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111 咽气
    急救室内。燃文小?说   w w?w?.?r?anwen`org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心率图瞬间拉直,周天,方圆,还有小卓,眼睁睁的看着栾鹏飞在床上咽气了,而他从进医院开始,就至始至终没和融府的人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艹!”周天烦躁的抓了抓脑袋。

    “挨了三枪,一枪还在腹部要害,内脏伤了,并且失血过多!”大夫皱眉冲三人说道:“你们赶到医院的道儿太远,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间!唉……我们尽力了……!”

    周天拧着眉毛,心情极度郁闷,而方圆和小卓虽然也感觉到懊恼,但也没对医生等人说什么埋怨的话,栾鹏飞伤的有多重,大家心里都有数,救活是奇迹,而死了才是正常现象。

    在急救室内呆了不到一分钟,随即周天反应过来,冲着医生叫了一句:“聊两句!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!”医生点头,随即和周天,小卓,还有方圆迈步走到了急救室门口。

    “他死了的信儿,能不能先瞒住?!”周天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?!”医生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“……能吗?”周天再次补充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不合理啊!”医生反应过来直接说道:“治枪伤,怎么都能解释过去!但人死了,你不吭声!这事儿怎么操作啊?他得有死亡证明,才能火化,而派出所的人也得过来证实和询问,因为这涉及到消除户籍等一系列事情!而这悄没声的直接把人处理了,那医院得摊多大事儿啊?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我也没说这事儿不通过官方解决……!”周天皱眉冲着医生说道:“他为什么受伤,这事儿我来想办法!医院就是正常抢救了,他经官是不是得重新做一遍法鉴?这事儿我告诉你怎么弄……!”

    医生听着周天的话直接摇头回道:“不行,这事儿我做不了主!弄不好要摊官司,而且不是小官司!”

    “呼!”周天长长出了口气,随即冲医生说道:“人你先别动,我打个电话,行不行?!”

    “那可以!”医生思考了一下,直接点头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周天回应一声,随即直接推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天叔,什么意思?!”方圆跟在后面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为了找他,咱吃奶的劲儿都使上了!小乐他们伤了,军也混进看守所了!”周天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人要就这么死了,那他妈的这事儿就干磕碜了!”

    方圆和小卓一愣。

    “死了,也得用他一下!”周天思考一下,皱眉冲他俩说道:“圆圆,这事儿得先把医院摘出去!人死了,派出所,市局,肯定得追究栾鹏飞中枪原因,你马上找俩人,让他们承认,自己是偶遇栾鹏飞中枪,临时将人送到医院救治的!小卓,你安排两个靠谱的人在身边……咱准备给栾鹏飞转院,回东北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!”小卓一愣。

    “他还活着,被抢救过来了!”周天眯着眼睛答道:“回东北的路上,我先把你跟我说的那个事儿处理了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小卓瞬间通透。

    “你俩马上去整!”周天沉吟一下:“我得给新宇打个电话,还得麻烦一下,他的那个朋友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说完,三人分头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医院旁边的某条街道上,一台轻改的奔驰g级amg越野,挂着满车灰尘,随即停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周天迈步钻进suv车内。

    “您好,天叔是吧?!”一个穿着打扮跟新宇很靠近的青年,摘下眼镜上的墨镜,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,你好!”天叔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金邵阳!”青年跟天叔握了一下手。

    “……周天!”

    “哎!”青年点了点头,随即继续说道:“新宇刚刚给我打过电话,你的事儿,他跟我说了!”

    “能办吗?!”周天停顿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个人死了,不对官方隐瞒,只是消息别露,是这个意思不?!”金邵阳眨巴眨巴眼睛,话语简洁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个意思!”周天点头过后补充道:“但难点在于,这小子的朋友,在西z是有关系的!如果现在把人死了的信儿,捅到官方!我怕消息,在哪儿露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金邵阳一笑,干脆利索的回道:“你说胡勇啊?!”

    周天一愣,点头答道:“对!”

    “我想压的事儿,他找谁都打听不着!”金邵阳左手敲了敲方向盘,语气平淡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就行!”

    “别着急,我打个电话!”金邵阳掏出了手机,随即在电话本里翻了一下,直接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海口,秀y区看守所。

    林军鼻青脸肿的被靠在监栏上,而铺面上连同坐班的加管铺,还有另外两三个人,也全部鼻孔窜血,但他们没受到啥惩罚,而是依旧坐在铺面上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搞事儿四不四?!你等着,你在这里面的日子还长着呢,咱们慢慢来!”坐班的指着林军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,我等着你!”林军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监道内,一个管教背手走过来,抬头看着林军骂道:“进来就他妈打架?!你是想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……谁打过招呼整我,你比谁心里都清楚!”林军低头回了一句:“没事儿,我体格还行,能折腾起!”

    “那我给你换个监儿啊?!”管教挑着眉毛问道。

    “换呗!”林军直接顶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呀,你他妈的!”管教张嘴就要骂人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处监道内的驻检,还有另外两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包管教!”驻检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呦,童检!”管教回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驻检一笑,随即扭头看向林军,沉吟一下张嘴小声问道:“你媳妇来了!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长长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别惹事儿昂,一会我给你调个监!”驻检再次冲林军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,麻烦了!”林军礼貌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守所外面。

    宛如拿着电话说道:“哎,郭所,我能见我老公一面吗?!哎呀,您帮帮忙呗,就一伤害的案子,我们还能串供吗?您放心,我知道您姑娘就在浙江呢,哎呦,我没别的意思……恩恩,好,我清楚了,好,那我等您消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