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898 我是大柱,我就是实在!
    “艹!干啥啊?!撵我走啊?”张世忠一看三人都jb快干起来了,随即直接站起身说了一声。ranw?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“这小子他妈的有点虎,连我都骂!”大柱子一看张世忠有点要急眼,所以把话往回拽了拽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你们仨是真牛b,一喝酒就变身,艹!”张世忠扫了一眼三人,随即摆手说道:“多大点事儿啊!?快,坐下吧!”

    “b养的嘴欠!”二柱子翻着白眼嘀咕了一句,随即也就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忠,有事儿啊?”小柱啃着鸡爪子,满嘴酒气的冲张世忠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张世忠沉默半晌后,点了根烟回道:“我哥出了点事儿!”

    “啥事儿啊?”大柱子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一句两句说不清楚!”张世忠没把话说的那么细。

    “艹!小忠,咱哥们啥感情就不用说了,如果没有你,我们兄弟,现在就是不要饭,那也说不定在那个工地,那个监狱干活呢!”大柱子话语十分仗义的说道:“有事儿,你吭声!”

    这孙家哥仨,也是后搬来石家庄的,但他们老家是哪儿的,也没人知道,有人说是东北的,也有人说是内蒙的,反正肯定不是河北的。他们跟张世忠关系一直杠杠滴,虽然不算是光腚娃娃,但也是十来岁的时候就在一块混,前些年,张世峰总进去的时候,小忠在外面没少受到孙家哥仨的照顾,几人的关系,也远非一般朋友可比。

    这哥仨家里也挺穷,母亲去世有几年了,父亲还有脑梗,所以,日子过的一直挺次。后来张世峰发家了以后,小忠对哥仨的恩情也没忘,这个小学校就是张世忠帮忙借的,院内那些煤,全是张世忠找关系帮忙赊出来的,让孙家哥仨先卖着,卖完在结账!

    这个规模倒腾煤,虽然发不了,但混个小康生活肯定没问题!而这个世界上,陪你喝酒的,不一定是朋友,但能让你生活,能让你赚钱的人,那一定是恩人!

    所以,孙家这哥仨,心里都挺感激张世忠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破败的平房内,四人吃着火锅,喝着白酒,一直整到半夜,张世忠也简单的把沈阳的事儿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忠,你意思我明白,放心吧,这事儿我给你办!”大柱子听完之后,直接拍着张世忠肩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哥仨,这事儿我不能找自己家的人,也不能让他们知道,我哥出事儿了!而我身边就锅子一个人,现在还伤了!”张世忠叹了口气,皱眉继续说道:“我是没办法了,才找你们的!”

    “明白,我明白!”二柱子眼珠子发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哥仨,咱的目的是让我哥回来,所以,事儿不能太过,把意思传达给他就行……!”张世忠拍着大柱子肩膀就要在嘱咐几句。

    “明白,不用说了,我都明白!”大柱子打了一个酒嗝,拍着胸口说道:“……小忠!!你柱子哥这人,最jb实在!你用心交我,我命都给你!你放心,我肯定知道怎么整他……!”

    张世忠点了点有,伸手从旁边拿过手包,随后眨了眨眼睛,直接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存折。

    “……啥jb意思!?”大柱子看着存折,打了个酒嗝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的就不说了!拿着!”张世忠拍着存折说道。

    “艹,你是不是打我脸?!”大柱子斜眼看向张世忠。

    “……一码归一码!哥们!”张世忠将存折往前推了推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大柱子极为突然,极为干脆的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,伸手指着张世忠继续问道:“我就问你,你是不是打我脸?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看你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他妈这是干啥?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大柱子三个嘴巴子抽下去,自己脸蛋子瞬间红肿,他眼珠子瞪的溜圆,梗着脖,一声不吭!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这时候二柱子拍了拍大柱子的脸蛋儿,就冲张世忠斜眼说道:“你是不是要打他脸?!!我们是臭要饭的吗?!这钱能拿吗?!……我就问你,你是不是要抽他脸!艹,你说话,我来!”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!”大柱子回头一巴掌给二柱子手掌打飞,鸡头白脸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张世忠一看自己要在坚持给钱,大柱子就有点下不来台了,万一,自己给自己抽死在这儿,那他妈就犯不上了!

    “行,哥仨!!事儿我记住了,但我不这么谢!”张世忠咬了咬牙,随后直接把存折拿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唉,这就对了!没钱,我会管你借……明白吗?小忠!”大柱子松了口气,随即直接端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南苏丹,某地,地下室内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!”

    黑暗中,于亮一声惊呼,随后从噩梦中醒来,他额头满是汗水,脑中不停闪着,那个黑人被搁脑袋,最后让狗叼走的画面!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于亮长长出了口气,随后伸出右手擦了擦脸。

    不远处,那个黑人和白人,自从于亮回来之后,就一直没有休息,他们的目光中充满着恐惧和惊慌,因为同伴出去了,却没回来,这意味着什么,两人心里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于亮咽了口唾沫,准备侧身再次躺下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白人突然用脚轻刨了一下地面。

    于亮皱眉,抬头望去。

    “刷!?”

    白人在脖子上做了个抹脖的动作,随后指了指死去那个黑人,之前坐的位置。

    于亮明白过来,他是在询问自己,那个被带走黑人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刷,刷!”

    沉默两秒后,于亮面无表情的冲白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白人虽然心里已经有了这个准备,但看见于亮承认之后,双眼中充斥着明显的绝望。

    于亮躺在地上,再次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白人靠着墙壁,足足呆坐了半个小时后,突然给自己手指咬破,咬牙撕下来旁边黑人同伴的衣领!

    黑暗中,白人在布条子上,写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后。

    大柱,二柱,小柱,抵达延市……

    p.s. :定时又没发出去!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