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82 离开海口
    当天晚上。燃文小?说   w w?w?.?r?anwen`org

    大春留在了张世峰房间呆了一夜,二人喝了不少酒,但具体谈了些什么,别人完全不知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中午。

    府刚进了张世峰房间,而大春则是头发凌乱,眼珠子通红的坐在了床上,整个人看着很颓废,显然也是一宿没睡。

    “点点儿东西吃吧!”府刚拍了拍大春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冲个澡,你俩唠吧!”大春点了点头后,就直奔浴室走去。

    府刚扫了一眼大春后,随即也没再吱声,只回身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陈继欢,昨晚跟我谈了!”张世峰抽着烟,冲府刚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让你弃了春?”府刚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!”张世峰点了点头:“但我不可能这么干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!”府刚停顿数秒后,直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找俩人先给大春送出海口!随后我想想办法,给他整出去!”张世峰思考一下后, 简单明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来办!”府刚扫了一眼张世峰的表情,随后再次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!”张世峰应了一声,随即就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二人谈完之后,府刚又给丹哥打了个电话,简单嘱咐了几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个酒店内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丹哥一边打着哈欠,一边伸手砸门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门被穿着睡服的阿莱拽开,他显然也没睡醒的问道:“咋了,哥?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丹哥摇摇晃晃的走进屋内,随即冲着阿莱旁边床的另外一个青年踹了一脚喊道:“别jb睡了,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咋的了,哥?”青年被踹醒之后,坐起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,走!”丹哥停顿一下说道:“赶紧收拾收拾!”

    “还回来吗?”阿莱随口问道:“回来,我衣服啥的就不拿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回来了,快点收拾吧!我一会过来!”丹哥扔下一句,随即转身离开了包房。

    阿莱看着丹哥的背影,随即眨巴眨巴眼睛,心里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,两点钟左右。

    两台suv停在张世峰所在的酒店门口,静静等待着。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“府刚,会给你安排好一切!你啥都不用想,等着走,就行了!”张世峰轻声冲大春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,有你们,我放心!”大春刮了胡子,头发和脸也洗完了,整个人看着干净了不少。

    张世峰盯着大春看了数秒,随即直接搂住他的脖子,沉默许久后说道:“春啊!!我把这事儿想简单了……你委屈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说啥呢!”大春皱眉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,走吧!”张世峰干脆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我穿着睡衣,就不送你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送啥送,你赶紧歇着吧,昨晚一宿没睡!”大春拍了拍张世峰的胳膊,随即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张世峰站在包房门口,目送着府刚和大春远去后,回屋倒了杯红酒,随即也没酝酿,仰脖就干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当酒杯落在桌上的时候,已经不知道多少年,没流下眼泪的张世峰,伸手擦了擦眼睛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在大春迈步要上车之前,一向对人挺冷漠,挺不近人情的府刚,竟然从车辆后备箱拿出了一个礼盒。

    “啥玩应啊?!”大春愣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知道,就女人用的那些玩应!本来想送出去的,但对方提前走了,你拿着,给你媳妇吧!”府刚随口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大春伸手接过盒子,无意中扫到上面贴的二维码标签,随即笑着问道:“这不写着,今天买的吗?”

    “哎呀,墨迹啥啊,拿着吧!”府刚一愣,直接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呵呵,行吧,我替你嫂子谢谢你!”大春一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走吧!”府刚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踏!”

    大春拎着礼盒,二话没说就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慢点开!能走了,我通知你!”府刚冲着丹哥交代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,知道了!”丹哥坐在副驾驶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去吧!”府刚摆手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汽车启动,轮胎缓慢就要向前行驶,而府刚站在车辆旁边,双手插兜,眼睛只盯着坐在车内,身影模糊的大春。

    “府刚,我大春这辈子没啥出息,但还好认识了几个朋友!你跟世峰说一声,他让我当老板,我就当老板;他让我端枪,我就端枪!行了,走了!”大春笑着在车内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府刚听到这话,眉头拧着,牙关紧咬,只点了点头,却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汽车马达轰鸣,缓缓消失在了府刚的视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“咱这是去哪儿啊?”大春冲丹哥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先托运过海,然后往广x那边开!”丹哥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丹,我媳妇想看看我……原本她今天都要上飞机了!”大春思考一下,张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你咋那么jb有闲心呢?!这都啥时候了,你还看她?!等走了以后再说呗!”丹哥有点无语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走了?!”大春一笑,沉默半晌后点头回了一句:“行,那就等走了的!”

    “不是,以前你也不这样啊?!现在怎么变的还离开娘们受不了呢?”丹哥撇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!”大春再次一笑,根本没有辩解,只低头看着府刚送他的那个礼盒,目光有些呆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店大堂内。

    府刚点了一杯伏特加,眼珠子通红的盯着手机屏幕,看着屏幕上显示的短信发送键,迟疑了许久后,才一咬牙,就用手指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正在玩手机斗地主的丹哥,挑眉扫了一眼刚刚进来的短信,随即彻底呆愣,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对于一向**子大能把心丢了的丹哥来说,哪怕就是地球要爆炸了,他可能都不会有所谓心慌,惊惧的情绪。但自从他接完这个短信开始,心里完全乱了。

    坐船往内陆赶的时候,丹哥站在被托运的车旁边,一边喝着红酒,一边扭头冲大春问道:“你媳妇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咋的了?!”大春一愣。

    “要是非得见一面,你就让她先去广西吧,咱们可能得在那儿呆一段时间!”丹哥声音略微颤抖,低头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大春听到这话,愣了许久后,笑着回道:“丹,谢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