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834 当股份对比兄弟,怎么衡量?
    小庄听见老贺的怒骂,心里有一股莫名的变态爽点!

    几天以前,小庄以为自己行了,不用靠着白涛,也能跟子然还有老贺比划比划,但事实是什么?事实是,从豪森内部矛盾发生之后,一直显得被动的子然,总共就动了一下,但却差点没给小庄裤衩子打没了。火然??? ?文  w?ww.ranwen`org只差一步就斩他于漂流河道,而他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。如果大旗和付饶不到,他已经成为逝去的故事了……

    所以,掏出手中最后股份的小庄,此刻喘过这口气,特别希望看见老贺急,这样心里能平衡不少,得劲儿不少!

    “你骂我有啥用啊?!啊?”小庄语气清淡的问道:“我真挂电话,你不迷糊啊?”

    贺相霖听到这话,咬着牙冲小庄说道:“你他妈让白涛接电话!”

    “……白涛?他会掺和具体的事儿吗?!”小庄语气嘲讽的说道:“咱俩熟,还是咱俩谈吧!?”

    贺相霖额头青筋冒起,咬牙说道:“你有诉求,我他妈可以考虑!但你让子然接个电话,行不行?!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就不告诉你他死没死!”小庄咬着牙,掷地有声的说道:“老贺,我非常想试试你!想试试你,是不是跟我一样的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贺相霖胸口宛若要炸开了一般,一句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我刚进豪森的时候,你跟我说!在社会上混,要有人性,也要没人性!我问你,怎么衡量?你告诉我,一个槽子吃饭的是家人,要做到彼此能把后背给对方!当时我他妈觉得你说的很感人,很有义字当先,热血澎湃的感觉……刚开始我信了,但越往后,我越觉得你他妈能忽悠!你在忽悠别人给你卖命的事儿上,一向走在别人前面!”小庄磨着牙,眼睛通红的回道:“我他妈就要看看!当你自己碰到这种事儿的时候,是不是也他妈像教导我们一样,义字当先,友情亲情至上!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贺相霖攥着拳头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就不告诉你,子然死没死!!我要的不多,就要你手里百分之十的股份!!这不多吧?子然为你出生入死,连命都舍了!就即使他现在死了,你用百分之十的股份,就他妈买他一个尸体,这股份掏出去的也值吧?!”小庄说到这里停顿一下,随即脸上挂着熟悉的笑意说道:“……两天,我就等你两天!等你信昂,我的霖哥!”

    说完,小庄直接挂断电话,扭头看向旁边的白涛说道:“打完了!”

    “如果事儿成了,豪森我给你!”白涛指着小庄,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豪森人缘好,适合替你管理,对吧?哈哈!”小庄直接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白涛站起身,拍了拍小庄的肩膀回道:“小庄,厚道不意味傻,心眼多也不意味着有智慧!这有时候啊,真智慧和小聪明就只差一步!!跟我两年,我拾掇拾掇你!”

    说完,白涛,付饶,茂名,大旗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小庄一脚踹飞椅子,插手站在原地,脸色极为难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之后,车上。

    “哥,你说老贺会换吗?!”付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白涛沉吟一下,岔开话题问道:“问你个问题,当豪森内部出现矛盾,老贺明明可以请林军过来帮忙,短平快的干了小庄,直接平了内乱!但为啥他却只管林军借了钱,却死活不让林军掺和呢?”

    “护盘?”付饶想了一下,随即直接回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白涛点了点头,感叹一声说道:“小庄要造反,估计半年前老贺心里就有数了!亲手养起来的孩子,要亲手干了他,这事儿搁谁谁都寒心啊!!老贺也是人,他心里也犯嘀咕啊!好,问题来了!小庄造反,老贺肯定要整他,但怎么整是个问题!你看子然和小庄怎么干,老贺都愿意,但如果林军要掺和进来,那事儿就不一样了!借助林军的力量,短平快的整了小庄,你俩想想会出现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豪森失去平衡!”茂名直接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子然和林伟会变成第二个小庄!”付饶也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啊!林军之所以帮豪森,看的就是这俩人的面子!小庄一死,子然和林伟后面有融府支持!老贺坐在一把的位置就会很难受!”白涛干脆利索的说道:“在往下走,没有矛盾的时候,大家全是兄弟,喝酒吃肉,这都没问题!但一有矛盾,意见发生分歧的时候,那就谁瞅谁都不像人了?!一把弱,二把强,这以后还怎么干活?!人心隔肚皮,今天林伟管他叫哥,明天一飘,谁知道他会不会变成小庄?!”

    “老贺在这事儿上,考虑的没问题!亲兄弟做买卖都打架呢,把融府引进豪森,辨别他们是狼是虎的成本太高!关键时刻来一刀,老贺连疼都没地儿喊去!”茂名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就老贺这样一个人,他会不会拿股份换子然?!”白涛突然把话题绕到了起点。

    车内三人一愣,谁都没再吭声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通往h市的车上!

    “……他们让我拿百分之十的股份!”贺相霖眼睛通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子然呢?他们说了么?”出谋划策的老包快速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贺相霖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想的?”老包又问。

    贺相霖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要换??”老包的声音顿时变的严肃,满脸惊愕的冲贺相霖喊道:“你疯了??!花百分之十的股份,就买一个子然死没死的信儿?扯淡呢?!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是我兄弟!明白吗?”贺相霖咆哮着吼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百分之十的股份意味着什么吗?!你手里持股百分之五十一,剩下百分之四十九全部跑在外面!我他妈敢肯定,这四十九的股份,白涛即使没有全握在手里,起码也在百分之四十五往上!你给他百分之十的股份!豪森就他妈改名了!!”老包急促的吼道:“为了一个不知死活的子然,你值吗?!更何况,他不回来,这不见得是一件坏……!”

    “别他妈说了!”

    贺相霖彻底崩溃,满眼泪痕,话语粗暴的打断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长c融府康年办事处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林军的手机铃声响起,他接起来应了一声:“喂?”

    “军哥吗?!我有事儿要跟你说!”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林军反问。

    “见面你就知道了!”对方挺谨慎的回道。

    林军愣住。

    内蒙通往h省的国道上,林伟还在开车飞驰,而林军对他回来,一无所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