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828 漂流河道传来的枪声
    子然动手干庄庆的首要两个目标,第一是庄庆的大爷,庄海龙,第二个就是庄庆三姨夫,张文礼。??火然文  w?w?w?.?r?a?n?w?e?n?`org当时在干庄海龙之前,大勇问子然张文礼这边动不动,子然却说让大勇动一个,留一个,干了庄海龙,放了张文礼!

    这样一整,庄庆在下面的人全折了,无人可用,并且谁都不信任的情况下,一定会藏在张文礼这儿,因为庄庆已经走投无路,并且张文礼是他亲三姨夫!

    在市区干庄庆,他肯定反抗,但枪一响,无休止的麻烦就接踵而来。

    所以,大勇和韩奎在知道子然这么做的原因以后,心里挺舒服,因为起码子然考虑到真正给他办事儿的这帮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时分很快过去,天色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子然看了一眼手表,直接冲车里的人喊道:“人抓住,直接往边境拉!干完咱们就散!回头我给你们打电话!”

    “好叻!”韩奎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翁翁!”

    几人说话间,两台车直奔黑漆漆,四下无人的山腰冲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楼上。

    庄庆气的脑袋都快炸了,白涛能清楚的说清楚自己手里有多少股份,有多少地皮没拿出来,这事儿百分百有自己这边人给他通风报信!

    沙发周围,赵福,宏利,汪江等人坐在沙发上表情不一!

    “艹你妈,是不是你?”庄庆扫了一众人,将枪瞄响了汪江。

    “哥,我就是想走!但你要让我通风报信,我没那个胆子!更何况,我算个什么?怎么可能接触上白涛?!”汪江脸色瞬间变的铁青!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,人我认识,鬼我他妈看不见!”庄庆噌的一下站起身,指着汪江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“庄庆,你他妈冷静点!这时候了,你扯这个有他妈什么用?!能不能以后再说!”赵福非常烦躁的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刷!”庄庆猛然回头看向了赵福,目光阴沉。

    “吱嘎,吱嘎!”

    两声刹车在楼下泛起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!”大勇在车内,指着二楼冲子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子然直接推开车门,迈步直接钻了下去,韩奎,大勇领着三个人紧紧跟随!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韩奎撸动半米长的五连发,迈步直接走到二楼门前,抬起右脚连续猛踹两下,木头门应声而开!

    “艹,什么声?”庄庆的枪依旧指着汪江,但此刻脑袋已经看向了门口!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宏利两步窜出门口,探着脑袋直接奔着楼梯跑去!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在楼下刚冲进来的大勇,抬头就是一枪,宏利看见人影,本能一缩脑袋,身后墙壁顿时碎屑横飞!

    “来人了!!”宏利扯脖子喊了一句,随即身体藏在二楼拐角处,极其狼狈的弯腰跑回了室内!

    “我艹!”

    赵福在屋内后退两步,直接掏出腰间手枪。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子然等人已经冲上了台阶,迈步就奔着二楼扑去!

    “……小庆,小庆,怎么整啊?”张文礼只会做点小生意,所以此刻已经彻底慌了。

    “从窗户跑!”庄庆咽了口唾沫,随即一脚踢上门,然后反锁冲屋内一青年喊道:“泽勋,从窗户跑,快点!!”

    青年一愣,情急之下也没多想,两步窜到窗口,迈步蹲了上去,伸手就拽开了塑钢窗户。

    “亢,亢!”

    漆黑无比的楼下,枪声突兀间泛起,泽勋连腿都没等迈出去,人直接仰面从窗台上跌进屋内,脸上迎面挨了一喷子,人没死,但脸上起码镶嵌了几十颗钢珠!

    走廊处!

    子然带人冲了过来,枪口已经对准门锁!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屋内的人十分默契,根本没管挨了一枪的泽勋,而是全部扎到窗台,冲着下面就他妈开枪!

    四五个人,在二楼窗口处,拿着仿六四与五连发,枪口火舌咆哮,足足冲着楼下蹲坑的韩奎兄弟那台车,打了十几枪!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!”庄庆看着楼下蹲坑的人被压在车后已经不能露头,随即一步迈上窗台,脑子连想都没想,一步直接跳了下去!

    一直想跑的汪江和赵福,还有宏利紧随其后,从窗口上噼里噗咚的干下去,随即冲着韩奎那台面包车,继续扣动扳机!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,屋内房门被踹开,张文礼刚刚爬上窗台,而泽勋躺在地上,已经疼的昏死过去!

    “哥们,哥们,跟我没关系!”张文礼一看自己跳下去的可能已经不大了,随即宛若猴子一样半蹲在窗台上喊道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大勇一枪把子砸在张文礼脑袋上,扯脖子将他拽下窗台。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子然迈步,从窗户上直接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吗?”子然冲韩奎的汽车后面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没事儿……!”后面的人回道。

    “越往山里走,他们越jb完犊子!追他!”子然招呼一声众人,迈步继续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漂流河道旁边的小道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的人到哪儿了?”庄庆拿着电话,扯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往你那儿走了!”白涛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要死了,你什么都拿不到!子然已经来了!来了!明白吗?”庄庆扯脖子怒吼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等着吧,他们会给你打电话!”白涛扔下一句,直接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市市区,江北别墅内。

    “那边怎么说?”白涛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跟我根本不说实话,就含糊着对付!估计是等你呢!”茂名张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等我我就跟他谈谈!”白涛扶腿站起身,笑着回道:“你跟我一块去!”

    “我估计他的人也往那边走了!”茂名补充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!”白涛一笑,一边走一边说道:“今天晚上,h市的平衡就打破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上,子然带队越追越近,而此刻庄庆,赵福等人已经接近了山顶,手里枪内的子弹,眼瞅着就没了。

    折戟沉沙,似乎只差一步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下,四台suv碾压着尘土,直接冲到二楼附近!

    留在原地看车的韩奎兄弟,猛然回头望去!

    “吱嘎,吱嘎!”

    四台车眨眼间停滞!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一位中年率先下车,手里拎着一把七十年代的老款折叠式微冲,枪身斑驳,枪口泛着幽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