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10 袍泽之情,不分立场
    十二人小队,除了靳辉和小炮开车离去,另有一名狙击手消失,其它九人全部躺在了废墟之中。??? ? 火然?文 ?? w?w?w?.?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“伤的人马上送回朱巴,亮子,勋哥,还有殿臣修整一下,然后马上跟我去救助站!”林军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“哥,我也去!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!”

    李英姬和小岩几乎同时张嘴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!”林军扫了一眼二人,随即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迅速散了!”林军喊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后,融府的人和大佛等人合成一路,领着宛如,还有静静,直奔朱巴方向赶去。而林军等人则是奔着救助站方向前行。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“喂?天叔!”林军用卫星电话拨通了周天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!”

    “几乎全歼了,只有靳辉跑了!”林军停顿一下说道:“你那边如果锁局,我需要你想个办法,把靳辉弄出来!”

    “行,意思我明白了!”天叔点头:“你现在方向?”

    “……子腾在救助站,你知道吗?”林军喘息着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周天一愣,咬牙回道:“你知道了!?”

    “……早晚不都是会知道吗?!”林军皱着眉头,轻声回道:“你要能瞒我一辈子,就好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天叔拧着眉头,抿着嘴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一个半小时。

    救助站办公室内,林军见到了救了杜子腾一命的那个华人中年。

    “尹东!”

    “您好,您好,林军!”

    “坐下说!”尹东招呼了一声林军,随即众人就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尹先生!出事儿的过程,您可能不了解!死的那个张宏志,他是犯罪嫌疑人之一,他和我一个竞争对手合谋,在马拉卡勒设套要枪杀我们公司所有高层!而杜子腾就是我们公司高层之一,他开枪反击,属于正当防卫啊!而且,我说两句实在的,在南苏丹这个地方,您见过当地刑法吗?!”

    尹东听到这话,笑着回了一句:“再乱它也不可能没有法律!只是,你尊不尊重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要选择尊重,那我们全死在马拉卡勒的张宏志工厂里了!”林军皱眉答道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,您的意思我也明白,南苏丹的状况,我也了解,但杜子腾的事儿非常复杂!首先他枪杀的是持有中国护照的商人!!也就是说,他的事儿,只是犯案地点在南苏丹,但案情的主要参与人员,全是国内国籍!而咱们国家在南苏丹的影响力,可以说很强势!那么问题就来了,张宏志家里这一追究,那南苏丹在这件问题上肯定不会插手,因为他们自己都顾不过来自己,谁会管你这件事儿呢?”

    “最坏的结果呢?”林军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引渡啊!”尹东摊手直接说道:“杜子腾以正规方式入境的南苏丹,那肯定也要以正规途径回国!!而案件判决,肯定是在国内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听到这话,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南苏丹的故意杀人罪和国内的故意杀人罪,完全是两个事儿。所以,只要杜子腾被坐实了枪杀张宏志,那回国判,肯定是要面对很严肃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刷!”林军听到这话,直接给于亮使了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“尹先生,是这样哈……!”于亮皱着眉头,往尹东身边窜了窜,随即小声说道:“您在南苏丹的经验,肯定比我们这些人要强!张宏志怎么死的,您心里也肯定有数!你看这样行不行,我们搜集张宏志参与犯罪的证据,而您给行个方便,哪怕让杜子腾先弄个保释……!”

    “刷刷!”

    尹东直接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尹先生,咱们之间还不熟悉,但在这事儿上,我们是不会让您白帮忙的!”于亮说的已经相对赤.裸。

    “小林啊!你们的意思,我心里有数!”尹东皱眉回道:“但这个救助站是全球性质的,它不是由我们一个国家组成,而是由多国形成的!所以,我是操作不了这件事儿的!”

    众人心里一沉。

    “但你们搜集证据的思路是对的。如果张宏志真像你们说的那样,杜子腾即使回国,那么事情也有缓儿!”尹东直接把话锁死,压根就没有帮忙的意思,因为他确实也没这个能力。救助站是多国人员组成,人事构架非常复杂,这不是谁想怎么干,就怎么干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林军喘息一声问道:“谢谢您,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见一下杜子腾吗?”于亮争取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执法机构,人虽然不能放,但管制宽松一些!如果仅仅是见一面,应该没什么问题!”尹东思考一下说道:“这样,我跟上面商量一下!”

    “好,太谢谢了!”林军站起了身,与尹东握手。

    “……国人见面分外亲啊,杜子腾给我留下的印象,还是正面的!”尹东与林军握手后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先走,等您消息?”林军反问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尹东叫了一下,随即张嘴说道:“……有样东西,您可以带走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林军一愣。

    “张庆杰先生的骨灰!”尹东叹息一声回道。

    众人沉默。

    “……哦……哦,好!”林军强忍着突然要夺眶而出的泪水,嘴唇蠕动数下之后,木然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尹东拍了拍林军的肩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三菱车内。

    小炮右腿从膝盖往下,全部被炮狙打碎,露着森森白骨,不停的流着鲜血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靳辉面无表情的开着车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!”

    小炮口中咳血,嘴上叼着万宝路香烟,眯着眼睛冲靳辉问道:“……你他妈回来干啥,明知道我已经走不了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多少年风雨,我们荣辱与共!!你躺在那儿,只要我看见了,哪怕就是一具尸体,我他妈也得抢回来!”靳辉咬着牙,双眼之中有泪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……辉子!!咱钱挣的不少了,你说呢……!”小炮费力的扭头,看向了靳辉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……咱们哥几个,会一起回家!”靳辉满眼含泪,视线模糊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!”小炮咧嘴一笑,脸颊凝固,嘴唇上的烟啪嗒一声掉在了衣领上。

    “再陪我唠会!”靳辉抿着喊道。

    小炮脸上挂着微笑,失去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靳辉猛然一砸方向盘,脑袋磕在喇叭之上,荡起阵阵刺耳的滴滴声!!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靳辉趴在方向盘上,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