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40 深不见底的小陶
    车上。?  ?燃文小说  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“纸,拿纸!!”李英姬不到十秒前,用整整一包餐巾纸堵住了佟志刚大腿儿根上的伤口,但现在这一包餐巾纸已经彻底湿透,用手一抓全碎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……没事儿!”佟志刚摆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,你是不是虎啊?!他们几个人你都不知道,自己就追过去了!?”小岩皱眉说道:“你倒是喊喊自己的人啊?!万一出事儿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手里有枪,就没想那么多!”佟志刚喘息着说道:“……上面对这事儿挺看重的,我想着来一趟……要一个人都堵不着……那不白跑了吗?!我在厕所外面堵着一个,没想到还有一个,是张世忠……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以前不这样啊!”李英姬皱眉回道:“怎么岁数越大,还越冲动了!”

    佟志刚看着李英姬的侧脸,轻声说了一句:“人是会变的……哥!”

    “……唉,你咋想的我知道!”李英姬叹息一声回道:“希望你认真点办事儿,那是因为咱都是生存在这个环境里,自身价值,就是刀和拳头!但认真不代表就一定要玩命……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哥!”佟志刚捂着腿,脖子僵硬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离蛋就差半根手指长!!你说这一刀要是怼上,你以后咋找媳妇!”小岩指着佟志刚的伤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佟志刚一笑,看着小岩回应道:“它不没怼上吗?!”

    “歇着吧!”小岩拍了拍佟志刚肩膀,随即催促着司机说道:“快点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个小时之后,长c,某医院内。

    林军和周天大步流星的从电梯内走出来,随即进入了外科诊室的走廊。

    “……咱伤几个?!”林军急迫的冲李英姬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民和志刚伤了,其他人都没啥大事儿!但咱抓住了一个,是志刚扑到的……他挨了一刀,差点没扎蛋上……!”李英姬站起身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进去多长时间了?!”林军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刚进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怎么办的事儿?!他们进套了,你和小岩还能给我整出俩人伤了?”林军顿时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开始很顺!但临办事儿之前,他们发现了,准备要跑,所以,是硬干的!”李英姬只按照事实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消息露了?”林军听到这话,本能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!因为他们是进院儿的时候才反应过来的,根本不是提前知道的!”李英姬分析了一下,随后迅速回道。

    “对伙儿谁带队?”

    “张世忠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林军听到这里,就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佟志刚缝完针,就被推倒了外科病房。

    “人是你抓住的?”林军单手插兜,冲着佟志刚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!”佟志刚看见林军后,有点拘谨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好养伤,你快好起来了!”林军拍着佟志刚肩膀,话语非常简洁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军哥,你用我,我就好好办事儿……!”佟志刚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!”林军应了一声,随即与周天转身就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走廊内。

    “这个佟志刚,也不是啥都干不了啊!!”林军沉默半晌后,轻声冲天叔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阿哲和小卓走了,他就释放了呗!”周天背手说了一句:“观察观察吧!”

    “恩!”林军点头,二人迈步就走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,四十分后。

    融府工地的某仓库内,林军和周天,站在门外透过玻璃,皱眉向屋内望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小岩拿着片刀,横着一轮,直接将佟志刚抓住的那个青年拍醒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哥,大哥……我错了,别打了……!”青年被绑着坐在椅子上,低着脑袋,满头是血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小陶是谁?!谁找你们去的!”小岩点了根烟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哥,我真不知道小陶是谁!不光我不知道,就连忠哥,峰哥都他妈不知道!”青年咬着牙,带着哭腔回道:“我是府刚哥身边的人!就跟府刚哥还有峰哥去过一回浙江……原本翟耀确实说安排小陶,和峰哥还有江坤他们见面,但小陶有事儿没来……现在峰哥在南苏丹办事儿,所以,这趟去农村,是刚哥打的招呼,我就知道,刚哥把一个叫小栾的人介绍给了世忠联系,但他俩是怎么谈的,我完全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那这个小栾跟没跟你们过去?在队伍里吗?”小岩眯着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在!他原本要来,但最后没来!”青年摇头回道:“因为这个小栾,听说是个职业杀,而忠哥觉得,就找一个老头和老太太,没必要叫他!”

    “小栾是谁的人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真不知道!”青年几乎没有停顿的回道:“我根本接触不上这个人!但我猜测,他应该是小陶身边的……因为这个老刘家这个点儿,就是他踩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小岩走到门外,张嘴说道:“说的前后都能对得上,像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这人位置一般,你问他其他的,他也确实接触不上!”林军双手插兜看着地面,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张世峰都没见过小陶?!”小岩有些疑惑的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一定,这小子的话,有真有假,不好判断!”林军没有全信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办?”小岩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啥用了,在炸一炸他,就找个地儿放了吧!”林军想了一下,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小岩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边。

    “滋滋!”

    林军抽着烟,扭头看着天叔说道:“这个小陶太阴,也不露面,不是一般的难整啊!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啥想法?”周天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,咱能不能在哪儿借点力,让我把这个小陶先看清楚!”林军轻皱眉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天叔沉默半晌,直接回道:“这事儿,我想想办法!”

    “用谁啊?”林军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海口那俩,连续几次事儿,都是最佳mvp!能者多劳,就他俩吧!”天叔思绪一下,毫不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!”林军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海口,一个青年坐在车里说道:“最多十来天,我就回来,然后咱俩一起走!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行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艹,我在云南的山里,闭着眼睛都能走到家,有啥不行的?!”青年一笑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就在放半个月假!”

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告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s家庄。

    “……妈了个b的,真他妈奇怪了?!这人也没被抓,电话也打不通,他他妈的上哪儿了?”张世忠泡在奶浴内,十分不解的骂道。

    东北,某镇派出所内。

    “有人要杀我!!我也找不着家了,咋整?!”丹哥身上的衣服还没换,脑袋上,头发上,全是血的印记,但语气理直气壮的冲派出所民警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的啊?就有人要杀你?!”民警一看丹哥这个打扮,就好像是个捡破烂的。

    “滋溜!”

    丹哥瞪着眼珠子,精神状态完全恍惚的回道:“我混社会的,出来办事儿,让人追杀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在哪儿混社会的啊?”民警无语的笑着问了一句,随即拿着纸巾递给丹哥:“来,你把脸擦一擦,然后告诉我,你户籍哪儿的,听你口音,不像东北人啊!”

    “那我能告诉你吗?!在外面玩,家在哪儿能随便跟别人说吗?”丹哥斜眼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是不是精神不太好!”

    “别墨迹了,赶紧给我送家去!”丹哥挺不容置疑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