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86 我还你
    大春一跑,福哥迈步就追了上去,而阿哲再想追的时候,越野车上的司机拎着枪下来,直接顶住了他的脑袋。r?a?  ? nw?en? w?w?w?.?r?a?n?w?e?n `o?r?g?

    “艹你妈,枪放下,跪下!”司机伤口流着血,眼珠子瞪的溜圆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阿哲右手攥着抢,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跪下!艹你妈的!”司机用枪使劲儿点了点阿哲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阿哲扭头看了一眼大春的跑的方向,并且见到他已经消失在了黑里之时,随即直接回了一句:“你让我跪下啊?!艹你妈,你回去问问你大哥陈继欢!!在广州,他看见我拿刀,像没像个篮子似的调头就跑了!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话音落。

    黑暗中的大柱,直接搂火。但这人接触枪的时间较少,所以,他属于那种,枪我肯定敢开,但你躺不躺下,那就看天意了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子弹在车顶荡起一阵火星字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司机一愣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阿哲伸手直接打开司机拿枪的手腕,随即枪口低着直接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司机倒地,抬手就是一枪!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阿哲没闪没躲,子弹从他侧腿擦过,当场渗出鲜血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阿哲一脚踹在司机脖子上,抬手一枪又是一枪,随即转身就追大春!

    “你说将他干你妈波!!四不四虎?!”大柱上去就是两脚:“回去问问陈继欢,他脑袋上的疤瘌是谁剁的!!艹你妈的!”

    司机直接被大柱踹倒车底下,瞬间休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大春和媳妇分开之后,单独往侧面跑。但刚走没两步,直接让小卓给堵在了土棱子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杀你,跟我走!”小卓直接张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融府的人?!”大春喘息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我叫小卓!”

    “融府一哲一卓,也盯到我身上了!”大春咬着牙,语气极为无奈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让你走,是说话,阿哲,让你走,是开枪!”小卓简洁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大春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还寻思啥啊?!张世峰,府刚要杀你,寻思了吗?!”小卓有点烦。

    五秒之后,大春被小卓强迫带走。

    “撤了昂!”

    小卓洪亮的声音,在山间中荡起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吧?!”大柱冲阿哲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刮开了!”阿哲扫了一眼被擦伤的小腿,随即回道:“小卓说撤了,那就是事儿稳了!快走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迈步奔着与二柱约定好的上车地点跑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福哥依旧大步流星的在追,而按住丹哥的那俩人,先是将丹哥的枪下了,随即用腰带将他锁死之后,迈步也奔着上盘山道追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。

    阿哲,小卓,大柱,还有被逼来的大春汇合在一块,准备钻上二柱开的车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!”福哥突然喊了一声:“大春,你不要你媳妇了?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大春一听见这话,顿时回过了头。

    阿哲顿时一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大春!!自己的事儿,让你娘们替你背,你算个老爷们吗?”福哥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大春咬着牙,瞪着眼珠子,双脚站在土路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阿哲扯着大春的胳膊,就要上车。但大春双脚宛若扎在了地面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走!”阿哲咬牙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走了,我媳妇呢?!”大春拧着眉毛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傻啊?!!他骗你呢,你听不出来吗?!”阿哲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真抓住你媳妇了,他还用自己喊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大春额头冒汗,站在车边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大春兜里电话响起,他伸手直接摸向了裤兜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大柱毫不犹豫的攥住了他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找我是为什么,我心里门清!”大春停顿一下回道:“阿哲,我问你个问题!”

    阿哲皱眉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“……林军,如果有一天迫不得已要杀你,你反不反?”大春瞪着眼珠子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阿哲被问的一愣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大春直接甩开了柱子的手掌,随即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对方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!”府刚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大春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“一直没和你明说!世峰被他们骗了……钱流到南苏丹,已经回不来了!”府刚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你不没,我和世峰都跑不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大春沉默。

    “春……是我和陈继欢商量好,让丹哥在路上除掉你……!”府刚蠕动了一下嘴唇:“……但我说一句……我怕的不是自己出事儿……我怕的是……咱们哥几个……二十几年在……s家庄混下来的这点东西……这点人……全没了……!”

    大春咽着唾沫,扭头看向了黑漆漆的山间。

    “……兄弟,怎么做,你自己选,我不会让小福再往山上走……你媳妇跟这事儿没有关系……她什么事儿,都不会有!”府刚几乎哭着把话说完,随即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哭??!

    因为府刚知道,他在用二十几年的兄弟情感来绑架大春;他在用过去一起走过的岁月,来逼迫大春做出决定!他也知道,有的时候,冰冷的子弹并不一定好使,但直插内心的情感,可能来的会更加浓烈!他更加明白,那一句充满威胁的你媳妇什么事儿都没有,有多无耻,有多脏!

    君要臣死的话,已经不适用当今社会,因为人变得足够现实!!

    但事儿难就难在,大春和张世峰拥有的不仅仅是上下级的关系。他们是朋友啊,是兄弟啊,一起走过了人生最难和最辉煌的二十年!

    自己今天的一切,都是张世峰给的,而自己把这一切,起码享用了十年!

    现如今,张世峰要你一个回报,大春该怎么办?

    拿着张世峰要杀自己的借口,跳槽去融府当一条不受重视,并且会反咬一口张家的狗吗?!

    站在土地上,大春流着眼泪,掏出了电话。

    五秒之后。

    “喂?!”张世峰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宁死不降融府,你要我命,我他妈给你!这辈子,我不欠你的了……嗯,不欠了……!”大春含泪把话说完。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另外一头,张世峰直接瘫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阿哲和小卓看着大春,心中无力。人他们是抓住了,但那一句我宁死不降融府,让他们既无奈,又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感动。

    下山路上,漆黑无比。

    大春孤身一人,消失在树林当中。

    十几秒过后!!

    “……亢,亢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,划破夜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