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119 上面有信儿
    饭桌上。ranw?en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“你看,你这是干什么……!”费院长扫了一眼跟着小袁的青年,顿时要拿出红包,嗔怪的说道:“不用搞这个!”

    “哎呀,一码归一码!领导交代的,我们也不能不办!”小袁拦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如果捐助的事儿真成了,这边配合宣传的事儿,免不了麻烦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麻烦是应该的。”费院长还要推辞。

    “拿着吧,拿着吧!”小袁一笑,根本没把红包接回来。

    双方假了吧唧的推辞了几回合,随即费院长收了红包,就弯腰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问的是栾鹏,对吗?”费院长思考一下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们院这些年来来走走的人太多了,光档案就装了四个柜子!”费院长沉吟一下,笑着说道:“但这个栾鹏,我还真知道!”

    “那您说说!”小袁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我是08年才来的这个孤儿院!”费院长用湿巾擦了擦手继续说道:“但我来的时候,这个栾鹏已经走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你应该没跟他打过照面啊?为啥对他这么熟悉?”小袁一愣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后来犯了一起伤害案,派出所的人案例过来询问,而且是我接待的,所以,我们来来回回的接触了好几次,印象就很深!”费院长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袁一听这话,心里顿时托底,因为这个费院长说出的信息,正好跟周天给的资料吻合,所以,他马上又问了一句:“费姨,那后来这事儿怎么办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一个正常询问,派出所的人调查了几次之后,就没在过来!后来,我听说栾鹏被判了,这事儿也就过去了!”费院长叹息一声:“这个孤儿啊,很难搞,你在怎么引导,他们几乎也都在心里上存在一些问题!从孤儿院走了的孩子,犯罪率比普通人要高!所以,基本走出去的,就很少有再回来探望的!我也没见过那个栾鹏,就看过他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这样!”小袁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打听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点私事儿,帮一个朋友问的!”小袁含糊着回了一句,随即又问:“费姨,这个人被没被领养过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有吧,我记得档案上是没有记载的,他好像离开孤儿院之后就当兵了……!”费院长回忆了一下,摇头说道:“时间太长了,我记不太清楚了!”

    “您帮帮忙,一定帮我看看这个人的档案!”小袁抱拳说道:“不瞒您说,托我这人,就是我们单位的领导!我也很难……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行,我帮你问问!”费院长听到小袁的话,顿时一笑。

    “哎,麻烦了!”小袁眨了眨眼睛,继续补充道:“最好能让我见见,当时照顾他的人!我想问问,他在这儿,有没有啥发小,朋友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聊到这里,众人就没有在提栾鹏飞的事儿,半个小时后,小袁送走了副院长,随即站在饭店门口给方圆发了一个短信,上面写道:“有谱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夜无话,四十八小时之后。

    距离沈阳不足一百公里的高速服务区内,阿莱站在厕所门口抽着烟,扭头冲丹哥问道:“什么路子啊?这也不是回家啊!这不是去东北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打听那多干啥啊!”丹哥斜眼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玩应,上哪儿去,还不行打听打听啊?”阿莱理直气壮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艹!”丹哥骂了一句,随即摆手回道:“去沈阳接个人!”

    “啊!”阿莱点了点头后,就适可而止,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最近少打听事儿!”丹哥沉吟一下,随即莫名其妙的冲阿莱扔下一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阿莱眉头轻皱了一下,就将烟头仍在地上,最后也迈步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服务区修整完之后,三台车用了不到一小时就干到了沈y,随即在沈北新区附近的一家酒店住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店旁边的饭店内,张世忠和丹哥都不在,人也不知道上哪儿了,但阿莱还有其它六七个人,全在这儿准备吃口饭,然后一会好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饭桌上。

    阿莱吃着蒸饺喝着米汤,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妈的,上面是要干啥啊?!不说回s家庄吗?怎么突然干沈y来了?”一个瘦高的青年,闲唠嗑的冲众人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继续办事儿呗!”旁边一人张嘴插道。

    “那办事儿就说办事儿呗!怎么提前一点风都不透,直接给拉这儿来了?”

    “大脑袋,你给咱二老板开车,没听到啥信儿啊?”瘦高青年笑着冲一小伙儿问道。

    大脑袋听到这话,眨了眨眼睛说道:“……我还真知道点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阿莱直接扭头看向了大脑袋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!”

    “……艹,你们这帮人,一群**嘴,我说完了,你们可哪儿传,回头忠哥就得骂我多嘴!”大脑袋挺不乐意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真他妈墨迹!”

    “你说不说?!收拾你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笑着打趣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们个事儿!”大脑袋点了根烟,随后翘着二郎腿看向了众人。

    “啥事儿啊?”阿莱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大春一把事儿,西z一把事儿,融府的人,全部踩点到位了,这反不反常?!”大脑袋夹着烟,直接看向众人问道。

    阿莱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“确实他妈的有点邪性!”

    “对,尤其是大春那把,去的基本全是咱张家的人,你说,要是提前没露信儿,融府的人是咋来的?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,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“这次来沈阳,就是处理这个事儿的!”大脑袋往前靠了靠身子,小声说道:“我听忠哥打电话,好像是府刚哥那边联系了一个对伙儿的人!要过来,亲自找露信儿的人!”

    “对伙的人?!融府的?”瘦高个惊愕。

    “那谁jb知道了,我就听忠哥打电话的时候,是这么说的!”大脑袋皱眉答道:“具体怎么回事儿,我上哪儿知道去!”

    阿莱停顿一下,轻声回道:“你就编故事吧!”

    “艹,这话我能扯淡吗?!”大脑袋抻着脖子回应道:“谁没事儿要造这谣儿,纯粹是脑袋让屁崩了!”

    “那这个人,应该是冲咱们来的!”瘦高个瞬间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也jb没准!说不定,咱就是过来接人的!哎呀,我告诉你们,是让你们心里有个数,最近少问一些没用的!”大脑袋打着哈欠说道:“上面现在事儿事儿不顺!咱们这些人,最好别在枪口前面晃悠,要不真崩你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阿莱内心剧震,但表面一笑,没有吭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