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914 老金,老金,你究竟是个啥样人?
    酒吧门口。?  ?燃文小说  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林军和苏润分开之后,准备单独离去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远处那台一直没有熄火的轿车停在路边,车内司机降下车窗喊了一句:“林先生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林军本能回头,皱眉看了过去,随即愣住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司机迈步下车,林军坐在了车内后座,王琦插手看着他,点头说了一句:“你很有办法啊,这几天苏润找了不少关系,在我这儿说了话。”

    林军一听这话,心脏扑通扑通的的跳了起来,他知道事情出现了转机。

    “……死一个军官的事儿,对私企来说,不是什么麻烦事儿,但对于我来说,这事儿问一句都是多嘴,你明白吗?”王琦皱眉冲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王总!就是用您公司一个名儿!事儿成了,我感激不尽,事儿不成,去的人转身就走,您公司对他们,就是临时聘用!”林军思考一下,立马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岁数大了,就怕麻烦!”王琦感叹一句,随即沉吟一下冲林军说道:“你先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林军这回没有多说,伸手就要推开车门。

    王琦看着林军,突然问了一句:“小林啊,老金和你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一愣。

    王琦一看林军一脸迷茫,心里也挺不解,因为林军的表现,明显是不认识这个金政委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事儿我求了不少朋友,都谁说话了,我还没挨个道谢!”林军大脑急速运转,只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王琦一笑,指着林军说道:“行,你先走吧!”

    “哎,好!”林军点头后,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这边林军一走,那个之前下车的司机,就把王栋从酒吧内叫了出来,林军扫了他一眼,迈步就回到了自己车上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林军坐在正驾驶内,直接拨通了苏润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……事儿有转机了!”电话接通后,林军冲苏润说道:“他碰见我了,但事儿没说死,你主动联系他一下?”

    “那个关系起作用了?”苏润愣了半天,有点疑惑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是这样想的!这事儿他要不想答应,那你找谁都没用!”林军摇头回道:“这事儿说不定他心里早都有数了,任何事儿,你求他,他就给你办,那不值钱啊!拖两天,你才能记住这是多大的人情!”

    “行,我心里有数了!”苏润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一早。

    苏润终于再次主动约上了王琦,并且还是彭少作陪,三人趁着中午午休的功夫,吃了顿饭。

    匆忙的午餐,总共进行了不到二十分钟,而临近结尾的时候,王琦轻声说了一句:“你那个事儿,我帮你试试!具体的细节,你和小彭谈!”

    “王叔,再造之恩啊!”苏润双手合十,连连点头作揖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丫别光嘴上说,心里,心里一定要记住!”彭少指了指苏润的胸口,笑着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给这四个字纹后背上!”苏润毫不犹豫的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彭少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饭局结束后,苏润给林军发了个短信,上面就一个字:“妥!”

    当天中午,林军没有休息,而是订了机票,直接奔着南苏丹返回。

    晚上临下班之前,王琦抽空给金政委回了一个电话,二人大概聊了能有五六分钟,但说的话基本都是扯闲篇,直到双方临挂断之时,王琦才随意的提了一句:“昨晚,我见到那个林军了,聊了一会!”

    “那就谢了呗!”金政委直到王琦的意思,所以张嘴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挺纳闷啊!”王琦笑呵呵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纳闷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学习雷锋精神,已经深入骨髓了!这个小林,似乎跟你不太熟啊?!”王琦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金政委一笑,直接说道:“我欠你个人情!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我知道,不用你说,行了,你忙吧!”王琦没有深问,而是寒暄两句,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都是王琦在打电话,主要打给这两天帮着苏润说话的人,因为既然事儿已经答应了,那必要的人情,就一定要撒出去!而且这个打电话的顺序,直接就能看出来,谁在这件事儿里起的作用比较大。

    王琦昨晚见完林军之后,为什么没有当场就答应他呢!?

    因为他得告诉苏润,我能答应你,主要是看你的面子,你那一斤多白酒,没白喝!

    所以由此可以看出,王琦在这件事儿上,心里早都有数了,并且已经做出决定!但这个钻营了一辈子的人,太知道,我什么时候松口,你能记住我,能对我抱有最大程度的感激之情!

    所以,在这件事儿里,苏润的作用,绝对占主导地位,而金政委等人的关系,既是雪中送炭,也是锦上添花!但这并不是说,他们的地位,在王琦心里比苏润差,而是他们没有苏润在这件事儿里用的劲儿大!毕竟金政委只是打了个电话,连面都没露,而苏润却差点没喝死。

    可即使这样,林军心里也够懵b了,因为他从下了飞机之后,就一直问周围的关系,有没有人认识一个姓金的boss,但不管是刘润泽,还是延市,长c的一些关系,全部都不认识这个人,甚至他们都不知道林军在北j出了这件事儿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艹你大爷的!!我现在人缘好到这种程度吗?!帮完忙,连个谢谢的机会都不给我?”林军下了飞机之后,拿着手机,十分不解的骂道:“老金?!这个老金到底是他妈谁啊?!”

    心里怀揣着小疑惑,林军夹着裤裆上了车, 直奔朱巴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后。

    朱巴境内,华中投资公司,持股过半的一个医药公司外,朱巴当地政府驻军,开了三台军用皮卡,直接停在了门外,随即一名军官带队进入大院。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,部队怎么来的,怎么走了!

    几乎与此同时,姜东城的电话打到了翟耀手机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们躲在了一个医药公司?!那驻军怎么不抓人呢?”翟耀不可思议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医院公司是华中控股的!”姜东城皱眉说道:“人家公司领导张嘴就说,查人没事儿,但重要地点,你们驻军要进,也不是不可以,但必须要有朱巴政府的最高领导机构,军队最高的领导机构的批文,还要有中方驻朱巴的政府机关进行监督,因为医药产业涉及到生产机密……你们说查就查,技术泄露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艹他妈的!!就抓两个人,你问他,用不用给奥.巴马请来!??”翟耀顿时破口大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