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58 谁报的信儿?
    医院楼下的车上。r?an w?e?n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阿哲和小卓都有点懵,因为他们被刚才那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惊到了。而对方告诉小卓说,阿莱已经被张家上层注意到,并且张家上层似乎还要翻翻阿莱的老底儿!

    两个问题,瞬间出现在小卓和阿哲的脑袋里!

    为什么对方会知道的这么清楚?

    是谁在这么关键的时刻,打的这个电话?

    二人坐在车里抽着烟,一时间有点想不通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阿莱刚砸进去,这马上就有人知道了他的身份!而且还这么详细,我实在想不到是谁!”阿哲有点烦躁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会不会是军哥怕咱俩办事儿不托底,又找别人进了张家!所以,我才接到的这个电话?”小卓皱眉冲阿哲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会!军哥办事儿,不会这么畏畏缩缩,前怕狼后怕虎的!”阿哲摇头应道:“更何况,天叔,军哥他俩根本都不知道阿莱的身份!所以,他们即使真安排了其他人进张家!那这个被安排的人,也不可能认出阿莱,更不可能知道你和我在操作这事儿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是怎么回事儿呢,我他妈的脑子有点被整乱了!”小卓摇头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在背后,能把事儿看的这么清楚??!”阿哲想了半晌后,直接扭头看着小卓说道:“这个给咱俩报信的人!一定和融府还有张家都有接触!要不,他不可能知道的这么细!”

    “……刚才有个事儿,我没来得及跟你说!”小卓停顿一下,张嘴回道:“我在车里拿望远镜,看府刚车里的时候!有个人影坐在后座,我看着很熟悉!”

    “怎么熟悉?”阿哲立即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他妈一个侧脸!”小卓皱眉说道:“就是一种熟悉的肢体感觉,所以,他是谁,我并没有看见!”

    阿哲听到这话沉默,随即想了许久后突然沉声问道:“卓,你说有没有可能,咱家里出问题了!?”

    “……逻辑不通啊!”小卓想了一下,摇头反问道:“如果家里出问题了,那这个人为什么还要个咱俩报信呢?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!”阿哲有点烦的点了根烟,随即目光凶狠的说道:“咱俩操作阿莱进张家的机会就一次!如果阿莱的身份露了,让张家惊了!那你就是在努力一百倍,也不可能从张家在插下一个阿莱!”

    小卓沉默。

    “不管这个报信儿的是谁!咱俩必须找到他,想办处理了他!要不,他对阿莱就是个威胁!”阿哲声音干脆的利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!”小卓果断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想办法给阿莱这边平坑,你想想招查查他!”阿哲从车窗内扔掉烟头后,干脆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!”小卓顿时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s家庄市区,某小区楼道内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,丹哥迷迷糊糊的打着哈欠从床上爬起,随即走到门口,伸手就拽开了防盗门。

    “丹哥!”门外的一个青年,点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东西拿来了吗?”丹哥扣着裤裆,站在门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拿了!”青年点头。

    “进来说吧!”丹哥招呼了一声后,直接就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二人说着就迈步走到了卧室。

    “东西,拿出来我看看!”丹哥坐在床上喝了一点止咳糖浆,随即皱眉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青年蹲在地上拉开身上背着的帆布包,随即撑着袋子口,冲着丹哥说道:“两把短的,两把长的,四盒子弹!”

    “枪干净吗?”丹哥打开子弹盒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枪上绝对没事儿,干净的狠!”青年用非常肯定的语气回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丹哥点了点头后,言语随意的回道:“这几天可能有事儿,你让国鹏,大魏他俩天天别jb就顾着搞破鞋!没事儿的时候,勤听着点电话!我随时叫,他们随时就要走!”

    “就告诉他俩啊?!”青年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能办拿枪的事儿吗?!”丹哥皱眉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!我知道了!”青年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东西留这儿,你先走吧!”丹哥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走了,哥!“青年一笑,随即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哎,你等会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丹哥又突然叫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咋了,哥?”青年回头就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,上回你爸过生日,坐你旁边的那个女的,是你小姨吧?!”丹哥的思维相当跳跃,想到啥就问啥。

    “啊!”青年懵b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亲小姨?!”丹哥点头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!咋地了?哥?”青年谨慎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啥事儿,就随便问问!哎,她是不是在民政工作啊?!”

    “哥,我有小姨夫了……!”青年咬牙憋了半天,随即一针见血的回道。

    丹哥一愣,顿时挺遗憾的说道:“那完了,我还心思跟你爸当个连襟呢……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艹!”青年无语的回了一句,随即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哎,挺浪一小姨,白瞎了!”丹哥依旧略显遗憾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丹哥手机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我是府刚朋友!”

    “恩,你说!”丹哥点了根烟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托府刚打听的那个事儿,我帮你问了!”电话对面的人,直奔主题的说道:“我从在逃记录上,帮你查了一下!还真有这小子的案底!他真名叫泰莱,08年在云南景洪一ktv里,拿刀捅了一个客人,后来一直在逃!”

    “他户籍哪儿的?”

    “就是景洪的!”对方答道。

    “家里还有人吗?”丹哥再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爸80年代f毒被毙了,户口本上,他就一个妈!”对方再次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丹哥听到这话,几乎出于本能的再问:“你知道他家住哪儿吗?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当我是神仙呢?!”对方无语的回道:“大多数人户籍上的住址,跟目前生活的住址,完全是两个地方!!而且这小子就是一混混,也不是啥有名的人,你让我咋给你查啊?”

    “行,那在联系吧!”丹哥点头回道: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那先这样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就挂断了电话。而丹哥在家里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后,打车就直奔阿莱所在的医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