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884 挥手告别在十字街头
    小韩村温暖的另外一处二层木头房内。?燃文小说???? ?? ?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翟耀伸手到着茶水,皱眉不语。

    “……林军来了!”张世忠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翟耀端起茶杯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耀,今天这个局基本没漏洞!林军妥妥的得背了这个锅!”张世峰托着下巴,继续说道:“但我就不清楚,为什么苏润还要叫林军过来对峙!这事儿干的多小孩啊?!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没看明白!”翟耀喝着茶水,眯着眼睛,轻声说道:“苏润肯定是怀疑咱们了?!他现在既不会信我的话,也不会信林军的话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他要干啥呢?!”张世峰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,他是要出结果了!”翟耀思考一下说道:“他现在心里是偏向咱们的,因为咱的条件是林军给不了的!所以,他把林军叫过来对峙,其实是把难题甩给咱们……你说,一会一旦谈不妥!你会让林军走吗?!”

    “啊!!”张世峰听到这里,瞬间通透的说道:“你这么说,我就明白他为啥会叫林军来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让那个锅子准备准备!今晚争取在这儿就把事儿办妥!”翟耀放下了茶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市郊,胡同内。

    温哥被男子一铁棍砸躺在地上,生死不明!而沫沫被人从后面蒙住眼睛,全身僵硬的站在潮湿的胡同内。

    “……厕所内偶遇,递名片,加微信,全都是被设计好的……我在看守所内,是你一条条短信,陪我度过了最难熬的时光,在延市,每当我很累了,伸手拿起电话,总会看到你从微信上给我发过来的笑脸……有时候,你会跟我说,要让我听你的话,少喝点酒,别熬夜,我就问啊,自己为什么要听你的话……而你跟我说,那是一个男朋友的责任……!”男子躲在沫沫的身后,声音颤抖的咬牙说道:“……沫沫,你演的太真实了!!弄的我到现在都不知道,你曾经跟我说的那些话,那一句是真的,那一句是假的……!”

    沫沫抿着嘴唇,木然流着泪水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?!我其实是一个对爱情没什么感觉,对男女关系也很薄情的人!但你高明的演技,真的……让我陷了进来!”男子趴在沫沫的耳边,眼圈通红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沫沫,不是生活太残忍……而是我们选的圈子太残忍……有的时候,你越不想做什么,就越要面对!”

    “……恩!”沫沫轻声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……第一次,后悔选了这行……!”男子流着眼泪,闭着眼睛就挥动了左手!

    “噗嗤!噗嗤……!”

    刀锋破体的声音响起,二人宛若雕塑的矗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骗了……骗了……很多人……唯独两个人最对不起……一个是真爱我的,一个是我真爱的……!”沫沫背对着青年,后脑靠在他的胸口说道:“……别……别混了……谭华……老吴……他们那个不曾风光过……可他们都没了……今天我也没了……亲爱的,我骗了你,可不曾后悔,因……因为没认识你之前,我就在这个圈子里……但我会很遗憾……遗憾我们为什么没在圈子之外相遇……也……遗憾,为什么我们从遇见的那一刻开始……就注定了……没有好结果……!”

    男子呆愣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和他……都会找到一个好女孩的……都会的……!”沫沫的声音越来越微弱。

    胡同外,昏暗的路灯照射进来,男子拎着军刺,背对着沫沫,身影拖的老长,奔着胡同口走去。

    沫沫至始至终没有看见这个男子的面容,因为他的左手,一直蒙着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当他迈步离去,沫沫躺在摩托车旁,望着那个熟悉的背影,轻声呢喃了一句:“……所有的都是假的……都是被安排的……可……可我爱你……是真的啊……!”

    男子背影越走越远,那从脸颊上滑下泪水,滴在地上,将永远留在这潮湿,肮脏的胡同!

    沫沫说的没有错,一切已经发生的,都不该后悔,也不值得后悔,因为彼此的身份,从一开始就都无法选择。可是她会有遗憾啊,遗憾自己的假戏真做,遗憾爱了……却不能好好道别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杜子腾攥着手枪,快步从平房院内钻了出来,随后迈步就往道对面跑!

    与此同时,风衣兜里揣着军刺的男子,双手插兜,转身走出了胡同。

    杜子腾在寻找沫沫,他要亲手把二人之间的一切故事画上句号,可当他无意中看见胡同内,倒在地上浑身是血的沫沫时,却呆愣无比!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穿着风衣的男子,走在街道上,步伐很快!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杜子腾看见胡同内倒在地上的沫沫之后,本能向四周张望,双目正好锁在了风衣男子的背影上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站住!”杜子腾瞪着眼珠子冲风衣男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街道拐角处,风衣男子转身消失。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杜子腾迈着大步追了过去,随即站在街道的十字路口,看着空空荡荡,没有行人,没有车,只有昏黄路灯的街道,攥着拳头喊了一句:“是不是你!?说话!!你他妈藏着干啥!”

    街道上,回音飘荡,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他妈回来了,为什么不露个面!!啥意思啊?!还他妈让我给跪下啊?!”杜子腾眼圈通红,环视着四周一声声喊道。

    一处楼栋子内。

    风衣男子透过门缝,扫了一眼杜子腾的背影,随即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泪痕,嘴角泛起一丝微笑后,转身从后门离去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处警车声传来,直奔事发街道附近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小岩的车停在了杜子腾的身边,他降下车窗,张嘴喊道:“上车,警察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远处一台巡逻警车,就直奔小岩这边赶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