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945 存活与时间
    “应该没事儿吧?我走的时候,特意让司机绕了两圈,他们即使有人盯着,也肯定全甩了!而且,我家里人都是分批走的,他们应该想不到,我们直接就要离开朱巴吧?”老孔皱眉反问了一句。?ranwe?n? w?w?w?.?r?a?n?w?en`org

    “跟他们这帮人打交道,还是小心着点好!这样,你也别慌,我马上带队过去,你在哪儿?”于亮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哪有名儿啊?!早都整的乱套了,你这样,我给你发坐标吧!”老孔张嘴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于亮快速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说完,二人就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朱巴市区,医药公司仓库区内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博,小博!”于亮挂断电话后扯脖子就冲走廊里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咋了?!”小博蹲在厕所内,手里拿着厚厚的小说,抬头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叫勋哥,汉哥,南征,波.波……马上去楼下!”于亮语气急促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小博一听于亮的声音焦急,随即非常简单的擦了一下屁.股,转身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于亮拿着用纸抄下来的坐标,随即从休息室的楼内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咋了?!”大汉穿着迷彩服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孔不太懂这里面的事儿!他做出决定之后,就让家里人分散着走了……这么整太不把握了!咱最好马上赶过去!”于亮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地址有吗?!”大勋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坐标!”于亮把纸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博,殿臣,我们先走,你俩往车里装人,收拾完之后,开足马力撵上我们!”大勋接过纸张迅速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南征和波.波二话没说,迈步就率先上了suv,随后直接波.波说道:“汉哥,你开车,咱们先跑!”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大汉钻进驾驶室,载着南征,**,还有于亮和大勋率先启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s家庄。

    张世忠一直当看客,坐了起码得有半个多小时,而他也一直注意着那个“恺哥”的一举一动,直到他发现,地位相对较高的人都上去说完话了以后,张世忠才倒了满满一杯名为“性.高.潮”的鸡尾酒,迈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,丁哥!”张世忠走过去之后,没有先跟那个恺哥说话,而是与本地的一把儿子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那个丁大少回头看向了张世忠,随即咧嘴一笑:“哎呦,你来了啊?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恩,刚过来没多一会!”张世忠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才过来呢!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们都聊着呢,呵呵!”张世忠端着酒说道。

    “恺!我给你介绍一下哈!这是我特别好一朋友的亲弟弟,我和他哥的感情,回头咱私下细说,哈哈!”丁大少一笑,随即拍着张世忠的肩膀说道:“快点,敬恺哥一杯酒!”

    “恺哥,欢迎来到s家庄,我这个人嘴笨,也不太会说话。这样,如果有事儿您让丁哥招呼一声,我肯定全力以赴!”张世忠端着酒杯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我有事儿,还得通过丁儿找你呢?”恺哥翘着二郎腿,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,没有丁哥,我能在这儿吗?!”张世忠咧嘴一笑,非常知道自己应该先给谁面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丁儿,你这个朋友立场很坚定啊!”恺哥一笑,随即端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“我都跟你说了,我跟他哥,那是纯纯的战斗友谊!打不散的。”丁大少很开心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您随意昂,恺哥!”张世忠与他撞了一下杯,随即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恺哥虽然只轻抿一口,但这也算给足了张世忠面子,因为他从进来,接待敬酒的无数,但能让他自己举杯陪着喝一口的,却是寥寥无几,当然这并不是恺哥给张世忠面子,而是给那个丁大少的!

    但此件事儿也可以看出来,张氏兄弟在s家庄的能量,绝对是凌驾与其它团伙之上很多的,因为能让丁大少连续介绍了两次张世忠,这就不是一般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来,拿个凳让小忠坐下来!”丁大少指着旁边一个小位置,随即冲服务员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谢谢丁哥提拔呗!”张世忠顿时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别扯淡,坐吧!“

    “哎!”张世忠应了一声,随后从服务员手里接过凳子,就坐在了丁大少指的那个小位置内,并且扫了两眼手机微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朱巴境内,朱治国家里。

    老孔坐在沙发上,回想起刚才于亮说过的话,越想心里越不踏实,所以,不停的低头抽着烟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!”朱治国轻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朱,你家有这个吗?”老孔比划出了一个手枪的手势。

    老朱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刚才那个于亮跟我说,对面那帮人有两下子,呵呵!”老孔脸色挺难看的一笑,也算是掩饰自己内心确实有点惧怕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来,你跟我上来!”朱治国思考了一下,随即叫了老孔一声。

    “哎,好!”老孔掐灭烟头,迈步就跟朱治国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二人眨眼间来到二层,随即朱治国在楼梯边上,踩着一个一米多高的柜子,伸手推了一下天花板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,天花板往上一翘后,露出一个缝隙,而朱治国伸手拽了一下,只听哗啦啦一阵声响泛起,随即一组折叠起来的简易梯子就落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俩干什么啊?!”

    老孔媳妇从卧室里走了出来,随即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拿点东西!”老孔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话音落,朱治国和老孔顺着梯子爬上了阁楼,而阁楼内部储藏了不少好东西,有艺术品,也有不算珍贵,但也不便宜的古董,还有两个一米见方的保险柜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金库啊?”老孔笑着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来这边,公司规定一人只允许有一张银行卡!我这也是没办法,唉!”朱治国轻声回了一句:“你等等,我拿东西!”

    “老朱,要不你先走吧,我在你家呆一会!”老孔一看朱治国都把自己领到这相当于命根子的地方了,心里觉得不好意思,因为他给老朱带来了一定麻烦。

    “别扯淡了……净说些没用的!”老朱骂了一句,跪在狭窄的阁楼上就要里面爬。

    此刻,楼下。

    三个人影,从老朱居住的二楼门前散开。

    大厅内,老孔的亲弟弟正在看着电视,而老孔的小舅子在没有下水道的卫生间里拉屎,小舅子媳妇,还有老孔媳妇全部都在二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01,怎么搞?”一个声音在对讲系统响起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靳辉撸动一下手枪,张嘴直接回道:“按计划来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话音落。

    一个青年直接从窗户外面,用双膝撞碎玻璃,身体宛若炮弹一般射进大厅。

    “刷!“

    老孔的亲弟弟猛然回头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一声枪响,血雾在老孔亲弟弟的头上暴起!

    “啪嗒”

    青年右手持枪,双脚问问的站在了原地,玻璃岔子噼里啪啦的从身上落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荒无人烟的路上,大汉驾驶着皮卡,风驰电掣的本着朱治国家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ps:还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