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59 小陶露面
    s家庄,某医院内。r?anw  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 g?

    丹哥站在阿莱的病床旁边,双手背着,斜眼问了一句:“恨我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阿莱扫了一眼打着石膏的左手,沉默半晌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偷我二十多万的东西,我给你手剁下去都正常,是这个道理不?”丹哥似乎挺讲理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抓住了,我就认了呗!有啥道理,不道理的!”阿莱直接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丹哥拽过凳子,直接坐在阿莱旁边,随即用非常粗鄙的语言方式说道:“……这个社会啊,艹b花钱,抽.冰花钱……住旅店,剪头,洗澡,都得花钱!我呢,不是啥好人,你呢,既穷,身上还背着事儿!这段时间,我可能要办点事儿,身边缺两个虎的!你要有那个心思,我就带你玩玩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阿莱低头沉默着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张家这哥俩的人品,我是既不清楚,又不了解!但他们就一点好,不差钱,不差事儿!”丹哥眨巴着一副看透世间浮华的小眼神,再次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跟着你,怕死的早!”阿莱斜眼看着丹哥回道。

    “艹!从我开始抽的那天开始,我爸就说我活不过三年!但很不幸的是,老头墨迹来,墨迹去,最后死他妈的我前面了……”丹哥撇嘴回道:“我混的比你早点,也总结出一个道理!这个圈子,你越怕出事儿,就越他妈出事儿,那才怪呢!但你要啥jb也不心思,就过一天,算一天,那说不定,还真就比一般人蹦跶的长点!”

    阿莱再次沉默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丹哥说完之后,直接从兜里掏出了两万多块钱,随即打着哈欠说道:“我这人不攒钱,在家里翻了半天,就划拉着这点现金……你拿着吧,整数先给家里!回头,我在给你拿点花……!”

    阿莱看了看钱,思绪半晌,就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哪儿都好,就是不顾家!”丹哥自己夸了自己一句,随即挺实在的冲阿莱说道:“别跟我似的,咱混一回,不是jb图刺激!!多攒点钱,够本了,转身就走吧!”

    阿莱皱眉看着丹哥,眼神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走了!”丹哥打了声招呼,转身就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而阿莱躺在病床上,手里掐着这两万多块钱看了半天,最后摇头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城。

    某私人改装车车厂二楼。

    翟耀身边的铁杆兄弟陈继欢与一青年会面,二人对坐在茶海两侧,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跟他关系咋样?!”陈继欢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还行吧,总在一块玩车,算得上挺好的狗肉朋友!”青年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在浙江投了个电竞公司,是吧?”陈继欢喝着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青年一愣,笑着说道:“这你都知道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爸看不上你这个行业,但我们能看得上!”陈继欢一笑,随即直接说道:“你帮我把这事儿办了,投资我想办法给你搞到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青年一笑,低头喝了口茶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要不放心,我可以先给你介绍两个正在投电竞的老板!”陈继欢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就见见?!”青年沉吟良久之后,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,见见!”陈继欢龇牙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国,某整容医院旁边的咖啡厅内。

    躺了三个多月,并且已经整完容的“阴柔花美男”,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见到了那个“神秘的小陶”。

    “……恢复的怎么样?”小陶皱着眉头,似乎特别不适应的看着阴柔男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脸都没了,这辈子也恢复不了了!”阴柔男笑着回了一句:“你看我牙都磨了?!白不白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小陶略显无语。

    “林军,挺厉害啊!让我把脸都换了!”阴柔男皱眉看着窗外,左手松了松领口时,能看见他手腕的皮肤还有烧伤留下的疤瘌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小陶皱眉看着阴柔男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说我了!”阴柔男摆了摆手,随即问道:“你要找刘小军这事儿,我一直在给你办!而且,江坤和张世峰都出力了!那你是不是也得表示表示?不能白用这帮人啊?”

    小陶抱着肩膀,似乎良久之后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回国?”

    “快了,身上疤瘌的做完,我就回去!”阴柔男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海口!海口有个地产项目!按你的老规矩运作,我给你搭上上层,他们一路给你开绿灯,包括地皮竞拍,公司资质,还有施工手续等一系列流程,你都不用管!”小陶停顿一下,皱眉说道:“你让张世峰注册个地产开发公司,选一个傀儡当法人!然后上面的人把投资拉来,注资到这个傀儡公司!他们的钱一到账,你直接打到张世峰旗下的建筑公司内,充当工程款!”

    “钱到我这儿,我直接转到南苏丹,然后给上面的关系返点?”阴柔男左手托着下巴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小陶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多大的投资?!”阴柔男再问。

    “最少4个太阳!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给上面回多少?”阴柔男又问。

    “2个半!”小陶再次答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挺黑啊!呵呵!”阴柔男笑着点了点头后,张嘴又问:“钱没了,那些投资人要追究怎么办?!”

    “那个开发公司的傀儡法人,卷钱跑了!”小陶停顿一下,端着咖啡杯说道:“就这么办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干这活儿,可比我狠多了!”阴柔男楞了一下,随即点头说道:“好,我心里有数了!”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!”小陶直接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阴柔男目送小陶离开,随即也准备起身回到整容医院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桌上的手机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!”阴柔男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在北京见完他了!”陈继欢张嘴说道:“我还用回韩国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弄完,就也回去了!”阴柔男站起身,笑着说道:“你就负责盯死北京这俩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事儿咱们要不要留点余地?!毕竟这小子不是生在一般人家。”陈继欢想了一下后,张嘴劝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融府这帮人,没有任何余地!!我后半辈子,就为他们活着了……!”阴柔男毫不犹豫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