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18 生死一百秒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两台车瞬间拉近距离,几乎就在眨眼间就要贴上。燃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 r?g林军狂按喇叭,但沃尔沃大翻斗毫无反应。他一咬牙猛然向左抡动方向盘,直接用车体撞击马路牙子以迅速改变行车方向!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科鲁兹车身剧烈颤抖了一下,车内的沈曼躯体被猛然弹起后落下!

    “嘭,哗啦!”

    改变方向的科鲁兹车头,直接刮在沃尔沃翻斗车后车厢角上,引擎盖子当场撕开崩飞,无数保险杠子残渣在空中爆开!

    “吱嘎嘎!”

    科鲁兹的轮胎摩擦着冰雪路面,完全失去制动能力,车身宛若大风车一般在地上猛抡了两圈,随后直奔马路牙子旁边的电线杆子撞去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科鲁兹车头怼在木头电线杆子上,发出一声巨响,随即车身直接被惯力,弹飞三四米远后停滞,安全气囊瞬间打在了身上!

    此刻,翻斗车停滞,车祸现场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五秒以后!

    “唰唰唰!”

    被剧烈撞击过后的木头电线杆子,随风摇摆了几下,最后轰然而倒。直径十几厘米的木头杆子粗暴的砸在了科鲁兹车顶,当场给正驾驶的车门子砸开。

    “滋啦啦!”

    电线杆子上的电线,在雪地上冒着肉眼可见的火星字,案发现场再次安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死了?”沃尔沃翻斗车内,一个极其瘦弱且猥琐的中年,抻着脖子冲司机问道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我就说直接对着他腿崩两枪就完了!你他妈非得要弄点花活儿,草泥马的,人家光哥说不让弄死,就让他落点残疾就行,这下好了,一块怼死俩!”司机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哎呀,整死就整死了,你墨迹啥?这jb活儿,谁能干的恰到好处?劲儿使大了,我有啥招?”猥琐的中年裹着军大衣,舔着嘴唇继续说道:“走,咱俩下车搂一眼!”

    “真他妈服了。”魁梧的中年司机,拎着汽修扳子就下了车。

    远处的科鲁兹一动不动,车身严重变形的往下落着塑料残渣。

    两个中年用口罩挡上脸,低头走到了科鲁兹正驾驶旁边。随即魁梧的中年从正驾驶车门往里搂了一眼,皱眉骂道:“这他妈的安全气囊挡着,谁能看清楚死没死啊?”

    “你扒拉扒拉!”猥琐中年站在旁边“指导”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就他妈多余扯这个事儿,我就说崩两枪就完了,既简单,又干净……!”魁梧中年说着就要用手扒拉着安全气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安全气囊的缝隙中,突然闪出来一条人影!

    “卧槽,什么玩应?”魁梧中年猛然往后一退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林军右拳紧握,拇指与中指的指缝里卡着钥匙,面目狰狞,一拳打在中年的眼珠子上!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魁梧中年捂着眼睛,一蹦半米高,鲜血瞬间从脸上喷了出来!

    “哎呀我操!”猥琐中年往后退了两步,伸手摸向后背,直接抓住了仿六四的枪柄!

    “当啷!”

    林军右腿一甩,脚尖直接挑飞地上半拉保险杠的残片,但身体动作没有停滞,几乎是同时奔着猥琐中年窜去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猥琐中年一弯腰,身体躲避开挑过来的保险杠子残片,随即一抬头就要找林军开枪!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林军身体跃起小半米高,膝盖粗暴的磕在猥琐中年的下巴上,当场将其干飞一米多远,身体滚着落在了街道的雪面上!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猥琐中年双眼冒着小星星,翻身坐起以后,迷茫的就要找枪!

    “来,往这儿看!”林军只扫了一眼猥琐中年的身后,突然暴呵一声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猥琐中年瞬间抬头,而林军抬起脚丫子,做势就要奔着他的脑袋踹去!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猥琐中年看见林军要踹他,随即一缩脖子,左手本能的撑着雪地地面,好让自己身体向后,从而躲过林军一脚。但他左手手掌快频率的在地上按了两下,突然摸到一条线形物体,随即他扭头一看,只见自己左手手掌已经按在了高压电线上!

    林军瞬间收脚,额头流着鲜血,目光凶悍无比的看向猥琐中年!

    “嘭,嘭,嘭嘭!”

    农村用的高压供电线上,巨大的电流瞬间通过猥琐中年的全身,随即中年身体爆发出数声宛若二踢脚的巨响。他的上半身直接炸开,血雾弥漫中,左臂左掌焦糊一片,化成数块残渣,带着火苗崩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林军转身就走,随即从地上一把薅起那个眼珠被扎的魁梧汉子,声音无比沙哑的喊道:“谁让你来的!!谁?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魁梧汉子看着远处被炸开的同伴,直接懵了的回道:“同……同光,何……何文忠……!”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林军一把推开他,随即掉头奔着科鲁兹跑去!

    “曼曼!”林军扒拉开安全气囊,奋力的嘶吼着。

    “军……军……我肩膀疼……肩膀……!”沈曼白皙的小脸上全是鲜血,半面脸颊埋在血泊之中,肩膀位置卡在方向盘底下,被变形的塑料壳子直接扎进去了一半!

    “嘭,嘭!”

    林军左手固定住扎在沈曼肩膀上的塑料壳,随即宛若野兽一般抡着右拳,不停的击打着变形的塑料壳子。三下以后,抓住塑料壳子的左手直接被撕裂开,滚烫的鲜血流在了沈曼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林军掰断壳子,然后双手抱起沈曼娇躯,站在了冰天雪地里!

    “……我哪儿伤了……!”迷迷糊糊的沈曼,意识不是很清醒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没事儿昂,曼曼!救护车马上就来!”林军不停的安抚着,粗厚有力的大手托着沈曼跑到魁梧中年身边,抬腿就是两脚,并且歇斯底里的喊道:“草泥马,打电话报案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儿躺着的是人吗?”沈曼目光迷茫的看向了远处那个被炸开的尸体,语气很不清醒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别看!”林军调整身体方向,用肩膀挡住了沈曼的目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凌晨十二点整。

    林伟拎着行李,拿着判决走出了看守所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台挂着外地牌照的路虎揽胜,从停车场开出来停在林伟身边,车窗降下,正驾驶就坐着一个人喊道:“伟伟吧?贺哥让我来接你!”

    “贺哥来这儿了?”林伟一愣。

    “恩,过来办点事儿,在华融跟别人吃饭呢。他知道今天你释放,特意让我过来接你!”青年笑呵呵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行,我亲哥一会过来,明天,我找贺哥!”林伟想了一下,表示歉意的趴着车窗回道。

    “真不去啊?”青年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真不行,我要搁这儿跑了,我哥能打死我。呵呵。”林伟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行吧!”青年点了点头,开着路虎就走了。

    足足半个小时以后,林伟回头扫了一眼看守所外墙上的大钟,随后疑惑的骂道:“怎么的了?我释放,他怎么可能来晚了呢?”

    “刷刷。”

    一台面包车压着冰雪路面赶来,张小乐一个人坐在车里喊道:“上车,伟伟!”

    林伟站在车下扫了一眼车内,随即立马皱眉问道:“我哥呢?”

    “他有点……事儿!”张小乐咽了口唾沫答道。

    “扯他妈犊子!我出来了,他有啥事也不可能不过来!”林伟瞬间暴走,直接问道:“他到底咋的了?”

     这些最热的新书你看过了么

    if(q.storage('readtype != 2 && ('vipchapter < 0) {

    (';

    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