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12 裤裆里的暖冬
    “谁,草泥马的,谁?”小齐被人用麻袋套住脑袋,完全没有了视线,身体往前踉跄的一窜,顿时扯嗓子骂了起来。燃文小说?   w w?w?.?r?a?n?w?e?n `org

    “谁你妈了个b!”杜子腾上去就是一拳,直接将小齐干倒,随后招呼着庆杰喊道:“来,给他俩整胡同里去!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喊完,四个人合力将套着麻袋的小齐和朋友拽进了胡同里。而杜子腾接完林军的电话,就一直注意着公司外面的动静,但没想到来望风的人竟然是小齐。

    新仇老怨,即将结算!

    “咣当当!”

    小齐刚解开裤腰带撒尿,裤子还没等提上就被麻袋套住了,而且地面凹凸不平,庆杰一拽他,裤子直接褪到了脚脖子的位置。大p股蛋子露在外面,一路火花带闪电的磕在冰雪上,被薅进了胡同内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草你妈,你多配合,裤子都不用我脱!”杜子腾看着小齐露在外面的裤裆,直接掏出订书器,猛然弯下了腰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到底是谁?别瞎jb整……!”小齐嗷嗷喊着。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葛壮壮回头就是一脚,直接闷在小齐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卧槽,你鲍皮挺长啊!这就不用我费劲了,我给你订上昂,咱整滴美美的!”杜子腾咬着牙,也不嫌脏,一把抓住小齐裤裆里的二哥,随后拿着订书器,生性无比的卡在了的鲍皮上!

    “大哥,啥玩应啊,冰凉滴?别他妈闹……!”小齐嗷嗷喊着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杜子腾双手合十,猛然一按订书器。只听一声脆响后,闪亮的订书钉就镶嵌在了小齐的鲍皮之上。是的,杜子腾把小齐的二哥钉上了!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小齐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这活儿干的板正!”庆杰钦佩的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的,裤子给他提上!”杜子腾愤恨的喊着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旁边的小岩也过来帮忙,和庆杰一起把小齐的裤子往上提了提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,不把你祸害成傻b,你是不知道见到谁该叫爷爷!”杜子腾站起身,随即从身后卸下绑着的塑料袋,打开一看,里面全是用冰箱冻出来的冰块。

    “来吧,整吧!”小岩和庆杰一块将齐哥的裤裆抻开。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

    杜子腾将满满一食品袋的冰块全都倒进了小齐的裤裆里。零下二十多度的室外,冒着寒气的冰块全都整进了裤裆,那是啥滋味??

    小齐的jj和两腿一碰触冰块,本能的就夹紧了裤裆,冻的一缩脖喊道:“大哥,大哥,我服了,别整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服你妈了个b!”杜子腾咣咣两拳,随后喊道:“来,把他裤子提上!”

    “妥了!”

    小岩和庆杰二话不说,直接将齐哥的裤子提上,随后杜子腾用麻绳将小齐的两个大腿根,还有双手捆在身体上,直接扔进了垃圾箱里,并且用铁锁将其锁住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,过瘾吗?凉快吗?好好呆着昂!等哥办完事儿,回来再采访采访你。”杜子腾扔下一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而庆杰,小岩,还有葛壮壮,将小齐的朋友足足殴打了半分钟,然后也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齐,小齐,咋样了……?”朋友被揍的脑袋嗡嗡直响,他在地上拱了半天,才把脑袋上的麻袋拱开。

    “咋样你妈b啊!救我啊,我他妈裤裆都冒白烟了,眼睛上全是哈气……!”小齐在里面带着哭腔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咋救啊?这帮b把垃圾箱锁上了……!”朋友干着急的在外面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拿砖头子砸砸啊!”小齐躺在垃圾桶里,嘴唇子冻的发紫,裤裆里的冰块贴在jj上如若刀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林军众人送走了朱永才以后,张小乐问道:“我现在给刘帅打电话?”

    “打吧!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喂?帅哥,咋样了,我这都等快一个小时了?”张小乐拨通电话以后,语气焦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实在不好意思昂小乐,我这儿临时出了点状况,今晚的活儿可能够呛了。你知道吗?何文忠,何总亲自来我们公司要签合并合同,给出的条件太好了,我没法不答应啊!”刘帅舔着嘴唇,直接回道。

    “啥意思啊,刘哥?我这边工人都码齐了,你跟我说不用了?我操,你这不是存心整我吗?”张小乐瞬间冒火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整你?小乐啊,你说干咱这个行业,那不就是你整我,我整你吗?都jb挣这份钱,你还想着我跟你掏心掏肺的交朋友啊?天真了点吧,兄弟?哈哈。”刘帅顿时大笑。

    “我草你妈!”张小乐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**祖宗又能咋地?我挣着钱就行了呗!”刘帅嘲讽的继续说道:“你们他妈的太顺了,该给你们上上课了昂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行,行,你牛b,你赢了。”张小乐咬牙回了一句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他咋说的?”方圆快速问道。

    “跟天叔说的一样,翻脸了。”张小乐把玩着手机回道。

    “告诉子腾他们,把咱的队伍直接开进货场,就进刘帅的清雪区域!”周天霸气无比的挥手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当,当当!!”

    朋友拿着砖头子,冻的跟孙子似的,足足砸了半小时铁锁,废了七八块砖头子,才终于将锁头干变形打开!

    “小齐啊!别动昂,我整开了……!”朋友兴奋的叫了一声,随后直接掀开了垃圾桶的盖子。

    “呼呼啦!”

    一股白烟从小齐的裤裆上窜起,他冻的直哆嗦,裤裆哗哗流淌着白水,一动不动的躺在垃圾上。

    “咋地了,起来啊?”朋友焦急的抻着脖子喊道:“赶快出来,把裤裆里的冰块倒出来!”

    “我还倒你妈b啊!都他妈化了……!”小齐带着哭腔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朋友瞬间无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雪区域内。

    “来,赶紧让工人进场干活,翻斗车,推雪车也赶紧开进来!”刘帅夹着包,坐在车里冲外面的带队之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刘帅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,王组啥事儿啊?”刘帅谄媚的接起电话问道。

    “临时有点变动,今天晚上你的活儿取消了,人撤了吧……!”路政部门的王组长,没有任何感情波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啥玩应,撤了?!”刘帅无比惊愕的呆愣住,随即忍不住问道:“为啥啊?”

     这些最热的新书你看过了么

    if(q.storage('readtype != 2 && ('vipchapter < 0) {

    (';

    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