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38 观摩酒厂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收拾完dj和领舞娘们的林伟,带着人不紧不慢的离开了国会门口,而场子里的内保,非常适时的冲了出来,正好看见扬长而去的a8车尾……

    半个小时以后,华融酒店。ranw?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贺相霖抽空见了林伟,并且给了他一个电话,就简洁明了的嘱咐道:“这是肖斌的手机号,你给他打一个,就说郭武子管他要钱这事儿,你能帮帮忙!”

    “郭武子是白涛的人,哥,你要开战啊?”林伟抻着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谈不上开战,重新定定规矩而已!”贺相霖扭头吐了口痰,随后拍着林伟的肩膀说道:“放开整,我给你托底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林伟点了点头,随后拿着手机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钟以后,林伟带了两个壮硕的青年,来到了肖斌的陌陌网咖,并且在吧台卡座里见到了肖斌本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小豪,凌子。”林伟拍着两个青年的肩膀,冲着肖斌说了一句:“郭武子再来,你让他俩出面谈!他俩谈不明白,我过来!”

    “小伟,两万块钱,你拿着零花!”肖斌用手推过了现金。

    “你俩拿着吧!”林伟粗略的扫了一眼现金,根本没用手拿,而是张嘴让小豪和凌子接着了。他只站起来说道:“那啥,我先走了斌哥!”

    “好,我送你!”肖斌微笑的站起来,一直将林伟送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就这样,贺相霖和白涛这两个团伙,从挖dj和领舞等人的墙角开始,就进入冷战状态。双方似乎只等一个,谁都忍受不了的矛盾出现时,然后全面开火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。

    万合鼎盛最近发展的颇为顺利,清雪行业已经稳定,万宝那边也默认了鼎盛存在的事实,所以,双方都避免发生矛盾,从而快速搂钱。

    林军这段时间比较潇洒,并且十分热衷于跟沈曼搞地下情的工作,因为沈曼的家庭暂时还接受不了林军。所以,二人如果要开个房,脱个鞋啥的,都得开车干出去十几公里, 并且得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,才敢躲在被窝里说说悄悄话。

    这天白天,林军梳了个牛犊子舔的发型,穿着骚浪贱的小红羽绒服,正在办公桌旁边翻箱倒柜。

    “你找啥呢?”周天走进来,端着水杯问道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真是家贼难防,明天我必须在办公室里安个摄像头。我他妈买了一条冈本,就用了两个,剩下的全丢了!”林军暴跳如雷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冈本还按条卖吗?”周天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重点,是按条儿卖的事儿吗?我强调的是家贼,丢东西!明白吗?”林军咣当一声摔上了抽屉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你赖谁,这屋里全是不看片,就支着裤裆走的人!平时走道都得捂着p眼子,要不稍微一溜号,就有可能给你插上……艹,你放那玩应,不得藏的隐蔽点啊?”周天无语的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恩,明天我在屋里,刨个三米的坑,专门负责藏b孕套。”林军翻了翻白眼,随后大咧咧的说道:“那啥,小伟他同学家里死人了,我过去看看,你坐着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朋友,差不多就行了呗,还天天去啊?你瞅沈曼给你脖子嘬的,离远了一瞅,好像p眼子挂上去了!”周天追着林军的脖子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俩不是还没得到组织认可吗?她晚上得回家住……那你说我咋整?我不就得白天抽出点时间去给她脱鞋吗……!”林军无奈的摊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鞋你明天再脱吧,今天肯定是不行了,咱俩得去一趟隋文波的厂子,我要看看他那儿的设备和基本情况!”周天放下水杯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,我家曼奶奶等着我接她呢!我要放她鸽子,明天妥妥跟我玩一个,棍棒之下出孝子啊!”林军商量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英武之气呢?”

    “哥,我现在放屁都没劲儿,咱别提气儿的事儿了,行吗?”

    “快点走吧,艹!”周天强拉着林军,奔着门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近万合鼎盛买回来一台汉兰达公用车,是市里竞价拍卖的二手车,跑了三万公里,车况良好,手续齐全,全下来也才十八万出头,可以说是很划算。

    但车拿回来以后,方圆,杜子腾他们还挺不满意,觉得现在公司情况也不错,没必要买一个二手的suv,但周天告诉他:“你还没到装b的时候,实用,拿得出手,这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林军开着汉兰达,和周天一块到了隋文波的酒厂。但俩人不准备告诉隋文波,自己公司有意注资,而就是想先看看厂子的情况,如果俩人觉得能运作,就再和隋文波谈谈投资的事儿。

    隋文波的工厂,坐落在本市重点开发区域,虽然目前地理位置有点偏,不算是绝对的市中心,但厂子周围近一两年的变化非常大。什么商业楼盘,公交线开发,第三火车站的城建,包括名校的分校入住,都在一点点的向这里集中。所以,这儿的前景挺好,相对于已经饱和的市区来说,这里机会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林军车到了酒厂的院里,随后与周天一块走了下去,但二人也没有马上联系隋文波,而是一边往酒厂办公楼走,一边在酒厂里四处看了看。

    一股浓郁清香的白酒味,顺着厂房飘散出来。二人背手望去,只见周围厂房很旧,基本可与万合鼎盛的大院一争高下,因为两者都是90年代生成的建筑,经过岁月长河的风吹雨打,除了有一点年代的质感,剩下的就全是破破烂烂的红砖墙,白色铁皮,铁架子等上时代的物产。

    “就两个车间现在还工作,看来老隋真是快到山穷水尽了。”周天望着远处两间十几米长的厂房,皱眉说了一句。因为就这两间厂房明显翻新过,剩下的大部分厂房全都四面漏风了。

    “酒儿的味挺正啊!”林军用鼻子嗅了嗅,随即冲周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中的就是这一点啊!东北小烧,光听这个名字,就有独特性,有卖点,有年代感,也有值得媒体关注的配方和焦点!所以,我才有点兴趣!”周天对某些行业的敏锐性,绝对堪称鬼才,他永远能把目光放到别人看不见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 这些最热的新书你看过了么

    if(q.storage('readtype != 2 && ('vipchapter < 0) {

    (';

    }