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948 惨案面前,谁人对错?
    爆炸过后,烟尘中夹杂无数碎物从半空中拍下,紧跟着灰尘宛若眼圈一样拔地而起,缓缓扩散。?燃文小说???? ?? ?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于亮,小博等人见爆炸声止后,一股脑的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南征一肘打飞身后的护板,随即满身灰尘,使劲儿甩了甩脑袋喊道:“有事儿吗!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没事儿!”大勋咬牙回道。

    “用手摸一摸!”南征再次招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真没事儿……!”大勋一边用手摸着身体,一边还认为自己啥事儿都没有的说道。

    **一抬头就看见了大勋脚脖上有伤,但由于刚才大勋精神高度紧张,虽然在原地站了也就不足五分钟,但其实一动不敢动的腿早都麻了,所以,他往下迈步的时候,速度肯定是慢了一拍儿!

    “哗啦!”**伸手撕开大勋的裤腿子,随即扫了一眼伤口后回道;“碎片打的,别站起来了,抬回去!!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事儿,没事儿,我能站起来!”大勋此刻还没有感觉到疼痛,双耳轰鸣,所以声音极大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殿臣等人迈步上前,抬着大勋直接奔着车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清一下!”**冲南征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走!”南征点头随即与**一前一后,步伐小心的进入了已经被炸开的二楼门口。

    于亮站在大勋身边,目光无比阴沉的点了根烟,随即递到了勋哥嘴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,于亮团队进入大厅,屋内老孔弟弟,还有小舅子的尸体依旧摆在原位,众人看到这个情景脑袋翁的一声,随即赶往二楼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于亮一马当先速度极快的窜到了二楼,他人还没等到,就站在楼梯口冲二楼大厅扫了一眼,当他看见老孔原本松了一口气,可再瞅屋内的惨案,心瞬间揪了气来!

    朱治国宛若傻了一样的坐在地上,后背靠着墙壁,双眼宛若痴呆一样。

    老孔双臂死死抱着衣衫凌乱的媳妇,她身体上流出的鲜血,几乎染红了老孔半面身子。老孔摊坐在地上,脑袋磕着媳妇的额头,声带宛若彻底失灵了一般!你只能看见他无比痛苦的表情,和一个人生走过半程,似乎已经忘了怎么哭的一个中年男人的泪水。

    于亮众人站在楼梯上看着屋内的景象,收住了脚步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呕……呕……!”

    墙边的朱治国突然有了生理反应,扭头干呕了两下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老孔猛然暴起,疯了一样的冲着朱治国冲去,并且抡起拳头,就噼里啪啦的冲着朱治国脸上砸去!

    刚开始朱治国不还手,只抬起胳膊阻挡,但老孔宛若真想杀了朱治国一样,等着眼珠子,死死掐着朱治国的脖子!

    “咣!!!”

    朱治国急了,抬腿一脚踹飞老孔,随后瞪着眼珠子咆哮的喊道:“怨我吗!?啊???!”

    “就他妈你怕死,你不让我下来!!”老孔嘴角抽动,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是成年人吗?啊?!我救了你,明白吗?老孔!”朱治国死死抓着老孔的脖子,非常直接吼道:“你他妈要真想下来,那是我能拦住的吗?!啊?我能拦住你吗?!你和我都他妈明白,他们肯定会死!你和我下去,没有任何意义!!作为朋友,我他妈够意思了,不是吗?!我小儿子才五岁……你让我他妈的跟你死在这儿,凭什么?啊?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老孔……!”于亮迈步走过来,伸手拍着老孔肩膀就要说话。

    “嘭,嘭嘭!”

    老孔回头就是三拳!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于亮措手不及,被打的靠在了墙壁上,嘴角流出了鲜血!

    “艹你妈,都怨你!就怨你们!非得要买我的公司!”老孔此刻的精神状态绝对有点失常了,他看于亮的那个怨恨眼神,真的就好像想整死于亮一样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一个站在于亮身边的青年,伸手拦了一下老孔!

    “艹你妈!”老孔一拳就奔着这个青年打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青年伸手一挡,随即直接掏出了军刺骂道:“你他妈的……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于亮伸手拦了一下青年,随即冲老孔说道:“你给我打电话之前,有无数次机会,可以不卖公司,退出这件事儿!对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老孔咬牙留着眼泪,转身背对着众人,浑身抽搐。

    “帮忙清理一下!”于亮没在跟老孔说话,而是冲着自己人招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众人沉默着四散而去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后悔药,此刻的老孔一定会用全部身价去买它!

    哪怕时间只倒流十几个小时之前!让老孔在面临一次选择,那他绝对不会抱有侥幸心里,也绝对不会一切秉承着“向钱看”的原则!!

    可人就这样啊!!

    如果当一场灾难,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几率会发生,那这时候大部分的人,也不愿意放弃现在拥有的转身就走,而是会站在原地,去贪婪的选择那仅仅只有百分只一的侥幸!

    躲在阁楼里,亲耳听见亲人的呼救,却无能为力,这种场景,可能将终生印在老孔的脑子里,而且会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咒骂他,是个懦夫,因为他没有下去,因为……死的是他最亲的人……

    这种咒骂是个人都知道,它只是来自于道德层面的一种抨击,并不理智,并不理性,但却终身难以摆脱!

    人这一辈子,欠多少钱,都能有还清的那一天,但良心欠了东西,怎么弥补!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众人在帮着老孔处理后事儿的时候,二楼发出一声足以感染其他的人悲鸣!

    “……听你的好了……回家好了……!”老孔抱着媳妇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于亮站在二楼门口,一边抽烟,一边面无表情的冲着远处望去!

    “哥,一个手机,沙发上找到的!”小博走过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快点弄!”于亮接过手机,声音清冷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个小时之后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翟耀手机响起,他走到窗口:“喂?”

    “靳辉这个疯子,给人一家全干死了……!”姜东城无语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