭店大厅门口处,摆着一个那种绿色的机械台秤,它主要是用于每天进面,进青菜,进肉时采购用的。而此刻门口老板娘,正好用这秤在测两大袋子刚送进来的土豆儿。

    “你这秤准吗?!”青年背着手,龇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这话说的,不准我用它干啥啊?”老板娘典型东北人性格,挺爱说话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真准吗?!”青年笑着又问。

    “啥意思啊?!你推销秤的啊?”老板娘调侃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到不是,我就是觉得你这秤不准!”青年像是闲聊天的回了一句,随即单手把土豆子拎下秤,抬头冲着老板娘说道:“咱俩打个赌,你这个秤,如果误差在五十斤以上,今天这顿饭,你请我,行不行?!呵呵!”

    “……喝了啊?”老板娘斜眼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青年一笑,迈步直接上秤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众人好奇,全部围了上来。而正准备离开的小卓和阿哲也停住脚步,想看看这胜负明显的赌局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说不准吧!你还不信!”外表起码有一百二十斤往上的青年,背着右手,左手指着秤杆,笑呵呵的冲老板娘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刷!”

    所有人全部望向秤杆,只见上面的秤砣晃悠一下随后平稳,杆上显示!

    27公斤多一点!

    “我艹???!”小卓满眼惊愕,盯着秤杆,不停的扫着青年双腿,但他确确实实看见青年的双脚,很稳的站在秤台上,可秤杆上明明显示的就是27公斤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,三人再次坐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哥们!你叫啥啊?”小卓主动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他们都叫我,吴二狗!”青年一笑。

    小卓扫了一眼解小哲,见他连连点头后,直接冲吴二狗问道:“这事儿,您开价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看着给吧!”吴二狗眨巴眨巴眼睛,笑眯眯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,那你等我电话!”小卓思考了一下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!”吴二狗应了一声后,迈步离去。

    “哎,哎哎……这人怎么样?!”小卓看见吴二狗走了以后,迅速冲阿哲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牛b人啊!”一向不服谁的阿哲,沉默半晌之后感叹道:“开眼了,这他妈的高手确实在民间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