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084 友情如何诠释?
    张小乐所在的医院门口。? 火然?文? ??? w?w?w?.?r?a?n w?e?n?`o?r?g

    林军走上三阶台阶,却不再迈步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于亮突然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吧,我不去了。”林军低着头,看不清面容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你要上哪儿?”于亮从上至下的看着林军,干裂的嘴唇蠕动着,那医院门口的灯光只能映出他半张脸颊。

    “亮,事儿总得办,那就我去吧。”林军猛然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于亮听到这话,身体站在寒风中,足足沉默了四五秒钟,随后低头点了根烟,干脆的说道:“行。”

    “小乐……怎么样……回头你给我发个短信。”林军有些结巴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于亮再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林军回头拦了一辆出租车,只给于亮留了个背影,随即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于亮默然无语的望着出租车远去,僵硬的脸颊没有任何表情,只有木然流下的两道泪痕。这个比谁都刚硬的汉子,情到浓时,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。他站在楼下抽了一根烟,泪痕干了以后,只胡乱用手擦了擦,就再次迈步走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林军去干什么,于亮心里非常清楚,他以为会是自己,但林军却先开口说话了。友情这东西,真的不在两个人相处多久,而是平淡如水的交往中,你理解了他,他也能明白你的意思。这是一种默契,根本不用言语去诉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师傅开着出租车,回头冲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江北,北伐工地。”林军左手托腮,看着窗外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司机应了一声,随即驱车赶往。

    是的,林军要去江北,要去那里,替张小乐讨个公道!

    有人可能会很奇怪,会感觉林军像个病人。此刻,他的好朋友躺在医院,而他没有第一时间赶过去看望,而是先去了江北工地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因为林军确实有病,他很胆小,他在听到八刀以后,心里就本能得抵触去医院。他怕,怕自己会在病房里再次送走一个挚友!

    社会由人组成,而人这一辈子,就犹如看电影一样,接受着出现在你生命中的每个角色:比如同学,同事,社会朋友,普通友朋等等……你会看着这些人一个个的与你关系升温,但又一个个的消失在你的视线里。许多年后,当你回想起以前的事儿,这些人,有的,你已记不清他的面容,有的,你已多年未曾联系。泛黄的同学录和记事本里,这些人都变成了简单的名字,从此再无音讯。

    但是,在这个过程中,总会有那么几个人,一直在你身边,可能曾经会与你发生争吵,可能因为一点破事儿你和他摔桌子骂娘。但经过时间长河的积淀,你会发现,曾经的他,一点没变……

    我们管这种人,叫做兄弟,一生无法舍弃。

    对,张小乐是林军的兄弟,从他们相识的那一刻开始,到今天所积累的故事,足够让林军为他冲动一次,为他打破自己的原则!

    当车行驶在公路上的时候,林军问过自己,为什么今晚一定要找到威哥!

    他给自己的答案是!

    报复不是目的,跟那些虚无缥缈,所谓的龙之逆鳞也无任何相干!

    但他必须要告诉社会上这帮人,我的底线是什么,我不能接受什么!今天你敢动张小乐,而我不吱声,那你明天就敢砍于亮!所以,林军今天要击沉一切不服,让那些明天想琢磨于亮等人的人,一想起今天晚上的事儿,腿肚子就他妈哆嗦!

    必须哆嗦!

    所以,今晚不管是谁,只要出现在林军视线里,那就必须“立正稍息”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钟以后,车开进工地。

    林军没去办公室,而是直接去工棚找到了正在打麻将的一个小包工头。

    “费哥,你出来。”林军从后面拍了拍费哥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……咋了?”费哥皱眉回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你出来吧,我在外面等你。”林军扔下一句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操,啥事儿啊?”费哥骂了一句,随后喊道:“小郭,你来替我打两把,我出去撒泡尿。”

    一分钟以后。

    工棚子后面的土坑旁边,费哥解开裤腰带,一边撒着尿,一边冲林军问道:“你他妈找我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威哥呢?”林军低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你好像可自来熟了,我他妈上哪儿知道他在哪儿呢。”费哥一撇嘴,说话夹枪带棒的。

    “尿完了吗?”林军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,我不知道……!”费哥甩了甩jb,提上裤腰就要回工棚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林军猛然上前一步,左手薅着费哥的脖领子,右手掐住他的睾丸,咬牙说道:“我再问你一遍,他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我艹,你他妈松开。”费哥夹着裤裆骂道。

    “粘土密度百分之八十的砖头子,我能单手掐碎!费哥,我给你一秒钟考虑时间,你告诉告诉我,你想让你这俩篮子怎么碎?”林军面无表情,脸对着脸冲费哥说道。

    “林军,军……你玩的有点埋汰你知道吗?有事儿说事儿,你掐我篮子干啥?”费哥疼的额头冒汗,低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一!”

    林军右手用力,瞪着眼珠子喊道。

    “艹,我服了,服了,你松开……!”费哥高喊一声。

    “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他刚回来,就在旁边的公寓呢,在那儿喝酒呢……!”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林军抬起膝盖直接磕在了费哥的裤裆上,费哥顿时弯腰倒在土坑边上,双手捂着裤裆嗷嗷喊着。

    “你要敢骗我,篮子,我随时想掐碎,就随时掐碎。”林军扔下一句,随后弯腰翻出来费哥的电话,转身就奔着旁边管理层所居住的公寓跑去。

    “卧槽。”

    费哥足足在地上缓了两三分钟,随后才提着裤子站起来,转身奔着工棚里跑去。进屋以后,他在麻将桌上胡乱拿起一个电话,随后拨通了满北伐的手机。因为公寓离工地很近,所以,即使现在通知威哥,也不一定能来得及。

    “喂,咋了?”满北伐接起电话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林军来了,上公寓找老威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嘟嘟。”

    满北伐听完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 这些最热的新书你看过了么

    if(q.storage('readtype != 2 && ('vipchapter < 0) {

    (';

    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