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18 回国
    一周后。ranw?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国内,长c市某医院内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!”苏润冲病床上的林军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还行……!”林军打着吊瓶,脸色苍白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边怎么说了?”苏润坐在椅子上,自己虽然不怎么抽烟,但还是递给了林军一根,并且帮他点上。

    “很麻烦了,回来之前,我在哪儿见到子腾一面,但他还在昏迷当中!”林军皱眉回了一句:“他这个事儿,坏就坏在,救助站那边只抓住了他自己!张宏志,司机,还有那批枪手全没了!庆杰,也折了……整个案子,现在是上嘴唇对不上下嘴唇,很难整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苏润听见这话,皱着眉头搓了搓脸蛋儿问道:“人最后会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正规渠道去的,死的又是有国籍的张宏志和司机,所以,人肯定是要引回来!”林军喘息一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有对策吗?”苏润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天叔在办!”林军答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河北,某市,某机场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杜子腾躺在担架上,被公安局的人台下了飞机,他右手靠在担架上,闭着眼睛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机场大厅。

    公安局十来个工作人员,抬着杜子腾刚刚走出机场大厅准备上车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两个青年冲过来,手里拿着棒球棍子,就直奔杜子腾而去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干什么!”

    公安局的负责人呵斥一句,随即两个青年顿时被工作人员所控制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,他就是杀人凶手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起来!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又有七八个人,男女都有,直奔警察这边冲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公安局负责人,一个反擒拿直接抓住了领头的一个小伙,随即掰着他的胳膊问道:“张宏斌!!你疯了啊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杀了我哥!”这个小伙歇斯底里的冲着杜子腾吼道:“艹你妈,你起来,我他妈弄死你!”

    “你冷静点!”负责人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杀我儿子!”一个老太太拿着手里的包,就冲着担架上的杜子腾轮去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负责人再次喊了一声,随即指着众人嚷道:“懂法吗?!有常识吗?!这么做有效果吗?”

    张宏志家人喘息着看向杜子腾,情绪都很激动,但却没有在迈步。

    “他是什么罪行,会有什么结果,法院会告诉你们!但你们如果有过激行为,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!”负责人再次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杜子腾睁开眼睛,面无表情的看着张宏斌,心里十分想怒骂几句,但他一看见张宏志那个年过七十的母亲,随即抿嘴又忍住了想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担架被抬到警车上,负责人扭头冲着张家众人说道:“不要瞎闹了,赶紧散了!”

    “枪毙你,肯定枪毙你!”张宏斌咬牙切齿的冲杜子腾骂道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汽车瞬间远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杜子腾被关押在了当地公安医院,深夜,周天带着律师,还有方圆赶到这个城市。

    酒店内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周天给律师倒了点茶,随即直接问道:“为什么会是河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按理说,这种在国内没有案发地的案子,应该直接押北j!但死者张宏志,是河北人,所以,杜子腾被押到这儿也算合理!不过,这中间应该有张宏志家人运作的因素!”律师较为委婉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秦律师,人能回东北羁押吗?”天叔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希望不大!”秦律师喝着茶,皱眉说道:“案发地在南苏丹,被害人家在河北!咱们没有把杜子腾运作回东北的理由!”

    “……秦律师,我小弟这个事儿, 你有多大把握!?”方圆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得看你有多大期望了!”秦律师一笑。

    “走完流程,人能不能直接安全的出来?”方圆又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们,我要有这个本事,我还用当律师吗?!”秦律师摇头一笑:“话我不敢说死,明天先见一见杜子腾吧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方圆只能无奈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公安医院,提审室内。

    “本来想,我进来,让你跟家里通个电话,但没想到这边这么严,我进来之后,手机直接就被搜出去了!”秦律师带着两个随从,一边往下坐,一边冲杜子腾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!”杜子腾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身体怎么样?”秦律师打开录音笔和记录本后,随即笑吟吟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能走两步了,呵呵!”杜子腾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人在里面,着急上火也没啥用!你的事儿,外面的人会尽力,所以,在里面的时候别多想!”秦律师站在林军和天叔的角度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杜子腾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案件经过,你要如实跟我说!”秦律师抬头看着杜子腾说道: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“碰到张宏志,是个偶然,当时后面有人开枪追我们,而我们想往救助站跑,但马上到了的时候,就遇见了张宏志的车,我估计他也是想往救助站去……!”杜子腾停顿了一下,皱眉开始陈述。

    “打死张宏志的人是庆杰?!你只是伸手抓了张宏志的头发?对吗?”秦律师听完之后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司机谁打死的?”秦律师又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杜子腾想了一下,脑中回想起小岩打死司机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谁?”律师试探着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我!”杜子腾本能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律师听到这话顿时一皱眉头:“不是你,是庆杰!”

    杜子腾一愣。

    “明白吗?”秦律师再次小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明白了!”杜子腾盯着秦律师,直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两个同案吧?你清楚他们在哪儿吗?”秦律师一边做着记录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!”杜子腾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清楚,就要想个合理过程,然后去告诉提审你的办案人和检察院!”秦律师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!”杜子腾再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帮你捋了一下案子,你听听!”秦律师拿着桌上,只有自己能看懂的小本说道:“是这样的…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