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093 彻底归拢
    看守所里,林军进来没多久,七处的彭国强过来送犯人,顺便跟管教打了招呼,让其照顾照顾林军。?  ?火然文 ?? w w?w?. r?a?n?w?e?n`org而于亮进来以后,家庭条件不错的蜜蜜,也不可能当做不知道,当天晚上,就给于亮支上了关系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,你值夜班,听见没有?”林军靠在便器上,斜眼冲鱼哥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鱼哥还没等说话,于亮拿着鞋底子直接就是一个大嘴巴子,鱼哥被扇的一个趔趄,但也只是咬了咬牙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呢,听没听见?”林军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……!”鱼哥咬着牙点头。

    “啪!”于亮反手又是一下,鞋底子在鱼哥脸上荡起清脆的声响。号里二十多个汉子,听到这个声响,都不由自主的捂了捂腮帮子。

    鱼哥目光阴狠的看着于亮,双拳紧握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,恩是啥意思?我问你呢,你听没听见?”于亮再问。

    “听见了。”鱼哥憋了足足六七秒,随后吼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咚。”

    林军一脚踹在鱼哥的腰上,随即云淡风轻的说道:“听就听见了呗,你喊啥啊?”

    “卧槽尼玛的!”鱼哥忍无可忍,攥着拳头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林军扯着他脖领子,于亮冲上去直接按住他的双手,俩人一声没吭,无比默契的将小鱼薅到便器里,随后噼里啪啦的一顿猛踢。

    看守所内,不允许穿皮鞋,不允许穿有鞋钉的鞋,犯罪嫌疑人只能穿布底布面的懒汉鞋。这种鞋鞋边很硬,而直接踹到人身上带起的啪啪啪的声响,听着极为赫人!

    铺板上的犯人,没有插手的,但有几个劝架的,不过说话也不好使,只能在旁边瞅着!

    打了两三分钟,鱼哥脑袋插在便器里,已经被踢的一动不动。林军下脚极狠,专门往软肋上,脖颈子上踩,每踹一下,鱼哥身上的骨头都泛起嘎嘣嘎嘣的摩擦声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他妈打了,没完了?”管教背着手,在监栏外面喊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何管教他不听话啊,我让他值夜班,他骂我。”林军回头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彭给你打过招呼,你别让他为难,差不多就得了。”管教扔下一句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管教,我要换监!!”鱼哥眼眶子敖青,眼角血管爆裂充斥着红斑,从便器窜起来就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当这是你家啊,你说换就换?”管教不耐烦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打我!”鱼哥争辩道。

    “草,号里二十多人为啥就打你啊?自己找找原因!”管教铿锵有力的扔下一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鱼哥一听这话,彻底无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军和于亮就动手了打了鱼哥一次,剩下的十五天内,二人都没有再动过手,但鱼哥的日子一点也没好过。

    铺面上两个刚成年的小孩,几乎一天打鱼哥八遍。吃饭发出声音,打!睡觉打呼噜,打!放屁不喊报告,打!便器擦不干净,打!总之只要有点理由,俩人拽着鱼哥就进便器,然后扯头发就是一顿踢!

    刚开始,鱼哥看着林军和于亮的眼神,是充满恨意,甚至想过晚上找个机会勒死这俩王八蛋。但日子一天天过去,鱼哥被收拾的眼神越来越恐惧,呆滞。最后两个小伙眼神一交汇,鱼哥就明白,自己这是又要挨揍了,随后非常专业,非常熟练的抱头自己蹲到便器里。

    人呐,一旦被打的自尊都没了,被打的形成了习惯,那就没脾气了。这就跟侵华时期一样,我大中华四万万人口,为啥会出现那么多良民一样!

    因为屈服,它会形成习惯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十五天早晨,林军和于亮中午就要被放走了,铺面上的罪犯都在吃早餐,吃的是苞米茬子粥,配的是咸萝卜条。

    “嘎嘣,嘎嘣。”

    林军和于亮,吃着豆浆泡饼干,槽子旁边放着烧饼,豆奶啥的。

    “小鱼,你过来。”林军吃完早餐,轻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小鱼放下菜盆,抱着脑袋直奔便器走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林军看着他一笑,随后双肘戳在便器墙上,低头笑着问道:“恨我吗?”

    鱼哥听到林军的话,挺奇怪的抬起了头,沉默半天答道:“不恨,我干不过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注视着鱼哥数秒,随后从兜里掏出两盒玉溪,直接扔在了便器里。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鱼哥懵了。

    “收拾你十五天,是为了告诉你,软的硬的,你都不行。给你两盒烟,也是告诉你,你老实的,以前的事儿就算过了。”林军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鱼哥捡起了烟,一声都没吭。

    中午林军和于亮被释放,而鱼哥眨着无知的小眼神坐在铺面上,总感觉这俩人走了,自己空落落的,好像少点什么似的……

    这不是鱼哥犯贱,非得想挨揍,而是林军和于亮这十五天,彻底把他归拢服了!让他总不自觉的想起,在这十五天自己过的是啥日子,也让他明白,自己也就是个一般选手,不是啥牛b人物,喝多了也吐,挨揍了也疼。以后做事儿低调点,规矩点,这就算揍没白挨,悟出了点道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守所门外,杜子腾和方圆过来接驾。他们原本被抓,是中磊在背后捅咕,想给他们整上一个抢劫未遂的小罪名,然后判个两年。但这俩人也不是傻b,进去以后,虽然没少挨整,但死活也没承认。第二天中磊死了,他的关系也就没必要整这事儿了,所以,俩人就被放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俩真牛b,都他妈追看守所整去了?”方圆看见林军和于亮,挺崩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些人,你不一次性收拾服他,那以后就没完没了了!”林军一笑。

    “服了吗?”杜子腾抻着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必须滴啊,哈哈!”林军笑了。

    随即,四人上了张小乐的面包车,离开了看守所。但晚上的时候,林军找了个借口单独出去,见到周天以后,二人打了三次车,又徒步走了四五公里,才在一个大野地的井楼子里,找到了冯继祖。

     这些最热的新书你看过了么

    if(q.storage('readtype != 2 && ('vipchapter < 0) {

    (';

    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