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911 融府寒冬,谁的援手?
    王琦,五十五岁,秃顶,但身体状态看着极好,人瞅着精神。燃文小?说   w w?w?.?r?anwen`org毕业于湖北财经学院(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)。按理说这个学历,在那个年代,绝对算是高级知识分子,但此人作风却相对硬朗,善饮酒,说话时声音豪爽。

    与王琦吃饭的时候,除了苏润和彭少,还有五六位同行陪同,年纪最小的也得有三十岁左右,但全是男的,没娘们。

    众人相互落座之后,就开吃开聊。

    人生中有三件事儿,挺难!

    第一件事儿是陪领导吃饭,第二件事儿是,你在陪领导吃饭的同时,还有事儿求领导,第三件事儿是,你既要陪着领导吃饭,又有事儿求他,完了你还不认识这个领导!

    很不幸,林军把这三点都占全了。他心里很急,但暂时又说不上话,所以,这饭越吃越难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将近一个多小时的饭局,进行的枯燥且乏味。闲言碎语暂且不叙,直到众人吃的差不多的时候,彭少适时的牵了一句话:“小润,苏丹那边的事儿,解决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苏润一愣过后,摇头说道:“没呢啊,挺难的!”

    王琦听到这话后,扫了二人一眼,随即一边夹菜,一边轻声说道:“小润啊,你那个事儿,我听说了!”

    “王叔!您对那边的了解,肯定不是我能比的……!”苏润立马插上一句,端起酒杯说道:“您提点提点……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王琦一笑,回头看着苏润问道:“什么矛盾啊!?”

    “那边死了一个军官,部队把这事儿弄到了我公司员工的头上。试着谈了一下,对方要的赔偿太不合理,不是不能给,是给了事儿不见得能过去……!“苏润沉吟一下,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啊!”王琦点了点头,没再接话。

    林军一看王琦的态度,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润,你是沈阳人啊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三十五六岁的男子,笑着冲苏润问了一句。他是王琦秘书,叫唐龙。

    “啊,我祖籍是山东的,但在东北出生!”苏润一愣过后,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东北人能喝酒啊,呵呵!”唐龙一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其实,东北人不是酒量好,就是敢喝!几个朋友在一块,气氛到了,多少都不杵,呵呵。”苏润先是看了一眼王琦,随即挺实在的回了一句,

    “哈哈!来,那我敬你一个!”唐龙拿起五粮液酒瓶,分别给自己和苏润倒了一杯白酒,大概得有二两半。

    “哎,好!”苏润看着满满一杯白酒,随后直接端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“我干了昂!”唐龙与苏润撞杯后,随即仰脖直接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苏润扫了一眼唐龙,同样没有停顿,举杯就干。

    但这一杯酒下肚,苏润还没等调整,唐龙就拿着酒瓶子,一边往双方杯里续白酒,一边笑着说道:“小润,咱们难得见一面……哈哈,这以后,我在沈阳那边,有工作上的问题,就只能找你了……!”

    双方酒杯再次被倒满。

    王琦脸上挂着微笑也没阻拦,彭少手指轻敲着桌面,略微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行,不敢说事事成,但事事一定尽力!”苏润咽了口唾沫,举杯再干。

    两杯酒下肚,这就是半斤多了,再加上苏润刚才吃饭时喝的,那他此刻起码得整进去八两多了。而林军知道,苏润酒量很一般,因为他大多数的时候,都不是喝酒的角色。在沈阳基本都是别人求他办事儿,在外地,他同样是座上宾!

    但生活就是这样,任何人都不可能一直当主角,而再牛b的背景,遇到事儿,也可能随时变成背影……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苏润把酒杯放下之后,人就明显被酒精顶的有点飘。但他还没等坐下,唐龙身边的另外一人,就直接端起酒杯,站起身说道:“小润啊,以后咱们在工作上,免不了要多交流……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酒杯再次被倒满,又是二两半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林军站起来,左手扶了一下苏润,右手拿着酒杯,笑着冲站起来这人说道:“……呵呵,领导,小润这身体挺一般,你让他歇歇,我陪你喝一个!”

    对方男子一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小林,咱们点到为止,没事儿的!”唐龙坐在椅子上,扭头看着苏润问道:“要不,少来点吧,别喝了!“

    林军皱眉看向苏润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没事儿,呵呵!”苏润伸手拍了拍林军的后背,随即身体打晃的一边倒酒,一边说:“刚才我就说了, 这个东北人啊,他不是能喝酒,而是敢喝酒!其实啊,我就半斤的量,但今儿确实高兴,喝进医院我都认了。我就不信,我还能喝死在桌上,呵呵,来吧!”

    说完,苏润直接端起酒杯,冲着对方的男子说道:“来,我敬你,干了昂!”

    对方一愣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苏润拿着酒杯停顿一下,随即皱着眉头,直接硬喝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酒杯摆在桌上,苏润根本没停顿,手掌已经有些哆嗦的冲服务员喊道:“来,再给我启两瓶!”

    王琦听到这话,皱了皱眉头,随后沉吟一下插了一句:“小润!事儿不行,就别硬来!太着急了,适得其反!我建议你啊,先从南苏丹那边撤出来,咱们缓一缓!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事儿就死了!

    王琦很明显是不想帮这个忙,所以,唐龙他们才拿酒说事儿,想给苏润挡回去。但万万没想到,这个所谓的“二代”,一副要玩命的架势,所以,再不把话说清楚,他可能得喝死在这儿。

    而林军此刻看着苏润,心里确实被整感动了!

    你别管苏润的目的是什么,但这一斤多白酒,还有桌面上的难堪,确确实实的让苏润全盘接收了!

    说句难听的,苏润如果不求王琦办这事儿,他唐龙算个jb啊?你一个国企秘书,我跟你喝什么啊?跟你交流啥啊?!

    但话已至此,苏润还是没死心的回了一句:“我还想试试,试试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沈y某公墓墓地内。

    一座新坟的墓碑上,挂着沫沫的照片,而从市局给她尸体认领回来的那个人,穿着一身黑衣,右臂带着白花,静静矗立在墓碑前,声音清冷的冲翟耀问道:“……我想知道,为什么沫沫已经露了,你还让她去找杜子腾?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