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919 走走道儿,喝喝酒儿
    晚上,九点,长c某ktv内。燃文小说?   w w?w?.?r?a?n?w?e?n `org

    佟志刚和杨哥等十来个人,找了一群姑娘,正在醉生梦死的喝着,屋内烟雾缭绕,灯红酒绿,一片浮华奢靡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来,老牛,你过来!”老杨趴在一个中年耳边叫了一句,随即率先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屋外面的厕所内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拿多少来啊?!”老杨一边撒尿,一边打着酒嗝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你说那个数啊!”牛姓中年停顿一下,随即挺不放心的问道:“艹,他办事儿准成吗?!别我给他顶上,钱没了,事儿也没成!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就放心吧!我跟他关系不一般!你要私下给,他不一定能要,但你通过我,肯定没事儿!”老杨龇着牙,有些得意的问了一句:“你知道,我去年剩的那一批防火板货底子哪儿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给融府工地了?”老牛满眼惊愕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老杨一笑,拍着牛先生的肩膀说道:“你听我的没错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他妈那些防火板不是质量有点问题吗?”牛先生不可思议的问道:“他能给收了?”

    “就一点小毛病,不影响大局!再说了,有问题咋了?!谁还给墙砸开挨个检查啊!”杨哥振振有词的说完,伸手拍着牛先生的后背在招呼道:“走吧,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融府工地内的车队队长大兴,开始带队工作,但由于佟志刚出门喝酒,一忙活就给忘了把李英姬和张光伟的交代,嘱咐给夜班车队。

    晚上,九点半左右。

    方文旭醉醺醺的和一帮朋友,开车返回融府工地旁边的二楼,但他们刚一下车,方文旭皱着眉头,指着壕沟里的两个桌子就开骂:“艹你妈的!谁给我桌子挪开了?!”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完全不知道情况的融府车队,有三台卡车,顺着土路开了进来!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方文旭直接皱眉回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艹!”

    方文旭旁边的一个中年,直接从桌子上抓起菜刀,就要拦下卡车。

    “先别整他!”方文旭伸手拦了一下,随即掏出电话,走到二楼侧面印有硕大拆字的墙角下,就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跟他打招呼了,他们没扯我!”方文旭粗声粗气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车还从哪儿过吗?”对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呼呼走呢,艹他妈的,他太不拿我当腕了……!”方文旭有点喝懵b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怎么整!”电话对面的人沉吟一下,随即张嘴嘱咐道:“你这样,我一会让几个朋友过去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融府两台送货的卡车,从土路口进入,直奔方文旭家二楼这边赶来。

    “刷刷刷!”

    二楼门口,起码六七把手电一同打开,将光芒射进了卡车驾驶室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“泚!”

    一声极为刺耳的出气声过后,卡车缓慢的停了下来!

    “……艹,干啥呢?!拿手电往车里晃什么玩应?!撞死你算他妈谁的!”司机从车窗内探出脑袋,十分生气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话音落,方文旭领着十多个人,迈步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来,艹你妈,下车!”方文旭勾着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啊?”司机一看这么多人,顿时有点蒙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下来!”方文旭背手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你听不懂话啊!”

    “下来!”

    两三个人踩着卡车车梯子,指着车内的司机骂道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你们别往上爬,我下去!”司机一看,对伙的人已经把车围住,随即推开车门,就跳下了驾驶室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方文旭右手直接掐住司机的脖子,随即歪脖指着壕沟里的两张桌子问道:“艹你妈!!谁让你们把桌子挪开的?!”

    “你好好说话,谁挪你桌子了!”司机脾气明显也不太好,不算怵场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你妈!不是你挪的,还是风刮的啊?”方文旭稍微有点不讲理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道儿上也不是就过我一台车!你把桌子放路中央,谁看见,不给它挪走啊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方文旭一个大嘴巴子抽过去,挺不乐意的骂道:“犟嘴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……!”司机被抽的一个趔趄,咬牙就要还手。

    “噗咚,噗咚……!”

    十来个人一拥而上,直接将司机按在了车门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要干啥啊!?还他妈要动手咋地?!”司机梗着脖子回道。

    “打你干啥?!打你不他妈犯法吗?!”方文旭指着壕沟说道:“桌子怎么给我挪下去的,就怎么给我挪上来!不过分吧!”

    司机眯眼看着他,咬了咬牙后,就一把推开了众人,随后奔着壕沟赶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方文旭看着司机的背影,龇着大黄牙一笑。

    数十秒之后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刚刚进入壕沟搬桌子的司机,顿时发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正在ktv里醉生梦死的佟志刚,被老牛叫到卫生间,二人搂脖子抱腰的关上门,随即牛先生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,动作轻巧的塞进了佟志刚的裤兜里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!”佟志刚打着酒嗝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刚!!千万别多想,啥意思都没有!”牛先生拍着佟志刚的胸口,随便找了个理由说道:“我听老杨说了,你媳妇快要过生日了,这是我一点心意,你无论如何都得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别扯淡,牛哥!赶紧拿回去!”佟志刚伸手就要掏出兜里的银行卡还给牛先生。

    “艹,你见不见外啊!?”牛先生一脸不乐意的回道:“多少钱的事儿啊?至于嘛?小刚?!”

    “这钱……!”佟志刚嘴上拒绝,但手掌攥着兜里的银行卡,却迟迟的做出想掏,却被牛先生拦住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老弟!不管你牛哥的买卖,干的多小,那它也是咱自己的东西!”牛先生拍着佟志刚的肩膀继续说道:“你咋说也是给别人干活……论经济老哥可能比你宽裕点……咱俩慢慢处,千万别把事儿整假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看你……!”佟志刚指着牛先生感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佟志刚手里的电话响起,他冲着牛哥摆了摆手,随即接起电话问道:“咋了?!”

    “刚哥!工地出事儿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啊?”佟志刚一愣。

    “在方文旭家门口,咱一个司机触电了……!”小汪喘着粗气,上气不接下气的回道:“方文旭说了!融府不拿五十万给他,那就别想从他家门前走!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”佟志刚咬着牙,恶狠狠的骂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