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57 狂风暴雨中的志刚(加更2)
    阿莱此人,佟志刚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。燃文小?说   w w?w?.?r?anwen`org前段时间在长c,佟志刚跟着李英姬给阿哲送钱的时候,曾偷偷返回过送钱的地点,想观察一下阿哲回到东北的目的,但却无意中看见了阿莱!

    从哪儿以后,佟志刚在就不知道阿哲和小卓去哪儿了,而现在没过多长时间,阿莱就出现在了s家庄,并且还和府刚身边的人有了接触,所以,这事儿只要不是傻子,那都能琢磨出来个一二三。

    阿莱!!肯定是跟自己一样的身份,他是融府运作到张家的一颗钉子,只是现在这个钉子刚砸下,还没有收到效果!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,佟志刚一直在回想府刚在车里跟丹哥说的话!

    几个关键词!

    云南!

    查一查!

    马仔!

    需要办事儿的人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几个关键词组合在一块,答案已经呼之欲出!

    阿莱此刻应该已经走到了府刚下面人的视线当中,并且还受到了上层的注视!

    怎么办?!

    佟志刚的脑袋非常乱,不停焦躁的抽着烟!

    把阿莱是鬼的消息卖给府刚,自己马上又能拿到一笔钱,并且还回得到府刚进一步的信任!!但仔细一想,这种信任完全没有任何价值,因为只要自己不再给府刚和小陶办事儿,那任何积累下的信任,瞬间就会消失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从因为唐宏的贪财,佟志刚被迫陷入到今天的这种境地以后,他就一直在挣扎,一直在纠结着!

    身处于这个旋涡当中,佟志刚越往前走,越发现自己可能已经无法抽身!

    在融府的观念当中,任何事儿也没有叛变严重!

    曾经的耿浩,那是林军身边的司机,并且与林军在看守所内呆过很长一段时间,但最后他怎么样了?还不是被刘小军莫名其妙的干死了?!

    而佟志刚自己有耿浩的那个地位吗?有耿浩和林军的那种关系吗?

    根本没有!

    另外一头,小陶和府刚这帮人,不可能白白给自己拿钱,所以,只要自己不办事儿,那遭殃的也不会仅仅就是自己!

    栾鹏飞为啥会给唐宏的儿子书包里装钱?!

    答案,还不够明显吗?

    你拿钱了,你家里人也全受益了,你好好干,咱啥事儿没有,你要扯别的,那书包里装的可能是钱,也可能是骨灰盒……

    面对两难的境地,佟志刚真的快被逼疯了,他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,也没人可以帮他!

    那个唐宏,到现在为止,还在眼红的捅咕佟志刚捞钱,他根本不考虑,也不想,佟志刚现在的处境有多难!

    可佟志刚自己难道也不考虑吗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他一直有考虑!

    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,所以,他遇到今天这种事儿,觉得自己谈后悔太晚,也不想去埋怨谁,更不会去指责谁!

    他只求,逢年过节的餐桌上,画面温馨,所有惦记的人都在那儿,而自己的结果究竟会怎样,只能看上天怜悯,听佛祖安排吧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佟志刚掐灭烟头,迈步直接走出了包房门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内。

    阿莱被人从外科诊室往病房推去,他躺在担架上,手上打着石膏,面容呆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点没啊!?”

    一声询问从走廊另外一头传来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阿莱本能侧过脑袋,皱眉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,阿哲侧身对着他,手里拿着电话,目光瞟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!”阿莱看见阿哲之后,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事儿,我一直都在这边……什么事儿都没有!”阿哲点了点头,随即面无表情的推开楼梯间房门,直接迈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笑啥啊?”丹哥身边的兄弟,皱眉冲阿莱问道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我可记仇……你打我二十多下……我全记着呢!”阿莱咬牙冲着这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妈了个b,你骂谁呢?”丹哥的兄弟咬牙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另外一人伸手拦了一下,随即回道:“手指头都让丹哥撅了,你搭理他干啥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阿莱看着二人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jb心里有气!!丹哥让打的,谁敢不打啊!大家都在张家混饭吃,理解一下吧!”拦着二人的青年,低头冲阿莱宽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楼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!”小卓冲阿哲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应该没事儿了!”阿哲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小卓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小卓平时在融府内用的电话响起,他楞了一下,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后,看见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!”阿哲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点他妈的怪!”小卓盯着手机屏幕回道:“怎么是个s家庄的座机号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接?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小卓摆了摆手,随即伸手接起了手机,但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有个兄弟,进了张家!但上面的人已经开始关注他了,想在云南老家查查他!”电话内一个陌生的声音停顿一下,继续说道:“家庭和他身上背的案子是主要方向,你看着办吧!”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小卓瞬间冒起一身冷汗问道。

    “嘟嘟!”

    话音落,电话已经被挂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市区内某街道旁的一家超市内,一个捡破烂的流浪汉,迈步走出超市,张嘴就说:“打完了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佟志刚直接甩给他一百块钱,随即迈着大步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是的,他选择在关键时刻,通知小卓和阿哲做好防范,让融府的钉子度过难关!

    而他这么做,所谓的廉耻和忠义,起的作用并没有多少!

    他就是为了他自己!

    他想留一条后路,能安全度过难关的后路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国,某私立医院内。

    一个面容帅气,但怎么看脸,都有一些怪异和变型的青年,坐在床上扎了一阵杜.冷.丁,随即额头哗哗冒汗,目光空洞的注视着前方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上瘾了,是吗?”一个身材壮硕的青年,皱眉冲医生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劝了,但他自己挺不住……连续用量过高……已经有依赖性了!”医生用标准的中文答道。

    青年皱着眉头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四五分钟后,面容帅气的男子,带着一股莫名的阴柔之美走出病房,随即轻声冲医生问道:“我还有多久能出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