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998 荒漠中的柔弱侧影
    第二日,一早。火?然 ?文? ?  w?w?w?.?r a n?wen`org

    苏润和付晓涛先是去了朱巴市政府,随即他们在哪儿谈完之后,又迅速去了维和总部。

    接待苏润的是姜东城的顶头上司,这人姓唐,四十多岁。

    “小润,关于于亮这事儿,你除了找我,还找了别人吗?”老唐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苏润听到这话,尴尬一笑:“那边也正在办,但如果您能帮忙,我也用不上其他人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就有不少人跟我通了电话,包括北京的王琦!”老唐沉吟一下,摊手说道:“但这事儿,我真不好过问!东城这些年干工作,称得上是兢兢业业……很多难事儿我交给他,他都处理的很好……你说,现在人家就整这点事儿,我咋好意思插手?”

    苏润无言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润,这样吧!你有什么办法,就先用,如果一旦你这边有结果了,那我也好跟东城说!”老唐委婉的继续说道:“我不能给他的感觉是,我在这件事儿上给他小鞋穿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懂了,唐叔!”苏润点头。

    “哎,相互理解吧!”老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谈到这里,姜东城领导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我只能锦上添花,但却不能雪中送炭,你们要占了上风,我帮你说句话没问题,但你要指着我把这事儿办妥,那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出了办公室之后,苏润和付晓涛,脸上都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就说,来这儿的意义不大!姜东城在这儿混多少年了?他想抓于亮和大勋,那肯定是上下都已经安排的妥妥的了!”付晓涛摇了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成也得试试,起码知道他上面是什么态度!”苏润拧着眉毛回了一句,随即与付晓涛迈步就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姜东城手里端着个一次性纸杯,一边喝水,一边从对面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苏润抬头看了他一眼,眉头轻皱一下,就准备无言的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呦,苏少!”姜东城出言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啊?”苏润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帮谁活动啊?”姜东城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刷!”苏润看着姜东城,咬牙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姜东城身体往前窜了窜,随即趴在苏润的耳边说道:“……翟耀让我给你带个话,林军肯定是要不行了,要不这样吧,你带着融府的团队过来,翟耀接纳你!”

    苏润沉默半晌,指着姜东城的胸口说道:“你还是没明白,翟耀和你这种人在为谁工作!?艹你妈的,你干一辈子,也就是个手套!但老子生下来就吃皇粮!要收编我?!你还得从新回回炉!”

    说完,苏润和付晓涛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刷!”姜东城舔着嘴唇回头。

    五秒之后,苏润路过的走廊内,一个垃圾桶粗暴的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所有工作人员全部被惊的一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你妈的!这口恶气,老子要不给他出干净了,我就算白在这样的家庭里活一回!”苏润瞪着眼珠子骂了一句,随即咬牙就跟付晓涛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建筑群内。

    宛如一个人,面对两个黑人老娘们,摘下脖子上挂着的钻石吊坠,随即指着不远处一辆中国产的三轮车说道:“money(钱!),exchange(交换!)”

    两个黑人老娘们,扫了一眼宛如,一脸迷茫,但双眼却死死的盯着宛如手里的挂坠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去,英文也听不懂!”宛如心急如焚,手里拿着挂坠,指着不远处的那辆三轮车继续用肢体语言表达,她想兑换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黑人老娘们,叽里咕噜的说了n句本地土话,随即冲同伴嚷了两句。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同伴转身就跑,宛如皱着眉头,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瞅着很忠厚的黑人妇女,随即一低头,扫到了自己腕子上的手表和指上的钻戒。

    “……exchange(交换!)!”黑人老娘们模仿着宛如的语气喊了一句,意思是你等等,咱们可以交换。

    宛如再次看了一眼黑人老娘们,随即咽了口唾沫,扫了一眼四周后突然喊道:“有人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黑人老娘们本能回头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宛如抓起旁边墙上立着的铁棍,使出全身的力气轮了下去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黑人妇女措不及防,直接倒被打懵b,一头扎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宛如转过身,迈着两条大长腿就跑。

    不足一分钟,院内出现七八个同伴打扮的黑人娘们,并且个个手里有枪!

    显然,对方不光想要项链,还想要手表和钻戒……

    有的时候,“难民”二字意味着弱势群体,但同样它也代表着人性的考验,这在全世界都一样。

    躲过一劫的宛如,在中途扔了铁棒,背影阑珊的消失在了这片有人的居民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幸运的宛如在废墟中,“偷”到一辆那种可以推货的四角平轮车,她把身上贵重的物品全部收起,推着林军就奔着马拉卡勒方向走去,她不敢走正路,因为现在的她,更怕碰见活人……

    土地不平,推车的板子又十分短小,所以,已经发着高烧,不停在昏迷和迷迷糊糊状态之间徘徊的林军,双脚只能托在土地上,任由身体在颠簸中潜行。

    炙热的太阳,从天空照下,黄色的土地更加晶莹,宛若被披上了一层耀眼的金沙。

    宛如执拗的咬着牙,硬着风沙,拽着推车前行。

    漫漫长路,前望不到彼岸,后望不到尽头……

    清醒时,林军看着宛如的娇躯与侧影,他总想呢喃几句,但身体里却始终没有说话的力气……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泪水从林军眼角滑落。

    偶然的地点,偶然的时间,必然会发生的一个绝境,造成了宛如拉着推车行走,而林军则是清晰的看见了她的每一个表情,每一个动作,和那久久回荡在脑中的柔弱侧影……

    沈曼走后,林军就已心死。

    而在南苏丹的这条救命长廊里,宛如却在特定的环境中,悄然无息的走进林军心里……

    这段感情,终生也难以复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