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917 纠纷
    s家庄,百慕酒店办公室内。燃?文小说  ??? w 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张世峰,府刚,大春等人正在聊天时,张世忠自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上浴池招待谁去了?!”张世峰坐在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不认识,外地过来了几个朋友!”张世忠给府刚和大春,分别点了根烟后,随口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张世峰听到这话,沉吟两秒后继续问道:“……放火那三人,你找谁干的?”

    “外地的,人都安排完了。”张世忠停顿一下,含糊其辞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不是大柱他们?”张世峰根本不信,非常直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!”张世忠坐在椅子上,摆手说道:“真是外地几个朋友!”

    张世峰听到这话,扫了他一眼说道:“你少跟大柱子他们哥仨联系,他们做事儿没深没浅,瞎jb整,连累你!”

    “哎呀,不能!”张世忠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长c那边过来俩人,你找地儿安排一下!具体的事儿,大春都谈完了,你的任务,就是花钱.给钱!”张世峰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哥,你研究出路子了?!”张世忠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从回来以后,翟耀就一直等着咱这边的动静!”张世峰皱眉说道:“先跑跑试试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张世忠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你先去吧!”张世峰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走了……!”张世忠冲众人打了个招呼,随即就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张世峰拿起茶杯喝了一口,随后冲大春说道:“……他肯定是找大柱他们放的火!这三人,不太靠谱,小忠跟他们关系有太近,有些话说不清楚!你去找他们谈谈!”

    “行!”大春干脆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后。

    朱巴,中资背景的医院里。

    林军打着营养药,迷迷糊糊的醒来之后,一看不少人都在屋里,站在床边聊天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他妈的,在这儿默哀呢?”林军一边费力的扶床坐起,一边冲众人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吓我一跳!”张小乐回身骂道。

    “艹,怎么还倒了呢?!我躺这儿多长时间了?”林军眼神有点呆滞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一天多!”方圆站在床边,冲着杜子腾说道:“下去,给他整点吃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哎呀,这一觉睡的太踏实了!”林军感叹一句,随即扭头看着众人说道:“苏润给我打电话了吗?”

    “打了,问你啥时候回去!”张小乐递给林军一小瓶牛奶,随即说道:“饭等一会吃,先喝点牛奶!”

    林军接过牛奶,随即一边喝,一边皱眉回道:“这边的事儿暂时整完了,苏润肯定是要回去找我商量商量……订机票吧!”

    “艹,再着急还差这一两天了?!”方圆呵斥了一句:“你先歇着吧,我跟苏润在电话里说了你的情况,他在北j还没走呢!”

    “……一会我给苏润打个电话,看看再说吧!”林军还是有点惦记家里的事儿,他坐在床上调整了一下,随即摆手说道:“我去上趟厕所,一会回来再说!”

    “能行吗?!你瞅你栽栽歪歪的,别一脑袋扎坑里!”周天看着林军笑骂了一句,随即伸手扶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真是要完犊子了,走道脚都飘了!”林军扶着天叔,停顿的歇了一下后,就与周天一同奔厕所走去,众人也没有跟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分钟后。

    厕所内,林军站在坑里撒尿,天叔在外面抽着烟,眯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说?”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咱不能老让翟耀他们这么整,得回头削他啊!”周天抽着烟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想好路子了?”林军龇牙一笑,张嘴就问:“说说,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先干你的,回头叔送你一份大礼!”周天掐灭烟头,皱眉继续补充道:“想了挺长时间,有点思路了!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心里高兴,拍着天叔的肩膀说道:“万合需要一百个我天叔啊!!”

    “别jb扯犊子了,你洗手了吗?!就往我肩膀上摸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林军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北,长c。

    融府康年二店的施工现场附近,一辆载着建筑材料的卡车,开进了凹凸不平的土路内,随即奔着工地赶去。

    卡车前行一百米左右,路中间出现了两张破木头桌子,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艹,谁搬家呢?!桌子怎么还往道中间放呢?!”司机减速停了车,随即冲副驾驶的同伴说道:“你下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这块的人真特么没素质!”同伴骂了一句,随即戴着手套,推门就跳了下去,并且走到那两张桌子边上喊道:“有人吗?这谁家的桌子啊?挪挪呗?”

    二把司机足足喊了三四声,周围也无人应答,随即司机没办法,只能自己动手要把桌子挪开!

    “哎,你干他妈啥呢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旁边一个破二楼里,走出来两个中年,领头一人光头,这三月末挺冷的天儿,他就穿了一个半袖,个子也不高,身材中等,但长的挺凶,大蒜头鼻子,满脸横肉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们,你家的桌子啊?!咱挪挪呗,我车过不去啊!”司机挺客气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挪个jb啊?!”中年皱眉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你咋骂人呢?”

    “骂你咋地啊?!”中年站在二楼门前,皱眉继续骂道:“你们他妈的一天天得二三十台车在这儿过,全他妈超载,你看给我家门前这地掏的,全是大坑!!”

    “不是哥们,我们施工是政府允许的啊!而且施工完了以后,这道儿不用你说,我们公司也肯定修啊!这都是跟政府协商好的,我们免费出钱啊!”司机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忽悠谁呢?!你们干完活儿跑了,我找谁去啊?”中年摆手骂道:“去去去,滚jb犊子,你们爱从哪儿进,从哪儿进!反正别再我门前走,整急眼,收拾你!”

    “哥们,你讲点理!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,你一个司机,我跟你讲个jb理!”中年烦躁的骂道:“桌子我就放这儿,我他妈看谁敢给我挪开!”

    说完,中年身后的人,拿着菜刀,一下直接砍在桌面上,随即俩人牛逼哄哄的转身走了回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