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091 报恩(加更6)
    三年前,派出所联合分局在哈东站进行反扒,周天遇到了冯继祖。火然?文 ???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当时,冯继祖看着埋了吧汰,似乎好几个月没洗过澡,浑身酸臭,被周天堵在了胡同里!

    原本要抓,但周天一看这孩子,也就15.6岁,心一软就放了。

    次日,冯继祖偷了二百块钱,要请周天吃饭,周天觉得这孩子挺有意思,随后二人就算认识了。

    周天这一辈子,发过财,破过产,身体不好,患有肝硬化和甲亢,干不了重活。他媳妇跟他离婚,领着姑娘单过,他每个月除了给孩子生活费以外,就基本很难见到自己姑娘。

    遇到冯继祖以后,周天枯燥的生活中,稍微得到了一点安慰。他挺可怜这个继祖,没事儿三十五十,一百二百的给他点钱花。而且如果周天有空,还能叫上继祖喝点,请他吃点抻面,吃点砂锅油饼的廉价小吃,因为周天在这个城市里,也没啥朋友。

    冯继祖刚开始拿周天当傻b,但大了一点后,他管周天叫叔。

    一声叔,一叫就叫了三年!

    这些年,周天给冯继祖的钱,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一万,因为周天本身负担就很重,他也没有那么多钱。

    但这点钱对于冯继祖来说,那是一辈子都永记心头的恩情。他睡过桥洞子,在饭店当过小工,进过管教所,碰到的人形形**,遇到的事儿千奇百怪,但这么多年,他也就碰见过一个周天而已。

    父母恩,永难忘,我们经常需要一生来报答。

    但冯继祖有父母吗?他如果有父母,还用住在桥洞子吗?

    他没有!

    所以,周天是他叔,也是……亲人的感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,五点半。

    二人喝完以后,冯继祖揣着钱离去。他凭借记忆找到了一户平房,从外面看,屋内灯光明亮,白雪皑皑的房檐上堆着积雪,挂着冻菜,看着温馨无比。

    冯继祖徘徊良久,走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屋内男主人起床准备上班,之前去过万合鼎盛那个浓妆艳抹的妇女,正在做着早餐。

    “小祖?” 妇女回头看向了门口,她见到冯继祖脑袋上顶着积雪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咋来了?”男主人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句话,就走。”冯继祖扫了一眼男主人,随后走到妇女旁边,沉默许久后,抿嘴说道:“你没养过我,但你也生了我!我给你磕个头吧。”

    妇女呆愣。

    “噗咚,噗咚……!”

    冯继祖突兀的跪在地上,对着地面咣咣咣磕了三个响头,随后把兜里的三万八千块钱拿出来,扔在厨房桌子上,嘴角抽动的说道:“钱你拿着,以后好好的,岁数大了,别干那行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小祖。”妇女完全呆愣。

    “她没养我,但养了你,你要有点良心,就对她好点。”冯继祖扫了一眼那个男主人,随后推门就走。

    “小祖。”妇女反应过来,拔腿就追。

    房屋外面,天地苍茫,冯继祖快跑着离开了这个地方,而妇女跌倒在雪堆上,再也没看见儿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实,我们的这个社会,真有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。

    比如说,人的命,到底有价还是无价?

    哈医大二院,那些躺在特护病房里,家境殷实的老人,可能已经没有救治的必要,但他们一天的花销,可能是数万,也可能是数十万。

    他们的生命,有没有价格呢?

    没有!

    因为他们的家人会说:“只要能把我爹救活,多少钱,我都花!”

    但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呢,那生命价格就有了千奇百怪的数字。有的因为二百块钱抢劫杀人,被判死了;有的为了省一百块钱嫖.资,强jian杀人;更有那些小倒腾冰毒的不法分子,因为三万五万的利润,走上了安乐死的执行台。

    这些人价格明码标注,达到数目,就可以为此搏命!

    可如果冯继祖单单只为了钱,只为了给自己的生命标注上一个价格,那他的故事,肯定就不值得叙述!

    亡命徒,小生慌子,太多了,有啥必要去阐述他的故事呢?

    因为他不一样!

    那四万块钱,他要了,却只留了两千,剩下的全给了,他一直看不上的亲生母亲!

    所以,这个钱,不是他的价格,而是他母亲的价格,是他母亲生出一个孩子的价格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狼若回头,必有缘由,不是报恩,就是报仇!

    身处社会底层的冯继祖,肯定跟谁都没仇,但是他要报恩!

    给母亲钱,是为了报答生而不养的恩情!

    帮周天办事儿,是为了报答养而不生的恩情!

    所以,这两件事儿,在冯继祖心里,门清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血案发生在华旗酒店门口,那是早晨七点半左右,天很冷,起码得零下三十多度!

    酒店旋转门转动,四五个中年,昨夜打了一宿麻将,迈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齐,昨晚的事儿,谢了。”中磊冲着旁边的一个朋友说到。

    “谢啥谢,顺手的事儿。被抓的那两个小子,一会我回去审,你放心,他不带刀了吗?你看我咋给你审出来一个抢劫未遂,多了不敢说,我让在里面最少呆两年!”中年拍着胸脯子说到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中磊一笑,随即像是开玩笑的说到:“真要是抢劫未遂,那今晚打麻将,我再输你几万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这话,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个身材瘦弱,头发很长的少年,扔掉烟头,抿着衣怀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中磊与青年相撞,皱眉骂道:“咋回事儿,瞎啦?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刀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两刀!

    “噗,噗,噗……!”

    冰冷的军刺,一下接一下的捅进中磊身体里,冯继祖掐着他的衣领子,机械一般的挥动手臂,而中磊直立着站在原地,好像傻了一般,一点都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七刀过后!

    “咕噜噜!”

    中磊嘴里冒着血泡子,看着冯继祖咬牙问道:“你要杀我?林……林军……!”

    “噗,噗噗……!”

    冯继祖根本没搭话,抬刀继续猛捅。他肯定没杀过人,但捅的却无比顺手,这个动作就好像在脑子里推衍了无数遍。

    “天叔,没让我杀你……但你这种人不死,我天叔能安心吗?!一路走好。”冯继祖趴在中磊耳边说了一句,再次捅了一刀。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中磊倒地,肚子被捅成了筛子眼,鲜血烫开积雪,肠子稀里哗啦的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冯继祖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……你……你站住!”有人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扑棱。”

    冯继祖猛然回头,胳膊往前一送,噗嗤一声,这人被捅在肚子上,身体往后一退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剩余几人掉头就跑,其中有两个警察,一人配枪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冯继祖扫了一眼撒腿就跑的众人,也没有迈步追赶,直接用衣服抿住已经扎弯了,并且带血的军刺,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华旗酒店门口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以后,市局锁定犯罪嫌疑人。

    冯继祖!

    籍贯,呼兰县富强村。

    父亲,冯刚,原呼兰县消防队队员,十二年前因公去世,被砸死在了火场里……

    而冯继祖犯案时,还有不到十几天,就过十八岁生日!

    是的,他还没满十八岁,他骗了林军,也骗了周天!

    这个冬天,在冯继祖n刀捅死中磊以后,噪杂的东北混子圈,开始流传出一句话,而且是茬架之前必须骂出来的话!

    “草泥马,你怎么那么牛b呢,你以为你是冯继祖,有杀人许可啊?”

    ps:今日九章

     这些最热的新书你看过了么

    if(q.storage('readtype != 2 && ('vipchapter < 0) {

    (';

    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