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090 江湖,已经没有规则(加更5)
    万合鼎盛大院门口,出租车堪堪挺稳,于亮就和林军撒腿跑了进去。??? ?燃文小说 ?  w?w?w?.?ranwen`org二人没有理会一片狼藉的院内,而是直接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几乎同时,派出所接到报案,也赶到了现场。

    二楼办公室里,刚刚买的一些家具,办公用品,鱼缸等一系列陈设,全部被砸的七零八碎散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蜜蜜!蜜蜜!”

    于亮跑到二楼,大声呼喊。

    空旷走廊内的回声久久不能平静,但却无人回应于亮的喊话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林军踹开里屋的房门,只见地上有些血迹,随后呆愣住。

    “完了,完了!”于亮看见血迹以后,脸上表情明显慌了,他赶紧喊道:“军,马上给小鱼打电话,蜜蜜和沈曼肯定让他带走了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林军二话不说就掏出手机,随即就要再次拨打小鱼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咣当当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房间内的窗户被缓缓推开,蜜蜜披头散发,光着脚丫从窗台跳下来,二话不说扑向了于亮。

    “老公……吓死我了……!”蜜蜜撞到于亮的怀里,哇的一声哭了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于亮呆愣一下,随即快速扫了一眼蜜蜜的躯体,见她浑身并没有啥伤痕,只是两只小脚光着,沾有血迹。

    “呼呼。”

    林军盯着窗口,看见沈曼也从窗户后面钻出来以后,顿时虚弱的靠在了墙上,她也没事儿。

    “老公……我求你……咱别作了……来了一百多人,一百多人……”蜜蜜吓的脸色苍白,哭的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沈曼跳下窗台,双眸盯着林军,娇躯僵硬的站在原地,啪嗒啪嗒的掉眼泪,显然这个神经大条的姑娘,也被吓坏了。

    林军走过去,轻按着沈曼的小脑袋拥在自己的怀中,语气轻柔的安慰说道:“别哭了,没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槽尼玛……我一分钱没花过你的,一个礼物没收到过你的,但总是跟你担惊受怕,凭啥?凭啥啊?”沈曼俏脸布满泪痕,无比委屈的嚎着。

    “谁是这儿的负责人啊?”门外面,派出所的警察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伐工地。

    “大哥,干起来了。”周哥再次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满北伐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“不过两帮人没碰上。林军他们确实去了太平间门口,但小鱼没去报案了!”周哥赶紧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玩应,报案了?”满北伐愣了半天,不可思议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打听了一下,抓人的是道里分局,方圆和杜子腾进去了,但林军和于亮跑了。”周哥功课做的很足,紧跟着继续说道:“报案还不算完,小鱼带人掏了林军公司,院里的东西全给砸了。”

    满北伐坐在转椅上,听到这话足足愣了七八秒,随后憋出来一句:“这个中磊,说他是商人吧,他没有那个钱;说他是大哥吧,他连个混子样都没有!玩的太他妈埋汰了,人丢到姥姥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鱼去的,你为啥说是中磊?”老周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他妈还用寻思吗,小鱼认识道里分局的人吗?”满北伐铿锵有力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周哥无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万合鼎盛大院内,派出所的人在现场拍了几张照片,又问了几个问题,随后就把林军,于亮,还有当事人蜜蜜和沈曼带回派出所询问情况。

    深夜12点多,林军率先从派出所里走了出来,因为天叔回来了,听到信儿以后,直接就来到了这儿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周天站在冷风中,双手裹着衣服,语气平淡的冲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被砸了,派出所明天还会取证,他让咱们保护好现场,建议过两天再营业。”林军低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俩姑娘呢?”周天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啥事儿,但吓的不轻。”林军闷头抽着烟。

    “军,感没感觉,这路越来越难走?”周天搓了搓手掌,表情轻松的问道。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皱眉无语,二人站立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室外,相互沉默。

    “剩下的事儿,叔给你办。”周天看着林军,停顿半天,随后伸出温热的大手,拍在了林军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你办?”林军猛然一抬头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周天一笑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叔,什么意思?”林军冲周天背影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公司是五个人的,你们有你们的出力方式,我有我办事儿的方法。”周天头都没回的摆了摆手,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。

    太平附近的一家网吧里,周天背手站在一个沙发卡台后面,随即问道:“玩着呢?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冯继祖回头,随后笑着说道:“啊,随便玩会。”

    “吃口饭去吧?”周天笑着叫道。

    “行啊,走吧。”冯继祖拿起外套,跟着周天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过了十多分钟,周天带着冯继祖来到了一家砂锅坛肉的小饭馆。

    半斤白酒放在酒精灯上烫热,简单的四个凉菜摆在桌面上,冯继祖也没客气,手里抓着酱牛肉,无声的吃着。

    “等多长时间了?”周天倒了一小杯白酒,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下午接完你电话就去了。”冯继祖抬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公司出事儿了。”周天一口将滚烫的白酒倒进嘴里,声音沙哑的自语道。

    冯继祖听到这话,抓着牛肉的双手,明显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孩子,咱俩认识几年了?”周天看着冯继祖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年了,三年前,也是这个时候咱俩认识的。”冯继祖根本没用细想,几乎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孩子,三年前碰见你的时候,叔没有别的想法,真的。”周天给冯继祖也倒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“我信!”冯继祖咬了咬牙,一口把酒干了。

    “叔,还能为你做点啥?”周天看着冯继祖,眼圈泛红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给我拿点钱。”冯继祖思考了半天,继续说道:“两万,两万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周天停顿一下,随后从羽绒服外套的两个兜里,掏出了四沓人民币,张嘴说道:“拿着。”

    “叔,喝酒,喝酒。”冯继祖粗略的扫了一眼现金,脸色红润,表情轻松的劝道。

    周天双目盯着浑浊发黄的酒杯,连续咬了三次牙,突然说道:“继祖,叔没有你想的那么好,我利用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冯继祖一愣,随即笑着答道:“呵呵,叔,没认识你之前,我连让别人利用的价值都没有!你养了我三年,给的钱,我全拿了,为啥?因为我拿你当爹!喝酒,喝酒吧。”

     这些最热的新书你看过了么

    if(q.storage('readtype != 2 && ('vipchapter < 0) {

    (';

    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