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813 狡诈至极的江坤
    晚上,五六点钟,海口酒店某包房内。火然?文 ???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江坤从翟耀哪儿回来以后,就一直拉拉着脸,此刻他站在落地窗前抱着肩膀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门外传来敲门声,江坤身边的一个青年伸手拽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哎,江总,呵呵,耀哥让我过来告诉你一声,八点左右你下楼在酒店门口等着,和他一块出去吃顿饭!”进来的人笑着冲江坤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江坤回头,略微停顿一下后点头回道:“哎,好!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说完,过来报信的人转身又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坤哥,晚上我跟你一块去吗?”青年关上门之后,扭头冲着江坤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也不去!”江坤想了一下,干脆的摇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青年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不能听翟耀的!”江坤快速说道:“他根本不了解林军的性格,更不知道我们都在长c发生了怎样的矛盾!!留这儿太冒险,没意义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马上查一下,今晚的航班!”江坤这人心里要认准一件事儿,那会非常果断的做出行动,而不会拖泥带水的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,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一台雷克萨斯匆忙的开了出去,随即顺着酒店的路,扬长而去,但这台车刚刚出了酒店内侧,外面的街道上一台别克直接就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台车保持一定车距往前行驶,大概开了不到十五分钟后,雷克萨斯即将接近市区时,别克轿车突然加速,从道路右侧前叉,直接别住了雷克萨斯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别克车门推开,两个人影低头下车,一人拿着棒球棍子直接干脆雷克萨斯左侧车玻璃,随即另外一人,右手伸进怀里,迅速在车内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就问一遍!江坤呢?”右手伸进怀兜里的人,声音清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机场!”蕾丝萨斯副驾驶坐着的中年,略微迟疑一下,话语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海口是个岛!!你骗我,你试试,你能不能走出去!”右手伸进怀兜里这人,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声,随后与同伴快速返回了别克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别克四轮转动,迅速消失在街道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机场高速方向。

    江坤换了一套非常普通的运动服,与青年跟班一块坐在专车之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师傅,还有多长时间能到?”江坤不停的看着倒车镜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很快的!”专车师傅点头回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江坤咽了口唾沫,一直平静的脸颊,此刻也充斥着明显的焦躁和不安情绪。

    “不一定能来吧?”青年冲着江坤宽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调头!师傅调头!”江坤突然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,某饭店内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翟耀扫了一眼腕子上的手表,随后冲秘书问道:“这都快点八点了,老江怎么还没来?司机去酒店叫了吗?”

    “已经去了,但没找到老江的人啊!他们没在包房里!”秘书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回事儿!?领导都快到了!”翟耀烦躁的回了一句,随后冲秘书说道:“你先进去吧,我给他打个电话!”

    “哎,好!”秘书没有多问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走廊内,翟耀拿着手机拨通了江坤的号码。

    五秒之后。

    “喂?!”江坤的声音泛起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呢?”翟耀皱眉问道:“不告诉你八点吗?!怎么人还没了?司机都找不着你?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没在酒店,我走了!”江坤如实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走了?走哪儿去了?”翟耀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先回去了,明天的活动我就去不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你要走?离开海口?”翟耀懵了半天,突然问道:“你还是怕林军?”

    “对!”江坤直接点头承认。

    “不是!你说,你也算是个老江湖了,怎么他妈的就能被林军吓成这样呢?!他三头六臂啊?!”翟耀确实有些怒火的说道:“我局都安排完了?你说不来就不来了?!玩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在告诉你一遍!我和林军是死仇!他绝对不会因为谁在中间说一句话,就能把这事儿掀过去!我不死,他绝对不会放心,同样道理,他不死,我也不可能在这儿拿脑袋和子弹开玩笑!”江坤皱眉回道:“郑家现在和他走的很近!他手里没人,郑家都会借给他!!”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,你特别可笑吗?!他一个东北的,敢在这种场合干了你?”翟耀气的胸口剧烈起伏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么跟你说吧!如果林军今天出现在我能掌控的地方,我一样会毫不犹豫的整死他!!混他妈江湖这碗饭的,死仇一结下,还管你什么场合啊?找两个枪手还费劲吗?!”江坤坚决的回道:“我不可能回去,马上就得走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在哪儿呢?”翟耀问道。

    “机场,还有一个半小时登机,我马上进安检!”江坤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等着我!我他妈的找你去,这两天我睡觉都跟你在一起,我就要看看,林军是怎么整你的,艹!”翟耀瞪着眼珠子回了一句,随即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某僻静的海岸边。

    江坤和青年压根没去机场,而是在这里联系到了一艘,能直接就走的船。

    从知道林军在海口,并且自己做出走的决定后,江坤果断连夜逃跑,身边只带了一个青年,其余同伴全部留在当地,翟耀亲自打电话,江坤都没有给他实话,而是谎称自己已经在了机场!

    但事情真有江坤想的那么严重吗?

    船开走不到五分钟,两台车停在岸边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一个青年薅着一个满脸是血的壮汉从车上下来后,张嘴问道:“走的是什么船?”

    “夜钓的!”

    “打电话!”青年毫不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打了,但是没人接!”壮汉跪在地上回道。

    “艹!”

    青年挠了挠脑袋,走到岸边拨通一个号码后说道:“天哥!他们坐船走的,不是客船,是私船!这老家伙连身边的兄弟都没带,跑的太他妈果断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跑了!”冯继祖接完电话,抬头冲林军说道。

    林军脸色铁青的在屋内转了一圈,随即挠着头皮,咬牙骂道:“这个翟耀是真他妈的艹蛋!!没有他,江坤拿他妈了个b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翟耀在车上拨通了江坤的电话:“我往机场去了,你等着我!”

    “我从机场走了!”江坤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玩我呢?!”翟耀终于控制不住,扯脖子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我玩你,还他妈是你玩我啊?!我前脚刚上船,后脚就来了两车人,再晚五分钟,我他妈都进海里喂鱼了!”江坤同样瞪着眼珠子回道:“我在酒店的兄弟,开着雷克萨斯刚出门,就他妈半道儿让人堵回去了!你告诉我,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翟耀听到这话,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“……亚龙和融府第一次有矛盾,刘润泽觉得自己有平事儿的能力,就在长c摆了一桌!而于亮去之前,说好不动手,但人到了以后,当着刘润泽的面差点没给小东捅死!!”江坤话里藏针,且态度极为刚硬的继续说道:“如果没有刘润泽,小东有可能都不会露面!人家融府不光没给刘润泽面子,而且还他妈间接的利用了他!……刘润泽这事儿,最后办的里外不是人……哎,你说刘润泽是不是挺可笑的?耀!”

    翟耀听到这话,肺差点没炸了!

    “嘟嘟!”

    江坤赤.裸.裸的讽刺完翟耀以后,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!”翟耀直接将手机砸在了车座子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