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118 张世峰警觉
    阿里巴巴的名字叫响国内外的时候,马云曾在某节目的专访上说过,当初日本资本巨头孙正义,在第一次给马云融资的时候,是想一次性给他四千万美金的,但马云没要,最后双方在连续商讨之后,他只拿了孙正义两千万美金的风投。r?an w?e?n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对于有些人来说,钱这东西多多益善,能抓住多少,就抓住多少,所以有些人对马云这事儿表示不解,但后来马云自己说道:“钱啊,一旦多了,未必是好事儿!要的太多,是愚蠢!”

    当然,马云说这话,有一定装b嫌疑,但如果你仔细品品这句话,它确实有一定道理,并且适用于绝大部分人!

    在没拿过栾鹏飞和府刚的钱之前,佟志刚他妈出去随礼,可能随个三千两千的,那就算近亲了,但现在,她随个五千,可能都会觉得自己没面子,因为毕竟儿子挣的多!

    包括唐宏,经济基础不那么富裕的时候,老婆身材再差,他也能玩的挺开心,但现在,他更喜欢把目光放在更年轻,更有活力的姑娘身上。

    你就有承受十万块钱的体格,却突然要扛起一百万,那你的身体能准备好吗?!当真金白银,突然砸到你脑袋上的时候,幸福感很快过去之时,你会突然发现,钱越花,越不够!

    佟志刚对朋友,绝对算得上够意思,不管是郭秃子,还是唐宏,都得到过他的帮忙。

    对于家庭,佟志刚也算得上一个孝子,母亲一辈子都过不宽裕,所以,他在经济好转的时候,母亲提的什么条件,他基本都没拒绝过!

    但也正是因为这样,他把所有人的胃口全部喂大了!因为他不会拒绝,就必然会催生他人对他的需求,而这跟对方是不是自己亲戚,没有一毛钱关系!

    可在佟志刚的事儿上,看似彪呼呼的郭秃子就办的非常理智!因为他知道,咱们道不同,不相为谋,你找玩命,我跟你去了,但你在找我喝酒,我就绝对不去!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z。

    张世峰坐在病房内抽着烟,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“想啥呢?”门外,刚上完厕所,被阿莱扶进来的府刚,笑着冲张世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张世峰回过头,冲着阿莱等人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叫我,我就在旁边!”阿莱扶着府刚上床之后,轻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,你去吧!”府刚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屋内的众人离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府刚躺在床上,再次冲着张世峰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想点事儿。”张世峰抽了口烟,皱眉说道:“翟耀刚才给我打过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他什么意思?”府刚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大春,西z,这两把事儿都有融府的影子,我们都挺纳闷,融府是在哪儿知道的消息!”张世峰扭头看向窗外说道:“是他妈巧合吗?”

    “翟耀是不是找事儿啊?!”府刚楞了一下,直接回道:“这两把事儿出的人,都不是咱一家的!大家全知道这个消息,他凭什么给你打这个电话呢?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说问题出现在咱们这儿!”张世峰弹了弹烟灰,继续补充道:“人家说了,他自己那边也会查,江坤那边,也在甄别!”

    “啊!”府刚听到这话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也感觉不太对!”张世峰拧着眉毛说道:“融府的人,知道的消息太准了!尤其大春那次,办事儿的人本身就少,而且地点还在广西山里,他们怎么就能知道的那么清楚!”

    “当初丹哥不说是,可能是陈继欢那边的小福露的信儿吗?”府刚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丹哥啊,办直来直往的事儿,是个好手!但这人已经抽傻b了,谁跟他近,他信谁!”张世峰话语简洁的评价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府刚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要查一查!”张世峰掐灭烟头说道:“问题,很有可能出现在咱们这边!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!”

    “……因为江坤,陈继欢,那边都不用马仔办事儿,所以,他们那边知道确切消息的人少!”张世峰背手站了起来:“而在大春之前的几次事儿上,消息都没露过,所以,如果要有,那说明这个人的位置不高,应该是后进来的!”

    “如果查到了,怎么办呢?”府刚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私下处理后,对翟耀说,咱们这边没找到!”张世峰干脆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!”府刚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内蒙某地的酒店包房内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吧?袁哥?”一个青年冲着小袁问道。

    “桌上摆满就行!”小袁扫了一眼菜单,随即扭头问道:“主要是红包!”

    “恩,我心里有数!”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二人刚聊两句,小袁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哎,您好,我是长虹孤儿院的副院长……!”

    “哎,您好,您好!”小袁立马站起身问道:“您到了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“那您稍等,我马上出去!”

    “好叻!”

    “恩恩!”小袁匆忙应了几声,随即挂断电话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“这个院长男的女的啊?”青年跟在后面问道。

    “女的!”

    “多大啊?”青年又问。

    “50多吧,干啥啊?”小袁奇怪的回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拉倒吧,我心思她要是个三十多岁的小少.妇,那红包解决不了,我就献点子孙呢!”青年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,要真这样,还他妈轮得到你吗?!我提枪就给办了!”小袁无语的骂了一句,随即快步奔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楼下。

    “您好,费院长!”小袁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您好,您好!”

    双方握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海k看守所里。

    林军坐在铺板上,一边用两个纽扣做的夹子夹着胡子,一边斜眼看着紫毛青年说道:“你他妈怎么也来我这个监了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屋坐班的,是个老变态,押了一年半还没判!他他妈的非让我用胡夹给他夹护腚毛……我说……改造就改造,你别扯没用的……他说你不夹,我就让你值夜班……我说……那就夹吧……然后他洗完澡一撅腚……我直接用打火机,给他腚.沟子燎了……他说,艹我妈,我说这个快……不用夹……一回合直接就烧没了……!”紫毛青年揉着青了吧唧的眼眶子说道:“你看他给我揍的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林军一脚踹过去:“去,滚一边去!”

    “哥,我给你夹一个啊?”

    “滚你爹篮子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府刚把丹哥叫到了医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