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951 孙家雀圣
    晚上,六点多钟左右,张世忠开车来到了某公司门前进行等待。??? ? 火然?文 ?? w?w?w?.?r?a?n?w?e?n`org大概十几分钟过后,他的小女朋友双肩背着皮质的背包,风风火火的走过来,拽门就坐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不跟你说晚上有饭局吗?!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?”张世忠看着他女朋友穿的背带裤,白色运动鞋,顿时有点无语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跟游手好闲的您不太一样,我已经穿了一天制服,干了一天活儿了?!到晚上您还不让我歇歇啊?”女朋友顿时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这个场合不是不一样吗?”张世忠弱弱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,那我不给你丢人了,老子不去了。”女朋友背着小包,转身就要下车。

    “哎哎,别耍了,行行行,就这样吧!”

    “那你亲我一口,说你错了!”女朋友斜眼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!”张世忠脑袋疼的犹豫一下,随即只能照做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,走吧,走吧,我都饿了!”女朋友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张世忠说着就启动汽车,随即一边往吃饭地点开,一边张嘴嘱咐道:“小诺,一会你去了,尽量少说话!这种场合,不像你们同学聚会,啥缺心眼,就说啥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给我滚,吃顿饭,净屁事儿!”女朋友低头补着淡妆回道:“我就弄不明白了,你说,你们这帮人也真是有忍耐力,明明这种饭局会让你不开心,那为啥还要去呢?!”

    “一个男人,如果面对一件自己不开心的事儿,但还能认真的把他做完,那说明他成熟了!”张世忠傲然回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?!你是男人吗?切,我一直以为咱俩是处姐们呢……!”小诺笑眯眯的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是不是又没拿鞭子抽你了!?”张世忠刮了一下小女友的鼻子,随即笑呵呵的踩着油门,就奔往目的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某麻将馆内,灯光昏暗,烟雾缭绕。

    如果说岁月是一把杀猪刀,那他妈的打麻将就是一把立刻见效的剔骨刀!如果你此刻有幸站在小柱旁边,那你会深深的感叹一句,这个麻将桌上是最他妈容易出新闻和奇迹的!

    小柱已经在这个麻将馆力,奋战了五十多个小时,并且一眼儿都没合。他此刻脸色蜡黄的特像一张大饼子,头发呼呼往外冒油,而他的这个嘴,在五十多个小时里,起码干进去将近一条烟,几乎烟都不离手,一根接一根的点。

    就这个抽法,再加上不睡觉,并且逮着啥吃啥的状态!小柱现在一张嘴,哎呀,那个气味……要说是粪坑,绝对是有点埋汰他,但起码得是一个六十年没刷过的下水道!!

    没别的,就是尿性,就是不回家,就是咔咔干!

    要不说,这合格的赌棍,必须得有一个能杀孩子的强大内心,要不根本经不起折腾。你看小柱五十多个小时没睡觉,算是破了这个麻将馆的记录了吧?但跟他一块玩的三个人里,两个超过了二十四小时,另外一个也干了两宿一天了,几乎都没怎么动弹过,出牌的时候,你能感觉到他明显都迟钝了,拿着牌看半天,都好像要睡着了,但还是坐那儿死活不动弹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内,开赌局的老板,都他妈回了两趟家了,换了两套衣服了,但回来一瞅,这四个人还坐哪儿咣咣怼呢!所以,老板有点害怕,起码走过来说了算四五回:“哎,柱子,差不多别玩了……回去歇歇吧……你说,我这儿也黄不了,你明天过来,咱不还有人玩吗?!这么熬着,身体能受了吗?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再打两圈,我往回捞捞就不玩了!”小柱头都不抬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输多少了?”老板无语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多少!”小柱眼珠子通红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!”老板叹息一声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牌局继续,而小柱放在桌上装钱的手包,“肚子”已经瘪的像一个恶极了的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s家庄某私人会所的餐厅内。

    恺哥,丁少,还有本地三四个有头有脸的小年轻,都已经围坐在饭桌上了,而且众人还都带了女伴,但这帮女伴的穿着,打扮,甚至长相……看着都差不多!所以,单个拿出去一个,都是美女,但摆在一堆来看,似乎也没啥特点。

    “丁哥,恺哥,我媳妇温诺……!”张世忠来了之后笑着介绍道:“小诺,这是丁哥,恺哥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们好!”温诺笑着冲大家打了声招呼,随即也没端着,转身跟着张世忠就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来晚了,是不是得表示表示啊!”说话这人叫齐铮,跟张世忠算是熟人朋友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等一下下在表示啊?”温诺捋着发梢说道:“我一天没怎么吃饭……让我先吃点呗!”

    “傻b!”远处一个姑娘听到温诺的话以后翻了翻白眼,随即直接将头扭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恺哥看着温诺一笑,摆手说道:“聚一块聊会天,酒适饮适止……不要劝!”

    “那就别客气了,吃吧!”丁少插了一句后,笑看温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苏丹朱巴。

    老孔将家人火花之后,捧着骨灰盒,就登上了回国的飞机。

    另外一头,长c融府康年办公写字楼内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“喂?”林军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刚刚送了老孔上飞机,他回去了。”于亮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恩,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你接一下吧,他要亲自和你聊聊!”于亮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,我知道了!”林军点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s家庄麻将馆内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妈了个b的!你会打麻将吗?!桌上三六九万我们两家都掐着不打!你不知道咋回事儿吗?!他明显糊这个,你他妈傻逼啊?还咣咣往上怼?”小柱突然站起身,破口大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骂谁呢?!我他妈玩麻将,自己愿意打啥,跟你有关系吗?”对面那个赌徒也不是个善茬,瞪着眼珠子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,你点炮我不也跟着拿钱吗?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玩不起啊?点炮烧三家的规矩,不是你定的吗?”

    二人瞬间急头白脸的就骂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