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903 交易进行时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北j。?燃?文小?说?  ?? w?w?w?.?r?a n?wen`org

    国有企业,华中投资公司总部外一家茶馆内。

    苏润和管鹏等了大概能有不到二十分钟,随后与苏润一个年纪相仿的青年,穿着普通的工作西服,戴着一块表带都磨亮了的皮带手表,相对刻板的小平头,一脸笑意的走进了包房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什么事儿啊,这么急?班都不让我上?!”青年看着苏润一笑,随即把普通的公文包放在桌上,熟络的与管鹏打了个招呼:“鹏叔!”

    “哎!”管鹏笑着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多日未见,我确实有点想你!”苏润站起来,假了吧唧的寒暄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怕,就怕别人想我!”青年笑着一句带过,随即也没用招呼,直接坐在了苏润旁边,并且笑吟吟的打量了他一眼,开口说道:“咱们就不用绕了,你就说吧,你想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……直接点啊?”苏润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请二十分钟假,今儿一早有例会!”青年指着手表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就简单直接点!”苏润沉吟一下,皱眉说道:“我认识一个朋友……!”

    青年手里把玩着茶杯,一言不发的听着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苏润把事儿简单的说完,随即抬头看向了青年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事儿我听过!”青年把玩着茶杯,撇嘴说道:“现在玩这事儿的,不就是南方那几小少爷吗?”

    “你消息挺灵啊!”苏润一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无意中听见的!”青年一句带过,随即笑着问道:“这事儿你不应该找我啊!”

    “那我找谁啊?”苏润顺着话茬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李明,明哥啊!他一直玩外线的,缅甸的事儿,你不知道啊?呵呵!”青年一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们是两个圈子,找人家一块弄,最后很容易搞的没有主次了!”苏润摇了摇头,随即犹豫半天,冲着青年说道:“彭少,我也不怕你知道!我弄这事儿,现在风险很大,说五五开,我都是在跟你吹!!找别人,成了还好,如果一旦折了,我咋交代啊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, 有好事儿你是不会想到我的!”彭少沉吟一下后,放下茶杯补了一句:“你刚才说的那事儿,没问题!但再往深了走,我得看情况,观望一下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也理解!”苏润知道,他想绑着彭少去跳火坑,那肯定不现实。人家需要观望,观望你从现在的劣势,是否能走到转机那点。

    再过十分钟,苏润与彭少分开,随即和管鹏一同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。

    长c,鸿运酒楼。

    林军,方圆,坐在包厢内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晚上,八点整。

    酒楼楼下,一台别克商务停滞,四个中年拎着公文包迈步下车,随即一同进入大厅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四人推门进入了林军包房。

    “冯林!”带队中年伸出手掌,笑着冲林军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坐吧!”林军坐在椅子上没动,轻微点了点头,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冯林一笑,伸手拿过公文包,从里面掏出厚厚一沓子合同,随即摆在桌面上,张嘴冲林军说道:“我有翟先生的授权,股份的事儿,我全权处理……!”

    “人呢?!”方圆插着手,直接皱眉打断。

    冯林一愣,随即点头说道:“好,那就等会谈!”

    林军拖着下巴,一声不吭的坐在原位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s家庄,过了高速收费站,往前走十公里的位置,有一处废弃的化肥厂。

    厂子院内,平整的水泥路上,停着三台私家车,车辆旁边站着十多个人,而张世忠也在其中,不过在这些人里,他岁数最小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忠,那个翟耀怎么说的?!”问话这人,名叫府刚,三十七八岁左右,是张世峰的把兄弟。

    “他说咱直接接就行,剩下的不用管了?”张世忠面色焦急的回到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他妈的!之前我就跟峰哥说过,这帮沾着红的小二代,办事儿最jb不讲究。用着你了,怎么都行,要用不着你,送礼他都嫌你脏!”另外一个中年,手里掐着电话,扭头吐了口痰后,阴着脸骂道。

    他叫大春,跟了张世峰也有个十来年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别说了, 等着吧!”府刚站在人群后面,张嘴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南苏丹,朱巴市境内,某处路上。

    大勋,周天,张小乐,大汉,世权,杜子腾,庆杰,殿臣等将近三十人,开了四台皮卡,正在静静等待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累了,你们就进车里眯一会,这还不定几点能来呢!估计得天黑!”大勋冲连夜赶来的周天等人,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不累!”天叔目光焦急,看着远方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天色逐渐黑了下来,而远方路上,却迟迟没有动静!

    众人急躁的徘徊,气氛压抑到极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s家庄,废弃的化肥厂内。

    张世忠,府刚,大春,领着十来个人,一边抽烟,一边小声交谈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土路上,一台面包车,快速奔着化肥厂开去。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军哥说了,那个钱他不要了,咱把人扔这儿,然后回去就行!”小卓冲阿哲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凭啥不要啊?不要了,这钱,你掏还是我掏啊?!”阿哲皱眉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!这是s家庄!!”小卓挺急的强调一句,随后指着后座的张世峰说道:“人家大哥在这边是有人的,你知不知道!?”

    “艹!”阿哲简单粗暴的回了一个字,随即开车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“哥,你是有身份的人,不能难为我俩这个跑腿儿的吧?”小卓回头冲着被蒙住眼睛的张世峰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张世峰一笑,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十分钟。

    汽车,开进了化肥厂院内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张世忠,府刚,大春三人,带着身后的兄弟,就奔着面包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汽车停在院门口之后,小卓舔着嘴唇推开车门,随即喊了一句:“人来了,林场的赔偿呢?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府刚面无表情的摆了摆手,随即两个小伙,拎着两个食品袋迈步上前,然后将袋子扔给了小卓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小卓将袋子拽上车,粗略扫了一眼里面的钱之后,随即用钥匙打开张世峰的手铐,张嘴说道:“走吧,回家了!”

    张世峰迈步下车,随即背对小卓摘下眼罩,活动了一下手腕,大步流星的就往自己人那方走!

    “人呢!!”

    张世忠一看自己亲哥已经走了回来,直接转身从车里拽出一把,一米多长的开山刀,随即高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院内的阴影处,根本看不清有多少人,拿着镐把子,片刀冲出来,并且整齐的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大哥, 回家了!!!”

    喊声震天,但张世峰连头都没回,迈步就上了府刚的车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!人抓完了,你还想拿点钱走!!”大春站在汽车前面,指着远处的阿哲和小卓喊道:“腿儿剁了,寄给林军,尝尝咸淡!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人群瞬间涌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