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150 同时消失的黄晓彤
    西z。?  ?火然文 ?? w w?w?. 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张小乐在医院接到周天电话之后,就通过医院关系联系上了那个叫金邵阳的青年。

    西z,某部队大院,金邵阳一边开车往外走,一边拿着电话说道:“哎呀,我临时有点急事儿,必须得去一趟!俩小时吧,俩小时我过去找你!恩恩,真的是急事儿……恩,好,就这样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,医院内。

    金邵阳穿着无任何肩章,袖章的迷彩服,戴着墨镜,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张小乐病房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,您好!”张小乐被搀扶着站起来,伸手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好!”金邵阳跟张小乐握了握手后,就直接问道:“找我有事儿?!”

    “对!”张小乐停顿一下后问道:“有点急事儿找新宇,但他突然联系不上了,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?!”

    “他不在你们那儿吗?”金邵阳听到这话一愣。

    “突然就走了!”张小乐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金邵阳眨了眨眼睛,随即问道:“我打个电话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张小乐注视着金邵阳的表情,随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金邵阳当着张小乐的面儿,掏出手机,随即直接拨通了过去。但打了两遍都是接通之后,被挂断了。

    “通了吗?!”张小乐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挂了!”金邵阳眨了眨眼睛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还有别的方式能联系上他吗?”张小乐再问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他这一个手机号!”金邵阳明显是思考了一下问道:“你们是不是和他……有啥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突然就走了!”张小乐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清楚了!”金邵阳摇头回道:“我和他就是在北京玩车的时候认识的!他在那儿帮过我一回,所以,我才帮他办你们这个事儿!”

    “啊!”张小乐听到这话后,略微一愣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这人……比较随性,想干啥就干啥!”金邵阳嘱咐了一句:“他可能是有急事儿先走了,你们也别着急,等等再说吧!”

    “恩,行!”张小乐一看金邵阳把话封的很死,随即岔开话题回应道:“这次事儿,谢谢你了哈!”

    “恩,没事儿……!”金邵阳与张小乐寒暄了几句。

    俩人大概能谈了二十多分钟,随即金邵阳迈步离去。但等他抵达到楼下的时候,就再次给新宇打了个电话,可对方还不接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货又他妈怎么了?!”金邵阳皱着眉头骂了一句,随即思绪良久后,再次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!”北京的金政委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爸,忙着呢?”

    “有事儿说!”

    “也没啥大事儿,就是……!”金邵阳一边往车上走,一边拿着电话与金政委就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小岩先是给黄晓彤打了一个电话,但是对方显示无法接通,所以,小岩又开车赶到了黄晓彤在长c的单位,并且在那儿打听到了黄晓彤的住所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汽车停在黄晓彤家楼下,随即小岩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楼上。

    “哎,叔,您好。我问一下,晓彤在家呢吗?”小岩客气的冲一个年近五十的中年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是?!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是她朋友,新宇我们是一块的!”小岩一笑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中年点了点头,随即回道:“不是今天有什么开业典礼吗?!”

    “融府开业!”

    “对,是融府!”中年应了一声后说道:“她今天请假,一大早就起来在那儿描眉画眼的,这都走半天了啊!”

    小岩一愣:“走了?!”

    “对啊!我听她说是九点半开始啊,她没去吗?!”中年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!她都去了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恩,好像不到九点就走了,我下楼遛弯回来,就没看见她!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再给她打个电话吧,她可能和别人在一块,我没看见……!”小岩只能应付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联系她吧!”

    “哎,麻烦了,叔!”

    “不进屋坐会啦?”中年还挺热情。

    “不了,不了!”

    小岩匆忙回了一句,随即就迈步奔着楼下跑去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两分钟后,汽车启动,小岩一边抡着方向盘掉头,一边给天叔打了个电话:“……黄晓彤也找不着了!”

    “啊?!”天叔拧着眉毛一愣。

    “单位,家里,我全找了……她爸说她今天请假,要去融府参加典礼,人不到九点就走了!”小岩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新宇是九点之后才跑的,而黄晓彤九点之前就出发往融府这边走了!”天叔沉吟一下回应道:“这说明,新宇和黄晓彤,今天本来确实是想参加咱这边的典礼!”

    “对,应该是这样!”小岩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新宇跑了之后,半路把黄晓彤也接走了?”天叔眉头紧皱,表情疑惑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也有这个可能……!”

    “行吧,你回来说吧,这边也快结束了!”天叔招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s家庄。

    丹哥躺在床上,几乎让绷带给裹的像个木乃伊。他身上外伤太多,而且有几处关节部位,还打着石膏,所以躺在床上的时候,就好像是个瘫痪病人,连翻身都得让人扶一把。

    “……莱莱啊……别jb在那儿扒橘子了,行不啊?”丹哥好像要死的哼唧着。

    “那你啥意思呢?”阿莱无语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整点带烟儿的让我玩会,行不啊?”丹哥就这b样儿了,还没忘了爱好的说道:“我这浑身死疼死疼的……你让我整两口烟儿,往下压压呗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消停点啊?!这都啥样了,还作呢?你再这么整下去,我看你彻底就得上火葬场冒烟了!!那烟大,一冒起来,你就装小盒里了!”阿莱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嘴啊……是真他妈丧啊……!”丹哥眨巴着眼睛又问:“小忠呢?!咋一趟都没来呢?!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啊!”阿莱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给他打个电话,让他过来一趟!”丹哥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干啥啊?!”

    “……让他拨点款啊!人全他妈进医院了,一点表示没有啊?”丹哥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行!”

    阿莱说着就掏出了手机,随即给张世忠打了个电话,但对方暂时无法接通。

    “咋了?!”

    “没通!”

    “下午再打打,要还不接,你过去找他一趟!”

    “行!”阿莱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