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882 神秘男子
    “哎呀……艹,艹艹艹……!”

    李英姬从山庄围墙翻出来之后,本来想往土坡下面跑,但由于精神高度紧张,再加上地形不熟,所以,他一脚踩空,直接滚了下去!

    “咕咚,咕咚!”

    几乎同时,围墙上就有两个青年追了出来。火然??? ?文  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李英姬甩着脑袋,直奔山下跑去,而后面俩人抬腿就追!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一台suv从山庄内开了出来,张世忠坐在车里冲着一个青年说道:“锅子,一会追上他,直接把人干了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锅子额头冒着细密的汗珠,咬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说话间,suv已经在山转门前的盘山路转了一圈!

    不远处,刚刚跑下来的李英姬,看见suv晃着大灯开过来以后,转身就跑!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suv车门被推开,锅子拎着枪,迈步就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沙沙……!”

    锅子走在很浅,很稀,几乎不算林子的林子里,口中吞咽着唾沫,枪口低垂。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旁边有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锅顿时转身举枪!

    “艹!别开!”一个青年惊呼。

    “那个b养的呢?”锅子一看是同伴,顿时抻着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他妈往这边跑了!”青年喘息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二人刚说到这儿,刺耳的破风声就响起,青年猛然一回头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块板砖横着拍在青年脸上,李英姬眼疾手快往他腰间一摸,直接拔出一把仿六四,随即顶在了他的后腰上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……”锅子持枪就对准了李英姬那边。

    “真他妈纳闷了,我一不能打,二不能挣钱,你说,你们这帮傻b非要整我干啥?!”李英姬扫了一眼四周,用枪逼住前方青年的后脑,张嘴喊道:“来吧,靠边站!我一急眼,真杀人哈!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张世忠车内有跑出来俩人。

    众人围着李英姬,相互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他妈的!”李英姬同样额头冒汗,他左手从后方耗住,被自己用枪逼住的青年,拽着他当挡箭牌,就蹲在了树下面。

    “谈谈呗?”李英姬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围着李英姬的众人再次对视了一眼,随即锅子手指打在扳机上,明显准备硬干!

    “嗡嗡……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不远处传来马达的震颤声,两台车几乎眨眼间就在挺在了张世忠对面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车门被推开,一个中年迈步下车!

    “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林子里,突兀间传来两声枪响!

    “我艹!”

    刚刚下车的中年顿时一愣,迈步直接跑了进去,而他车里的人,还有张世忠等人全部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林子内。

    挡在李英姬身前的青年,肩膀上挨了一枪,浑身抽搐!锅子躲在了一棵树后,枪口颤抖,口中连续咽着唾沫!而躲在树和青年后面的李英姬,低头扫了一眼肚子,咬牙冲着前面的青年说道:“……妈了个b的,你看你,多不值钱……我抓着你,他们都开枪!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,有……有能耐你别用我挡枪……!”青年咬牙切齿,结巴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!”

    脚步声泛起,中年带着四五个人,迈步冲进了林子内。

    “刷刷!”

    锅子旁边的猛然回头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谁啊?”一个小伙冲中年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b崽子!”中年骂了一句后,回手一个反抽,竟直接将小伙打的在原地转了半圈。

    “我艹!”

    另外俩人,说着就要拽刀拽枪!

    “都别动!”

    张世忠追过来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沈y市郊,某平房院内,枪击苏润的枪手,大步流星的走进了沫沫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温哥,事儿办完了吗?”沫沫看见枪手进来,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完了!”温哥点了点头,看着沫沫继续说道:“东西收拾完了吧?!咱马上走!”

    “一块走吗?”沫沫拎起较大的挎包,一边往外走,一边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就咱俩一起走,出了省在跟他们汇合!”温哥随口回了一句,伸手替沫沫拿起了另外一个包,迈步直接出了平房。

    门外,汉兰达还停在原地,但车里面的另外三人,已经不知去向。而沫沫和温哥也没有开这台办事儿用车,俩人顺着院内小门走了出去,随即牵手,小跑着往街道对面赶去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几乎与此同时,杜子腾的车带着阵阵灰尘,闪电般的冲进了大院内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杜子腾撸动枪栓,顶上子弹后,才推门下车,直奔平房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距离杜子腾不到三百米的街对面胡同内,温哥牵着沫沫来到胡同深处,随即伸手掀开了一辆破摩托上面的防雨布!

    “骑摩托出去,又快,又稳妥!遭点罪,就遭点罪吧!”温哥一边掏着钥匙,一边语速很快的安抚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坐什么都行!”沫沫捋着发梢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足一米半远的胡同拐角处,一个男子盯着二人的背影,沉默半晌后,面无表情的用双手攥紧了一根半米长,小孩手腕粗的实心铁棍!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温哥踢开摩托车脚蹬子,扭头招呼着沫沫:“你往那边让……!”

    “嘭!!”

    温哥的话还没等说完,人直接横着飞了出去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温哥的身体还没有落地之时,沫沫的侧脸直接被甩上了拳头大的血点子!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温哥满头是血,身体粗暴的砸在地上,双脚蹬了两下后,随即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沫沫浑身颤抖的站在摩托车旁,俏脸上的鲜血依然滚烫!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男子手中的实心铁棍被仍在地上!

    沫沫鼓起勇气,猛然就要回头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男子一步上前,右手从后方蒙住了沫沫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盯了你十多天……心里祈求着……咱们之间不会以这种方式见面……但你不给我,不见面的机会的啊……!”男子右手蒙着沫沫的眼睛,声音颤抖,左手拽出了闪亮的军刺!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!”沫沫娇躯顿时僵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